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在吃过饭后,便要离开。她要去找摩罗。

    陈扬看沈墨浓脸色潮红,显然是因为喝了不少酒。他当下说道:“明天早上再走吧,反正也不急在一时。”

    沈墨浓说道:“咱们这一大帮人猛龙过江而来,不可能不引起血族的注意。摩罗早一天来,咱们就多一份稳定性。所以,这个事,宜早不宜迟,我还是这就去吧。”她顿了顿,说道:“我会让我的手下来跟你们报告最近的收获和情报。咱们都是修行之人,这点劳累不算什么,就别婆婆妈妈了。”

    陈扬见沈墨浓心意已决,便说道:“那好吧,我开车送你。”

    从博尔州到瑞士的首都伯尔尼只能开车和坐动车,这中间没有飞机可坐。

    对于陈扬这些人来说,开车反而便利一些。

    沈墨浓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开车。放心吧,这点酒,我稍微运功就可以镇压住。”这句话倒是真的,到了陈扬他们这种境界,喝了酒之后,可以快速将酒精逼出体外。

    便是交警用测量仪来测,那也是测不出酒精值的。

    沈墨浓随后说道:“陈扬,你现在是这里的主人,这里还需要你来主持。”

    陈扬坚持说道:“不碍事的,这里有大哥在,我很放心。”

    有罗峰在,陈扬的确没什么好担心的。

    罗峰的智慧是在陈扬之上的。

    当处在那南洋孤岛上,通过神域的考核时,罗峰一个人可是差点将所有人全灭的存在啊!

    这个时候,罗峰也说道:“墨浓小姐,还是让三弟送你吧,他是男人,这是他的义务,你就好好在车上睡一觉。”

    见罗峰这么说,沈墨浓便也就什么都不好多说了。

    虽然罗峰的修为还不如沈墨浓,但是罗峰的威严却让沈墨浓也不得不刮目相看。

    不管是沈墨浓还是林冰或是宁天都,他们对罗峰都有种无形的尊重和敬畏。这是罗峰的个人魅力!

    随后,陈扬就开了那辆路虎送沈墨浓去博尔州,此去六百公里,陈扬开起车来,可不管这车是不是磨合期了,速度彪的飞快。

    那路虎的舒适度是没话说,沈墨浓在后面舒服的躺着。

    夜幕之中,明月之下,路虎如一道飚箭在公路上行驶。

    却又有些像是孤独的公路骑士。

    陈扬和沈墨浓走后,在博尔公寓里,一切就都以罗峰马首是瞻了。

    罗峰让林冰先休息,其他的不管。他自个也没干什么,只是问了问秦林,修为进展如何。

    秦林服食了那一枚天丹之后,修为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只差一个机缘,就可以进入化神之境。

    莫武对博尔州很是好奇,想着开车出去玩。不过秦林要练功,不陪莫武。莫武也不敢找大哥罗峰,这货居然去找林冰逛街。

    只可惜,林冰虽然是女人,但对逛街的兴趣也不大,一口回绝了莫武。

    莫武那叫一个寂寞如雪啊!他便想着一个人出去逛。

    但这个时候,罗峰阻止了莫武。

    “老实点,回去睡觉。别惹事!”罗峰呵斥莫武。

    莫武不由郁闷,他辩解说道:“大哥,我就出去玩玩,怎么会惹事呢?”

    罗峰却是不理会莫武,转身就回房去了。

    莫武便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他对罗峰最是敬爱,又最是害怕。当下乖乖回房睡觉。

    晚上九点,博尔公寓一片宁静。

    众人都各自回房休息。

    罗峰则在房间里研究沈墨浓这段时间打探来的情报和资料。他也看出来了,黄金血族已经将博尔州完全渗透。自己这边想要发展,就必须和黄金血族为敌。

    这是水火不容的一种局面。

    三弟这边是要猛龙过江,而黄金血族则是地头蛇。

    地头蛇是不会允许他人来捞过界的。

    罗峰暗自头疼,他知道血族的力量还不是自己这群人能够抗衡的。

    罗峰便知道,目前也只能仰仗那摩罗大帝了。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音。

    罗峰微微皱眉,自己这群人来这里人生地不熟,怎么会有人来串门呢?

    罗峰也不多想,他起身出了房间,来到客厅里。

    这时候,秦林,林冰,莫武三人也出了来。

    罗峰将门打开。

    客厅里的灯光雪白一片,大门外站的是博尔州的本地人。一共三个人,一个是老板,两个是打手模样的家伙。

    这个老板看起来四十来岁,他的眼睛很小,显得很是精明。

    老板针对华人做生意,华语很是流利。他扫视一眼里面,又扫视罗峰几人,随后脸色变的不好看了。他皱眉说道:“我好想房子不是租给你们这几个人的?你们是那儿来的乱七八糟的人?”

