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帝淡冷的看向陈亦寒。

    陈亦寒被看的心里发毛,神帝在想什么,他却是一点也揣摩不到啊!

    “我的规矩,你不知道吗?”神帝好半晌后,淡淡的问。

    陈亦寒心头猛跳,他说道:“弟子知道您的规矩,但弟子并未杀人,只是对司徒灵儿心生爱慕。”

    神帝淡淡说道:“你辩解的很不错,但是你可能搞错了一些东西。第一,本尊不是法官,本尊不讲证据。所以你这套说辞,本尊不认可。第二,本尊觉得你坏了我的规矩,那就是坏了规矩。”

    “神帝前辈!”陈亦寒骇然,他马上认错,道:“弟子知错,请前辈看在我父亲的份上,给弟子一次机会。”

    神帝淡淡说道:“在本尊眼里,谁都没有面子。”他说完之后,踏前一步。

    陈亦寒全身戒备。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一道精芒闪过。

    随后,空中空气波动,磁场搅动。

    很快,一尊虚空元神形成。

    来者正是陈天涯。

    “首领,手下留情!”陈天涯拦在了陈亦寒的面前。

    神帝淡冷的看向陈天涯,说道:“本尊若不留情呢?你要跟本尊动手?”

    陈天涯沉声说道:“首领您从来都是天下第一,无人能够撼动。我自然知道,我今天也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想要杀我,只怕也办不到。你若杀我儿子,我便让你神域,宗庙全部鸡犬不宁。”

    “你敢威胁本尊?”神帝眼神冰寒。

    陈天涯傲然而立。

    当今之世,能够跟神帝如此说话的也的确没几个了。

    陈天涯说道:“不是威胁,这是我的无奈之举。但你不能把事情做绝,你把事情做绝了,那我也就没有了余地。没有余地,我还有什么好惧怕的?你别忘了,当年你和陈凌两人也没能将我杀了。我若施展出太乙玄金真身,要离开并不难。”

    神帝自然也知道,到了他和陈天涯这种境界。想要将对方杀死太难了。

    就像通天教主,元始天尊,老子,西方二圣那些人,他们也无法将对方击杀的。

    “而且首领,你别忘了,亦寒和我乃是你的魔劫。你现在不可能杀的了亦寒,若是强行为之,只会让魔劫提前。”陈天涯继续说道。

    神帝沉默下去。

    他好半晌后才说道:“不杀你儿子也行,但他需要付出点东西来。本尊必须给他点教训,让他长点记性。”

    陈天涯愣了一愣,他马上就知道这是神帝的底线了。

    他和神帝认识了那么多年,对神帝的性格太了解了。

    神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而且什么都不畏惧。若真是把他惹火了,他没什么做不出来的。

    “你想要亦寒付出什么?”陈天涯马上问。

    “本尊看他这张脸实在讨厌,必须得留点记好。”神帝说道。

    陈天涯沉吟一瞬,说道:“好,首领,但我还是请你手下稍微留情。”

    “父亲,我……”陈亦寒显得惊慌,他看了父亲一眼。

    陈天涯却是根本不看陈亦寒。

    神帝一指轻轻一点。

    陈亦寒便觉脸蛋上传来刺痛之感。

    上面立刻出现一道伤口。

    陈亦寒捂住了伤口,他并不是太担心,以他的修为和肉身,完全可以自愈。

    “你们可以走了。”神帝随后说道。

    陈天涯当下释放出他的紫莲宝座,接着拉了陈亦寒坐上紫莲宝座,瞬间便化作精芒飞入夜空之中。

    这一场危机便因为神帝的出现而化解。

    这个时候,神帝也不看司徒灵儿,他的身形开始缥缈,却是打算离开。

    “神帝前辈!”司徒灵儿连忙喊道。

    神帝止住了身形,他看向司徒灵儿,道:“有事?”

    司徒灵儿跪了下去,说道:“我想恳请您收我为徒。”

    神帝微微意外,随后说道:“你为什么想要做我的徒弟?”

    司徒灵儿说道:“我想学您的大神通,只有我拥有了您的神通,今日之耻辱,他日才不会再上演。我想要掌握住自己的命!”

    神帝冷冷说道:“小妮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本尊尚不能掌握自己的命,你可以?”

