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罗微微一怔,随后说道:“老先生能够一眼看穿我的肉身,果然并非常人。”

    索罗尔亲王心里便有些明白了,为什么白雪她们会失利。这个人,自己只怕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那就更别提白雪她们了。

    索罗尔亲王面上不动声色,微微一笑之后,便来到了餐桌前,就在摩罗的对面入座。

    众人也就跟着入座。

    陈扬作为主人,他拿起红酒给众人倒酒。

    至于华尔莱茵,他并没有入座,他是站在老亲王身边的。

    “亲王殿下,虽然之前在您的庄园里,咱们的宴会不太愉快。但您今天能来,我很高兴,所以这一杯,我敬您。”陈扬先说道。

    索罗尔亲王看向陈扬,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了陈扬戴的戒须弥上。

    随后,索罗尔亲王也看到了其他人手上都戴了戒须弥。

    索罗尔亲王心中愤怒,但面上却是淡淡说道:“这杯酒,我虽然想喝,但却不能喝。”

    陈扬说道:“哦?”

    索罗尔亲王说道:“陈扬先生,既然我已经来了,我想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能放了我的属下。”

    陈扬微微一怔,他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随后,他说道:“好,亲王您是爽快人。那我也就直说吧。德克康家族在北城,我们在东城。以后,咱们划江而治,东与北,界限分明。”

    华尔莱茵眼中露出寒色,他还没说话,索罗尔亲王先挥手示意他闭嘴。

    随后,索罗尔亲王眼中出现深邃的寒意。他紧紧盯着陈扬,说道:“陈扬先生,不管是东城还是北城,我们都战战兢兢经营了二十多年。你一句话就要拿走我们一半的产业,我想问问你,你凭的是什么?”

    他顿了顿,不待陈扬回答,又继续说道:“是凭你的武力高超,还是凭的我德克康家族软弱可欺?你们祖国也还有一句话,那就是祖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那么我告诉你,德克康家族的领土,同样神圣不可侵犯。我们可以流血,可以死人,但我们不会退让。”

    老亲王的意思坚决到了极点,他身上散发出一种灿烈的意味来。

    陈扬的心志并没有被动摇。

    从表面上来看,陈扬这群人猛龙过江而来,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但是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

    心慈手软,如何能够成事!

    陈扬既然要发展,就不能再有任何的慈悲心肠。

    要开辟属于自己的帝国,绝对是要经过惨烈的杀伐的。

    同时,陈扬也不得不承认老亲王话锋厉害,一番话说的自己这边气势都弱了许多。

    “亲王殿下,我们华夏还有一句老话,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陈扬说道:“咱们现在,不谈道德,不谈道理。我们只遵循社会法则,丛林法则。那就是,弱肉强食。”

    此时此刻的陈扬是具有无穷魅力的,他可以面对任何大人物侃侃而谈。

    如果他的母亲在天之灵能看到这一幕,想必会很欣慰。

    沈墨浓和林冰看着陈扬,两女心里也觉得很水欣慰。

    陈扬继续说道:“当然,亲王殿下,我并不是指你们是弱,我们就是强。但我相信,既然您今天能来,就代表了您认可了我们的实力。那么……我觉得我们就有了谈判的条件。而您现在来了,却拒绝任何谈判,这并不算是很明智。”

    索罗尔亲王冷笑起来,他突然一拍桌子,又一指陈扬,道:“小崽子,你又算什么东西?真以为有了三两本事,就可以在我老家伙面前指手画脚?”

    陈扬还未说话,罗峰先道:“既然不愿意谈,那就别谈了。莫武,去将他那几个手下的人头割来。”

    “是!”莫武立刻轰然应是。

    陈扬也看了索罗尔亲王一眼,说道:“不正视敌人,这将是您最大的错误。”

    “你们找死!”索罗尔亲王眼中猛然爆出无穷精光来,他整个人忽然就背部挺直,身形一摇,居然开始变大。最后变得有两米来高,身材强壮到了极点。

    这一刻,索罗尔亲王终于发飙了。

    他的衣衫无风自鼓,他的头上须发皆张。

    索罗尔亲王第一件事就是诛杀陈扬。只见他猛烈劈出一掌。

    这一掌乃是凌空劈出,周遭气流滚滚,所形成的杀伤力却是可怕到了极点。

    以陈扬的修为,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这一掌若是打中,陈扬便要当场死亡。

    陈扬连躲的心思都还没从脑海里闪出。

    这一次,索罗尔亲王也是真的怒了。

    不过这时候,摩罗的反应更快。

    他只大喝一声,破!

