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有太多的痛苦,苦难。

    而最绝望的痛苦是面对强权与不公,就算是想拼命,都没有这个资格。

    人在愤怒,受辱的时候,不能引刀成一快,这也是一件极其痛苦绝望的事情。

    大不了,可以一死!

    可这个时候,司徒灵儿连这句话都不能呐喊,也不能做到。

    “放了艾丽微,我会给你想要的。”司徒灵儿沉默过后,说道。她显得很是冷静,这一份冷静让人吃惊。

    陈亦寒闻言便放下了艾丽微,他微微一笑,说道:“嫂子,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我会让你快乐的。”

    艾丽微得了自由,连忙飞奔到了司徒灵儿的面前,紧紧的抱住司徒灵儿的双腿。“灵儿阿姨,灵儿阿姨……”她除了喊这句灵儿阿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其他的话了。

    “那就,里面请吧。”陈亦寒淡淡一笑。

    他真是好算计,如此一来,就算神帝怪罪下来,他也可说司徒灵儿是自愿的。

    司徒灵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她心里记挂的是,艾丽微是陈扬让她照顾的。不管她对艾丽微的感情如何,但她不能辜负陈扬的嘱托。

    “对不起了,陈扬,今天我身子被玷污,我不会再活下去,我会用鲜血来洗清我身上的污垢。”司徒灵儿在心中暗暗说道。

    司徒老爷子痛苦不堪,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喃喃道:“畜生,畜生啊!”

    那吴伯却突然挡在了陈亦寒的面前。吴伯凛然生威,道:“我是个老家伙,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灵儿我一向当她是亲孙女,你想要伤害灵儿,除非从我尸体上走过去。”

    这是一种视死如归的灿烈。

    吴伯想,自己一大把年纪了。他死不死无所谓了,但若是眼看着主子受辱,那将是他最大的耻辱。

    这个时候,生死早已抛开。吴伯要用血来洗刷这一份耻辱。

    君辱臣死啊!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陈亦寒淡淡说道。他说完之后,袍袖一挥,吴伯吐出一口鲜血,摔飞出去。

    没有人能阻挡得了陈亦寒。

    司徒灵儿转身进入了偏厅,接着从偏厅过走廊,到了卧室里。

    陈亦寒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他进入卧室后,关闭了卧室门。

    此时此刻,卧室里就只剩下司徒灵儿和陈亦寒了。

    陈亦寒将雪白的灯光打开,他看了一眼灯光下的司徒灵儿,当场便呆住了。

    她是如此的漂亮,就像是圣洁的雪莲花。

    陈亦寒的呼吸急促起来。“嫂子,脱掉你的衣服吧。”他显得迫不及待。

    司徒灵儿闭上了眼眸,两滴晶莹的泪水滑落。

    她脱去了外套。

    里面是黑色的针织衫,针织衫很薄,却将她美妙的身材玲珑毕现的展露出来。

    “继续,我亲爱的嫂子。”陈亦寒的眼中放出难以掩饰的**之光。

    司徒灵儿顿时觉得好生艰难。

    她突然好恨自己,恨自己平时为什么不加紧修炼。若是自己也有一身大神通,如何能够这般凄惨?如何就这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又如何能受这样天大的侮辱?

    眼看着,陈亦寒就要真的侵犯司徒灵儿了。

    但命运真的会对陈扬如此残忍吗?

    答案是,不会!

    便在这个时候,司徒灵儿面前的空气开始波动起来。

    磁场忽然疯狂的搅动,在司徒灵儿面前,那些空气波动,磁场搅动,顿时就像是一场磁场风暴在聚集。

    司徒灵儿不由呆住了。

    司徒灵儿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了窃喜,只要有变数,那再怎么糟糕也不会比眼前更加糟糕。

    陈亦寒眼中放出寒光来,他死死的盯着那场中。

    过不多时,磁场风暴终于形成了一个人的样子。

    果然是元神遨游,虚空凝聚本尊的神通。

    这种神通,陈亦寒会,陈天涯会,陈凌也会。

    但眼前的这个人,陈亦寒觉得很陌生。

    这是个中年人,他长的很普通,有些矮,身材很壮。倒更像是田里的庄稼人。

    但是,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难以言说的威严。

    而且,他的脸让人看不清楚,看起来很模糊。

    “你是什么人?”陈亦寒眼中闪过警惕之色。

    “滚!”中年人却是不愿意跟陈亦寒多说一个字,只是冷冷的吐出了这么一个字眼。

    陈亦寒闻言不由大怒,他是心高气傲的主,一向都是居高临下,傲气凌然。但现在却来了这么一个人,居然不将他当盘菜。

    陈亦寒冷笑一声,道:“你不过是一尊虚空元神,居然敢在我面前狂妄。今日,我便将你这尊元神打散,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句话,其实是很讽刺的。

