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临近五月,燕京的天气越发的明媚起来。

    让人最舒服的还是早上,早上的晨曦是那样的明媚,就如金黄色的橘饼。

    而且空气中还有些早春寒的味道,那晨风吹拂在人的身上,让人惬意到了极点。

    罗峰,秦林,莫武三人早上九点的航班。

    陈扬找沈墨浓借了一辆军用吉普开到了国际机场里面。

    机场大厅里,罗峰三人刚一出来就看见了陈扬。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彼此却是那么容易认出来。

    罗峰依然一身黑色衬衫,面色冷峻。他素来都是这般严肃。

    秦林则是一直温和。而且值得一提的是,秦林的修为也到达了金丹巅峰,离化神之境一步之遥。

    莫武则天资差上了那么一些,还在金丹中期。

    “大哥,二哥,莫武!”陈扬迎了上来,他看着这三位生死结拜的兄弟,内心也不由激动起来。

    秦林微微一笑 ,他上前轻轻捶了下陈扬的胸口。

    莫武则是给陈扬来了个熊抱,道:“三哥,我可想死你了。大哥和二哥可都是无趣之人啊,跟他们说泡妞他们都不懂,不像三哥你,是个见惯风月,知情识趣的人啊!”

    陈扬不由无语,说道:“滚犊子,老子是个纯洁无比的人。”

    秦林和罗峰不由失笑。

    随后,陈扬又看向罗峰,他尊敬的喊了一声:“大哥!”

    罗峰点点头,也算是跟陈扬打了招呼。

    罗峰素来都是感情内敛的人,陈扬也已经习惯了。

    随后,众人就出了机场。

    上车的时候,罗峰很直接的道:“莫武,你开车。”

    莫武一脸不情愿,但却又不敢拒绝。

    秦林笑道:“莫武这小子,天生命贱。我每次让他干点事,推三阻四。大哥让他干什么,他都不敢说个不字。”

    莫武翻了个白眼,说道:“二哥,你别总是在三哥面前揭我老底啊!”

    秦林哈哈一笑。

    上车之后,莫武开车。

    陈扬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罗峰他们三人的感情要深厚一些,融洽一些。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任何感情都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累积。

    他们三人经常在一起,所以感情自然要深厚许多。

    这样一想,陈扬也觉得亏欠兄弟们很多了。

    车上,罗峰问陈扬道:“三弟,你具体是怎么打算的?”

    莫武和秦林也都很感兴趣。

    他便说道:“这段时间里,我见识到了中华大帝和魔帝的神奇法力。他们是真正可以元神遨游太虚,照见虚空的。我觉得咱们若是一直依靠神域,靠着神域的灵丹很难晋升到他们那个地步。毕竟,打个通俗的比方来说。眼下我们是给神域打工的,打工想要打成亿万富翁,这只怕很难。所以,我想自己做老板。”

    罗峰说道:“但毕竟这不等同于自己做老板。神域有百年积累才有今天这个地步。更何况,神帝还有不少杰出的弟子。而我们有什么呢?”

    陈扬说道:“我从来都知道,我们要做的这件事很难。但难,也要去做。我还并没有什么完善的计划,眼下,我打算先在国外找一个地方做基地。如此之后,我们再慢慢的强大实力,看怎么找到炼丹的法门。”

    罗峰说道:“既然你的心意已定。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的事情就是我们兄弟的事情。你要打造自己的基地,肯定是需要钱。我这里有我自己积累的十亿人民币,你可以全部都拿去。”

    秦林马上表态,说道:“我可以拿五亿出来。”

    莫武说道:“我可以拿八亿出来。”

    陈扬不由感动,他又说道:“钱的问题不是大问题。我需要你们的加入。”

    罗峰说道:“那是自然。既然决定要办,那么这段时间,我们就全力一起办这件事情。”

    陈扬心里感动无比,他眼眶微微有些红了,低下头说道:“大哥,二哥,莫武,谢谢你们。 我知道我本不该说这些见外的话,但我也觉得我自己在你们面前很自私。我从来都只想到向你们索取,却不曾有任何回报。”

    他这么一动情说话。莫武第一个就有些不习惯了,他呵呵一笑,说道:“三哥,你别婆婆妈妈了。咱们是兄弟啊!”

    兄弟两个字,多么温暖的字眼啊!

    秦林也说道:“是啊,陈扬,你别想那么多了。”

    罗峰则是淡淡说道:“知道是见外的话,你还说?”

    陈扬说道:“有些事情,我对任何人都不想说。但是今天,我想跟你们说一说。”

    罗峰微微意外,道:“什么事情?”

