这一瞬间,陈扬呆若木鸡!

    正所谓,无欲则刚!一个人心中没有愧疚,没有私念,没有贪欲,那么,他就是无敌的,他就可以半夜不怕鬼敲门。

    就像你若是清官,你就可以义正言辞的指责肮脏之事,就可以站出来慷慨激昂。但你若自己屁股上也不干净,你还有脸去说别人?

    砰砰!

    两个黑人青年的拳头雨点般的落到了陈扬的身上。陈扬一一承受着,他没有抵抗。

    很快,陈扬就被揍倒在地。

    那两个黑人青年骂了一声贱骨头,随后转身就去享受小妹妹了。

    云蕾儿与索罗尔亲王在外面隐秘的观察。索罗尔亲王的眉头皱了下去,老实来说,陈扬的表现让他很失望。

    云蕾儿淡淡说道:“索罗尔,你需要耐心一些,你等着看吧 ,他很快就会想通自己的心魔。”

    索罗尔亲王不由老脸一红,他沉下了心思。

    陈扬躺在地上,他觉得自己已经窝囊到了极点。这不是以前面对释永龙侮辱的那种感觉。

    那个时候,他还可以自强不息,还可以愤怒。

    但现在,他连愤怒的资格都已失去。

    我这双手,已经满是无辜人的鲜血。

    我这双手,已经满是罪孽!

    “救救我……”那华人女孩儿凄惨的呼叫着,声声泣血。

    那几个黑人青年发出淫邪的笑声。

    陈扬的心灵里忽然闪现过一副画面,他神奇的感受到了那女孩儿的眼神。

    那眼神是那样的绝望和无助。

    “不,我要救她!”陈扬猛然一跃而起。

    比起什么负罪感,罪孽感等等。

    所有的情绪都交织在一起,却都比不上这一瞬陈扬想要救人的心思。

    “住手!”陈扬朝四名黑人青年走去,他的眼神如寒冰一般。

    “这杂种还真能抗揍。”其中两名黑人青年彻底愤怒了,于是冲了上来。

    他们挥拳就朝陈扬揍来。

    陈扬突然之间出手,一把抓住两人黑人青年的脑袋,接着砰的一声互相一撞。

    顿时,脑袋开花,脑浆白花花的恐怖到了极点。

    另外两名黑人青年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傻了。他们大小便失控,转身就跑。

    一股恶臭顿时弥漫出来。

    “你们逃得了吗?”陈扬厉喝一声,身形一闪。

    三十米的距离,陈扬转瞬即到。

    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咔嚓!

    陈扬双手双指分别探出,顿时指刀犹如戳破豆腐一般戳穿了那两人的后脑勺。

    这两人也是当场死亡。

    陈扬瞬间连杀四人。然而,这四人他杀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对于这种人渣,不必有丝毫的留情。

    这一瞬,陈扬也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人是朝前走的。

    万事万物,包括时间的流逝都是朝前行走的。

    如果一个人老是停留在过去,那是错误的。不管过去是荣耀还是失败,是错误还是对的,都不应该沉迷于现状。

    人得朝前看!

    过去的错误既然已经犯了,那么人难道就要因为那个错误蹉跎一生?

    陈扬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他的眼中亮出了精芒。

    若苍天有报应,只管来报应于我。

    但我若是见了不平事,见了不爽事,我依然要出手。

    对于这四名黑人,陈扬不认为自己的下手太重了。

    只因为,自己来吸食人的鲜血,乃是无可奈何的保命之举。

    而这四人,却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去残忍的将痛苦施予其他人。

    他们不糟蹋这女孩,他们并不会死啊!

    所以,陈扬必杀不可。

    这也是陈扬嫉恶如仇的性格表现。

    陈扬回头看向那名女孩,那女孩的衣衫已经褴褛,身上露出了部分春光。

    陈扬马上将上衣托了,递到了女孩的面前。

    女孩十八岁的样子,她长的很是精致,漂亮。

    跟林可儿很像。

    想到死去的林可儿,陈扬怔忪了一下。

    女孩儿畏惧的看向陈扬,虽然陈扬救了她,但陈扬的狠辣手段却也让她害怕。

    陈扬淡淡说道:“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他说完转身就走了。

    那女孩儿穿上陈扬的衣服,她突然觉得心底很不安,于是马上站了起来,说道:“对不起,谢谢您。”

    这句话听起来很矛盾,但意思却很好懂。

    陈扬微微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所有的一切,陈扬都已经想通了。

    他不会再沉迷于已经发生的事情。

    待陈扬走后,云蕾儿向索罗尔亲王道:“你觉得怎么样?”