    司徒灵儿说道:“您不可以,不代表我就不可以。”她勇敢的抬起头看向神帝的眼神。

    神帝这时候仔细看司徒灵儿,他终于发觉到了司徒灵儿的不同。

    “天生灵体!”神帝微微一怔。他沉默下去。

    随后,神帝说道:“你说的没错,本尊不可以的事情,不代表你不可以。本尊就要看看,你这天生灵体会带来什么不同的结果。”他顿了顿,说道:“好,本尊便正式收你为徒。”

    司徒灵儿马上朝神帝连磕三个响头,起身后,她结拜的额头上沾染了鲜血。

    “师父!”司徒灵儿喊道。

    神帝随后说道:“你回去跟你的家人道别,三日之后到嘉峪关上等待。”

    “是,师父!”司徒灵儿说道。

    神帝化为一道精芒,遁向夜空之中。

    司徒公馆已经化为灰烬,那残垣断壁上浓烟滚滚。

    司徒老爷子,吴伯,艾丽微看着这一切,他们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唯一肯定的是,司徒公馆里面发生了大家所不知道的变故。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司徒灵儿完好无损的出现了。

    “灵儿阿姨!”艾丽微哭着奔向了司徒灵儿。司徒灵儿蹲下身将艾丽微抱了起来,她来到了司徒老爷子的面前。

    “爷爷,吴伯!”司徒灵儿喊道。

    “灵儿,你没事吧?”司徒老爷子关心的问。

    吴伯脸上也是急切之色。

    司徒灵儿摇头,说道:“我没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徒老爷子问。

    司徒灵儿说道:“是神帝来了,神帝击退了那个人。而且,爷爷,我已经拜神帝为师,三日之后,我就要随神帝而去。”

    “拜神帝为师?”司徒老爷子不由欢喜激动。随后,他又犯难,说道:“不好,三天的时间,你根本无法去来回去见陈扬。这可如何是好?”

    司徒灵儿的眼神黯然下去。她也想见到陈扬,可注定是不能了。

    第二天的早上,位于博尔州的伽蓝公寓里。

    清晨明媚的晨曦洒照进来。

    卧室外面是金色的淡橘花。

    那些花草上满是露珠,露珠被阳光照射,显得晶莹无比。

    这个时候,陈扬睁开了眼睛,一晚上的养精蓄锐,这时候他眼中神光熠熠。

    他将手机打开。

    刚一打开,电话就打了进来。

    是司徒老爷子打来的电话。

    陈扬微微一惊,他知道司徒老爷子很少会给自己打电话。如果他老人家打电话,那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电话接通,陈扬尊敬的喊道:“爷爷!”

    司徒老爷子沉声说道:“陈扬,你昨天在做什么?”

    陈扬说道:“什么都没做,怎么了,爷爷?”

    “你的电话怎么关机了?”司徒老爷子问。

    陈扬说道:“我在练功,所以关了手机。”他顿了顿,问道:“怎么了,爷爷?”

    司徒老爷子说道:“你是不是有一个弟弟?”

    陈扬不由失色,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预感到了不祥,语音急促起来。

    司徒老爷子说道:“昨天有人来找灵儿的麻烦,他号称是你的弟弟。”

    “他叫做陈亦寒!”陈扬说道。“的确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

    司徒老爷子说道:“我是不太懂你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一个弟弟。但看起来,他对你的敌意很大。”

    陈扬道:“他做什么了?”

    “昨天……”司徒老爷子将昨晚的事情详细的说了出来,包括陈亦寒的逼迫,司徒灵儿的无奈。

    “若不是神帝出手,后果不堪设想啊!”司徒老爷子叹息着说道。

    “陈亦寒!”陈扬眼中爆出骇然的凶光来。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陈亦寒居然畜生到了这个地步。

    简直就是人面兽心的畜生!

    结束了跟司徒老爷子的通话后,陈扬马上给司徒灵儿打了电话。

    电话同样很快就通了。

    司徒灵儿轻声道:“喂!”

    “对不起!”陈扬语音之中充满了痛苦。

    “对不起,灵儿,对不起……”陈扬翻来覆去就是这三个字,似乎除了说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司徒灵儿沉默一瞬后,她轻声说道:“你别这样,我没事了呀。”语音看似轻松,泪水却已盈眶。

    “我刚才在想,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没有在你的身边保护你。我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可我又在想,我若在你身边我又能怎样?我还是挡不住陈亦寒。”陈扬痛苦万分,他说道:“对不起,灵儿,是我没用,是我无能……”

    陈扬自责得恨不得杀了自己,他充满了深深无奈与痛恨,但伴随他的还有一种无力。

    无力去抗拒厮杀!

    他与陈亦寒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以后,不会了。”司徒灵儿忽然话锋一转,她说道:“我已经成为了神帝的徒弟,以后,我不需要你来保护,我会保护好我自己。我还可以保护你。”

    陈扬愣住了。

    他心里这一刻当真是五味杂陈啊!

    自己堂堂男儿 ,堂堂男儿啊!

    最终,他就在这样一种略略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和司徒灵儿的通话。

    陈扬的心里燃烧的是熊熊愤怒火焰!

    陈亦寒,陈天涯,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