    陈扬说道:“之前释永龙成为了神域的师尊级别人物,天都师父怕我被释永龙打击报复。那一天,我拿了天都师父给我的万寿丹去送给释永龙。”

    那是陈扬永远难以忘怀的一天。

    是他毕生最耻辱的一天。

    陈扬不会去跟沈墨浓说,不会跟林冰说,也不会跟司徒灵儿和苏晴说。

    只因,她们是女人,而陈扬是男人。

    而现在,陈扬想要说出来,只因罗峰他们是陈扬的兄弟。

    “那一天,释永龙拒绝了我的万寿丹。并且,他说我意图行贿师尊。他是主管神域的纪律,他便要拿我第一个来开刀。当时,我的命就在释永龙的手上。”

    陈扬说到这里,眼中闪过痛苦之色。

    罗峰等人出奇的安静。

    陈扬说道:“释永龙给了我了两条路走,第一条路是当场被他击毙。第二条路是向他磕头。当时我犹豫了很久,我的确想过选第一条路。但是,我不甘心,我不是怕死,我只是想要在将来亲手宰了释永龙。所以我选择了第二条路!”

    罗峰眼中崩出骇人的寒光来,他冷厉的说道:“释永龙该死!”

    秦林与莫武也是愤怒难平。

    秦林沉声说道:“三弟,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的辱,就是我们的辱。”

    莫武沉默下去,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是第一件事!”陈扬却平静下去了。他说道:“是因为这件事,我决定想要拥有自己的势力和基地。还有第二件事……”

    这时候陈扬说了魔帝陈天涯和他的恩怨情仇。

    这件事说完之后,罗峰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他们终于懂了陈扬的执着。

    命运发生在陈扬身上的故事,却是那么的残酷和悲伤。

    车子开到了指定的酒店里。

    众人的房间都已经定好了。

    众人先洗澡,稍作休息。陈扬则点了餐,让人送到房间里来。

    吃饭的时候,陈扬首先说道:“过去的一切,我都不想再谈。也没什么好谈的,是男人,就得承受。但是我得责任,我就得扛起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神帝能做到的事情,我为什么就不能做到?”

    罗峰点点头,说道:“三弟,你说很对。我们并不缺气运,二弟,我,还有你,都是天命者。我们怕什么?”

    莫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好像就我不是天命者,拖了大家的后腿。”

    秦林一笑,说道:“傻小子,难道我们三个天命者还带不动你一个家伙吗?你就准备跟着我们享福吧。”

    莫武呵呵一笑,说道:“那敢情好。”他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我听说,天命者只能有一个活下来。你们将来不会……?”

    “永远不会!”罗峰说道。他扫了秦林和陈扬一眼,说道:“我可以死,但兄弟之情不能灭。我向来很少动感情,但是一旦结交了你们几个兄弟,我就绝不会辜负。”

    陈扬与秦林还有莫武相视一眼,众人都是重重点头。

    随后,罗峰说道:“三弟,你继续说。”

    陈扬说道:“好!”他顿了顿,道:“在这之前,我做了不少功课。释永龙是在南洋建立的基地,迦叶南是在西伯利亚建立的军事学院。他们这两个大枭的基地位置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地理位置属于混乱的,政权不稳定的小国家。”

    莫武不由奇怪道:“他们为什么要选择那样的小国家?”

    秦林说道:“那些地方,他们可以拥有自己的队伍,可以掌握主动权。”

    莫武说道:“但是神域却建造在了洛杉矶。洛杉矶多么发达,这是不用多说的。”

    陈扬说道:“神域之所以建造在洛杉矶,是因为神域足够强大,可以震慑美国政府。”

    “那么我们到底算哪一种呢?”莫武不禁问道。

    陈扬说道:“释永龙和迦叶南发展的早,他们的势力根深蒂固,已经在当地能够掌握主动权。而我们去偏远的位置,人生地不熟,强龙难压地头蛇。所以,我的选择是在繁华,稳定的国家里建造属于我们的基地。”

    秦林说道:“可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怕对方的政府不会允许。我们目前的实力还真无法到达神域那个地步。”

    如果是以前,陈扬还会雄心壮志。但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也确实体会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滋味。

    一个强大国家的政府,其里面所隐藏的力量,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这时候,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本来的确挺难的。其实我还担心过,我们守不住自己的基地。但是现在,这个难题已经迎刃而解了。”

    “哦?”罗峰和秦林都来了兴趣。

    陈扬说道:“因为我还有一个朋友,只要有我这个朋友在,一切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