    一声吼,直接将索罗尔亲王所凝聚的气流吼散了。

    索罗尔亲王眼中爆出精光,他大手一挥,厉指摩罗,道:“我先镇压了你!”说话之间,他再朝摩罗一指。

    瞬间,在摩罗的上空出现异样情况。

    异光一闪,接着一个洁白的大钟出现。这大钟类似寺院的那种钟鼎,但这个钟的外壁上却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此刻,所有的符文闪现出光芒来。

    “宙极之钟,神龙盘根,镇压!”索罗尔亲王大喝道。

    一瞬之间,摩罗就被宙极之钟镇压在了里面。

    索罗尔亲王冷眼扫视在场众人,厉声道:“小辈们,今天你们全部都要死!”

    索罗尔亲王身上还是有愤怒和杀气的,这一次他是动了真怒。

    “一个破钟就想困住我吗?”便在这时,摩罗的声音传来。

    砰的一声,那宙极之钟光芒强烈耀眼起来,随后直接四散炸飞了。

    碎片乱飞,众人慌忙躲避,这才避过了一劫。

    而摩罗却是直接一脚踢飞了餐桌,朝着索罗尔亲王轰然冲撞过来。

    肉身天下第一强横,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

    索罗尔亲王也是骇然,万万没想到这厮的肉身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他的宙极之钟可是好宝贝,一旦将人困住,就算是大罗金仙都逃不出去。

    这宙极之钟就算是将神帝困住后,神帝也是无可奈何。

    当然,前提是得能困住神帝。

    为什么说神帝被困住后也逃不出去?

    那是因为宙极之钟里面能瞬间将空气,磁场,分子任何力量都抽空。

    外界的力量也进不来。

    如此一来,元神再厉害,那都是无可奈何。

    可惜,摩罗并不是一个要依靠外力的存在啊!

    他是肉身最强,居然直接就将宙极之钟给毁灭了。

    这强横的灵器被毁,索罗尔亲王心里都在滴血。

    且说此时,摩罗冲杀向了索罗尔亲王。

    这一瞬,现场气流爆裂,木屑,酒菜乱飞,一片混乱。

    那地面被摩罗如犁地一样爆开。

    这股冲杀的力量,凶悍到了极点。

    众人什么都没看清,只见一道残影掠过。

    不过索罗尔亲王并非常人,他却是一眼就看清了。

    在危机之中,索罗尔亲王全神贯注,随后施展出他的无极大手印!只见索罗尔亲王手中无穷气流,力量汇聚,瞬间汇聚成一个金色大手印!

    砰!

    摩罗与无极大手印碰撞在一起。

    大手印直接破碎!

    摩罗也蹬蹬蹬退出三步。

    “再来!”摩罗哈哈大笑,继续轰杀过来。

    索罗尔亲王眼神一沉,却是再一指摩罗。

    陡然,猛兽咆哮声传来。

    这次却是从索罗尔亲王的眉心中窜出来的。

    窜出来的是一头蛟龙的精魂!

    这蛟龙愤怒咆哮,瞬间凝聚无数气流,分子,磁场,形成了蛟龙真身!

    蛟龙的身子几乎要将整个客厅占据。

    一旁的陈扬忍不住说道:“摩罗,你们还是出去打吧,不然咱们没地儿住了。”

    那蛟龙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摩罗咬噬而来。

    摩罗不理不睬,对陈扬说了声好。

    随后,摩罗就被吞进了蛟龙的肚子里。

    便也在这时,摩罗哈哈大笑传来。

    “你以为只有你们会变大吗?老子也会!”轰隆一声,摩罗在蛟龙的肚子里猛然撑大,他又恢复了那黑色怪兽的形态。

    摩罗在蛟龙的肚子里如履平底,一轮疾奔,直接从蛟龙的尾部冲了出去。

    冲出去的一瞬,摩罗抓住了蛟龙的尾巴,然后猛一甩,便将这重达三万斤的蛟龙给拉扯出来。

    蛟龙剧烈咆哮。

    摩罗突然张嘴就咬。

    他的嘴变大,迅速嚼动。那蛟龙的身子迅速溃散。

    眼看着摩罗就要将蛟龙的精魂都给吃了。

    这时候,索罗尔亲王骇然失色,他已经失去了宙极之钟。若再失去这蛟龙精魂元神,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收!”索罗尔亲王迅速施展法力。

    那蛟龙精魂立刻窜回到了索罗尔亲王的眉心之中。

    索罗尔亲王三大手段,瞬间就被摩罗化解。

    此刻,索罗尔亲王也是拼命了。

    “三界元神剑,喇咪喇咪吽!”索罗尔亲王大喝一声之后,他的身体盈出血色光芒。

    这些血色光芒迅速在空中形成了一口血色巨剑!

    “过去,未来,九天之上,幽冥之中,无所不在,无所不融!杀!”

    随着索罗尔亲王的大喝声中,三界元神血剑开始疯狂转动,无形的,有形的物质,分子全部朝着剑上汇聚。

    这个时候,摩罗的眼神也凝重起来。

    “老家伙,想不到你还真有些本事。”摩罗暗暗道。他心里再次体会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他知道,自己若不是在跟陈天涯的斗争中取得了突破,今日只怕就要死在这三界元神血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