    罗峰脸色一寒,冷冷道:“你有事?”

    老板皱眉说道:“你是沈墨浓的什么人?”

    罗峰说道:“朋友,怎么?”

    老板说道:“叫她出来跟我谈话。”

    “她不在,你有什么可以跟我谈。”罗峰淡冷说道。

    “跟你谈?”老板却是丝毫不怕罗峰,他轻蔑的说道:“跟你谈,你做得了主吗?”

    罗峰说道:“没错。”

    这个老板叫做瑞恩,瑞恩在这里也算是个小小的地头蛇,他见的外地人多了。知道外地人来这里都没什么背景,可以随便欺负。

    而且他和警局的警察们关系也非常不错。

    瑞恩听罗峰说做得了主,立刻就道:“事先沈墨浓可没说有你们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人住进来,现在这个租金要上涨了。你先给我拿一千欧元过来。不然的话,马上全部搬出去。”

    “我靠!”莫武是个暴脾气,道:“杂碎你欠抽是不是?”

    瑞恩冷笑一声,道:“小兔崽子,这里可不是你们华夏,你最好放老实点,得罪了你瑞恩大爷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莫武!”罗峰呵斥了一声。

    莫武便忍了下去。

    罗峰淡冷的看着瑞恩,说道:“墨浓租这么大个公寓,不可能是她一个人住。之前她已经付给了你三千欧元,这是说好的协议。如今,你突然要加租,天下之间只怕没有这样的道理。”

    “房子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然你滚啊!”瑞恩很是蛮狠。

    罗峰说道:“要我们走,可以。你第一要将三千欧元还过来,第二,你要赔偿违约费,还有我们的精神损失费,这些费用,你要赔偿一千万欧元。”

    “我看你是疯了,疯子!”瑞恩闻言不由冷笑起来。

    罗峰冷冷一笑,突然一大耳刮子抽过去,一巴掌将瑞恩的牙齿拍飞了五颗出去。瑞恩马上肿成了猪头。这家伙惨叫起来。

    “啊,给我揍这个杂种!”瑞恩连忙指使手下。

    那两个手下立刻朝罗峰揍了过来,铁拳呼呼作响。

    罗峰冷笑一声,突然之间就出手了。

    砰砰!

    罗峰抓了这两个打手,分别抓住他们的头颅,然后一撞。

    顿时,两名手下脑袋撞碎,脑花白花花的超外流,鲜血飞溅。

    这两名手下当场就惨死了。

    这一下,那瑞恩顿时就吓得傻了眼。

    这一下,就连秦林,林冰,莫武等人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罗峰居然动手就杀了两个人。

    “现在,你还觉得我是疯子吗?”罗峰来到瑞恩面前,说道:“现在,你必须赔偿我一千万欧元,如果赔偿不出来,就用这公寓抵债。如果你再不愿意,我就杀了你。反正杀两个和杀三个也没有区别。”

    瑞恩觉得这罗峰当真是疯子,他居然害怕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那你就去死吧。”罗峰说完就要杀了瑞恩。

    他可是真干得出来的。

    话说回来,这才是罗峰真正的本性。

    瑞恩感受到了罗峰的杀意,顿时吓得屁滚尿流。

    “我愿意,我愿意!”

    “这还差不多,去找人来收拾尸体 。给你十天时间,将公寓转让出来。”罗峰说道。

    瑞恩如逢大赦,连忙两滚带爬的离开了。

    他一走之后,林冰过来皱眉说道:“罗师弟,他一定会报警的。”罗峰淡淡说道:“我知道。”

    “那你还……?”林冰不解。她顿了顿,说道:“这两个打手也罪不至死啊!”

    罗峰说道:“林冰师姐,一切我自会解决,你去休息吧。”他却是不愿意多说了。

    林冰不由语塞,莫武和秦林连忙打圆场。“师姐,大哥就是这样的性格,你千万别介意。”莫武说道。

    林冰倒也不会跟罗峰生气,她叹了口气,回房休息了。

    二十分钟后,公寓外面警车呼啸。

    过不多时,三辆警车停下,一共十二名警察严阵以待的出来。

    引路的正是瑞恩,瑞恩指了指站在门口的罗峰,秦林,莫武,他恐惧的说道:“就是他杀的人,你们看,尸体还在这里。”

    那两名打手的尸体在地上躺着,的确是惨不忍睹。

    罗峰几人却是没有收拾的。

    “全部举起手来。”为首莱尔警官厉声喝道。

    十二支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罗峰三人。

    “莫武,二弟,将他们的枪全部缴了。”罗峰淡淡吩咐道。

    “是,大哥!”莫武和秦林马上就如旋风一般冲了进去。

    过不多时,两人手上拿着十二支枪到了罗峰面前。

    莱尔警官一群人顿时傻了眼,刚才那一瞬,他们完全就反应不过来啊!

    而这时,更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