    陈亦寒话一说完,中年人突然出手了。

    他虚空一抓。

    陈亦寒便觉周遭的气流遭到了压迫。

    陈亦寒骇然失色,他连忙驱动凶猛法力,想要化解周遭的压力。

    但那周遭的压力就像是无比稠密的液体,而且没有任何缝隙,他根本化解不开。

    紧接着,虚空之中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突然将他的咽喉掐住。

    陈亦寒被生生的提了起来。

    中年人明明站在原地不动,但陈亦寒就像是被人掐住了咽喉,抵在了墙壁上。

    陈亦寒感到了呼吸窒息,他奋力的想要挣扎,想要踢开这种力量。但最后一切都是枉然。

    陈亦寒怒吼一声,猛然从戒须弥之中释放出了他的法宝。

    通天神火柱!

    这通天神火柱乃是陈天涯的法宝,厉害至极。陈天涯心疼陈亦寒,便将这法宝给了陈亦寒。

    通天神火柱乃是以火山爆发力的火煞之精,又融合了神龙精魂淬炼而成。

    这里面盘踞了两条神火龙!

    此刻,神火龙一出。

    轰隆!

    刹那之间,火光冲天。

    整个卧室以及司徒公馆被两条凶猛巨大的神龙毁于一旦。

    司徒公馆烈火熊熊,处处坍塌。

    夜色之中的司徒公馆绚烂到了极点,这栋百年老宅就此毁于一旦。

    而陈亦寒也趁机逃到了外面。

    至于司徒灵儿却是没事,她在危机中,那中年人化作一道精芒,直接将她身子裹住,然后离地飞了出去。

    至于司徒老爷子等人,他们在主厅里。火势蔓延的没那么快,他们也有机会带了艾丽微逃了出去。

    也幸好这司徒公馆地势偏僻,所以这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却没在燕京市区闹出什么动静来。

    陈亦寒在司徒公馆的百米外与中年人再度对峙。

    司徒灵儿就在后面。

    陈亦寒意识到了这中年人的厉害,他也不多说,眼中精光爆闪。却是直接意念与两头神火龙融合在一起。

    “杀!”陈亦寒爆吼一声。

    两头神火龙分别长十丈宽一丈,血盆大口张开,可以足足吞下一头老虎。

    它们瞬间咆哮着将中年人包围在了其中。

    这是离火神龙阵法!

    中年人在阵心之内,那空气变得十分的炽热起来。

    所有的水分都被蒸发,空气之中可以将钢铁融化。

    这样的阵法,没几个高手可以承受。

    但是这个阵法却奈何不了中年人。

    中年人在其中,动也不动。

    他的脸上连一点汗水都没有。

    倒是阵法之外的司徒灵儿有些受不住这种热度,她忍不住连续后退。

    陈亦寒马上指使一头神龙攻击中年人。

    那神火龙两只巨大的爪子抓住了中年人,然后朝两边撕扯,却是想要将中年人瞬间撕成粉碎。

    另一头神龙朝中年人吐出三昧神火!

    火光里面是蓝汪汪的焰光,这种神火,可以将玄铁瞬间融化成水。

    更何况三昧神火还是呈现出三道剑芒一般的形状,这攻击力就更加恐怖了。

    那中年人却是依然站在原地,三道剑芒从他身体里穿过,他丝毫无损。

    而那头想要将他撕扯成粉碎的神火龙却是根本撕扯不动。反而是中年人突然一掌拍了过去。

    刹那间,一道巨大的掌印犹如如来佛祖的掌印拍击过去。

    吼!

    掌印中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还有犹如天道不可违逆的威严!

    轰隆一声,那头神火龙被中年人一掌拍中,立刻发出惨叫之声。

    这神火龙直接被击出十丈之外的天空之中。

    那黑暗的天空中顿时火光冲天,随后却四散飞开。

    那神火龙居然被中年人一掌打得魂飞魄散,再也无法凝聚真身了。

    而面对最后一头神火龙,中年人猛然张嘴,突然之间吸纳。

    这是一股巨大,无法抵抗的吸力。

    那神火龙身子忽然变小,最后直接被中年人吸入了嘴中。

    中年人的肚子里面火光熊熊,他整个人都快成为透明的火焰体。

    但是很快,中年人就恢复了正常形态,他满面红光,却是极为受补,

    陈亦寒见状吃了一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惊慌失措道:“你是神帝?”

    他终于想明白过来,自己的修为到了三重天,通天神火柱的神火龙又是父亲炼制,厉害到了逆天的地步。但这中年人却一尊虚空元神就可以将自己击败,可以将两头神火龙粉碎,如此本事,天下之间除了神帝,还有谁能?

    中年人正是神帝,最可笑的却是,陈亦寒之前还大言不惭说要让神帝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陈亦寒这时候也就知道自己惹上了大麻烦,他深吸一口气,马上恭敬无比的道:“神帝在上,弟子陈亦寒见过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