    索罗尔亲王由衷的说道:“他的确是个性格坚韧的人。”

    云蕾儿说道:“一口剑,若是太锋利,太坚硬,虽然厉害,却容易被折断。而陈扬的秉性中带了这种坚韧,他不会太刚烈,也不会太软弱,这是刚刚好的程度。也许,他的成就将来不会在我之下。”

    显然,云蕾儿对陈扬的期许是最高的。

    陈扬回到了伽蓝公寓。

    第二天,林可儿的尸身被火化,然后被国安成员交到了她的父母手上。

    对于这一切,她的父母都已经知晓一二,她们也接受了这个现实。

    陈扬在当天晚上便修炼到了神通三重的地步。

    他的力量由一万斤到达了一万一千斤。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过程。

    陈扬对于以后的修行也想好了,他要吸食坏人的鲜血。那样的话,心中也就不会不安了。

    除了前三天,必须是吸食女子鲜血之后。后面却就没这个限制了。

    只不过,男血族注定是吸食女子鲜血的效果要好许多。女血族则吸食男子鲜血要好一些。

    上午十点,阳光明媚。

    天上的蓝天白云是那样的美丽而澄净。

    整个伽蓝公寓也突然就清净了下来。就剩下两名厨师,还有一名保姆。

    接着也就是陈扬,林冰,沈墨浓三人了。

    陈扬换上干净的衣服,他的精神状态很不错,人也沉静了许多。

    沈墨浓还有林冰陪着陈扬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起看着电视新闻。

    新闻是播的英文,所以三人看起来没有什么阻碍。

    电视新闻中,难免就有最近的连环凶杀案件。这些凶杀案件都是陈扬,罗峰两人干的,包括昨天晚上的四名黑人。

    官方追查起来很有难度,因为找不到任何的线索和动机。

    就算是追查过来,陈扬这些人也不会害怕。以他们的本事和能力,本就已经不受法律所控制了。

    大家会达成一个默契!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在如陈扬这些高手的身上,能够约束他们的只有两种。一种是内心的良知,还有一种是天道的轮回。

    越是厉害的高手,越是知道因果的可怕,就越不肯乱杀无辜。

    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的,比如罗峰。

    沙发左边,沈墨浓对陈扬说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陈扬喝着一杯咖啡,他问道:“你是指哪方面?”

    沈墨浓也是一呆,貌似现在手上的确是千头万绪啊!她问道:“你的身体,还有你以后要修炼就得吸食鲜血。你现在吸食医院冻血有问题吗?”

    陈扬现在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已经很是了解,他说道:“吸食冻血没有问题的,不过效果会差一些。以后我也想清楚了,尽量吸食医院的血来提升修为。如果碰到什么十恶不赦的人,那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林冰问道:“吸食动物的鲜血就不行吗?”

    陈扬一呆,他说道:“至少一般的家畜这些动物的鲜血是不行的。动物本身智慧太低,营养有限,吸入到身体里,反而是种累赘。”

    林冰沉吟一瞬,说道:“那要什么动物才行?可以代替人的鲜血?”

    陈扬说道:“这个其实不用太考虑,人是灵长类高等动物。如果有可以代替人类鲜血的动物,那么这个动物本身也是不能滥杀的。因为滥杀之后的因果不比人少。”

    动物分为灵长类,和普通类。

    比如猪,鸡,羊,牛这些动物本身不具备灵慧,所以处于食物链低端。杀这些动物,并不会有很严重的因果。

    因为这是食物链!

    是属于天道的安排!

    至于灵长类的人类,那就是不同了。

    “其实我想也不用那么纠结这个问题了。”沈墨浓说道:“以后你们吸血也不用致人性命,陈扬你可以自己成立一个血库,尽量吸食新鲜的血液。”

    陈扬眼睛一亮,说道:“这是个好主意。”

    沈墨浓说道:“主意的确是好。”她叹了口气,说道:“只不过,你以后对丹药已经没有什么依赖了。你打算造基地就是为了炼丹,那你这以后也没有炼丹的必要了。”

    沈墨浓和林冰也是很希望陈扬炼丹成功的,因为她们可以跟着分一杯羹啊!

    现在陈扬只要鲜血就可以了。

    所以沈墨浓和林冰难免有些沮丧。

    这就像是当初大家一起都是穷人,一起创业为发财。可现在其中一个已经发财了,那么另外两个肯定会觉得有些沮丧。

    陈扬扫了沈墨浓和林冰一眼,他马上说道:“不,炼丹肯定是要炼的。我这个血脉短时间内虽然效果显著,但是也有很大的弊病。那就是法力全部都化作了战斗力。我根本无法凝聚元神!但我们要修道,元神才是正道。所以,炼丹必须要炼,这是为你们,也是为我自己做准备。”他顿了顿,说道:“太虚重天之境上面,食丹如吃饭,不自己炼丹绝对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