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星云在这位大师兄面前嘿嘿一笑,说道:“师兄,这还有女孩子呢,你还是快穿上衣服拔。”

    大师兄眼睛一瞪,道:“你个兔崽子,你给我穿衣服的时间了吗?老子刚刚正在做梦吃烧鸡,你就一脚踢了进来。”

    袁星云说道:“师兄,你要吃烧鸡还不简单。咱们开了飞机过来,现在就带你下山去吃烧鸡 。”

    大师兄眼睛一亮,说道:“真的?”

    袁星云说道:“自然是真的。”

    大师兄立刻就拉过裤子和一件干净的道袍穿上。他随后又道:“不对啊,你这个小子大半夜跑来,又无事献殷勤,这准没好事啊!”袁星云说道:“师兄,我肯定是有事找你帮忙。不过我就算是不献殷勤,难道你就能不帮我?”

    “好吧,你说,是什么事?”大师兄说道。

    袁星云当下就与沈墨浓在房间里找位置坐了下来。

    袁星云说道:“是这样的,师兄你是见多识广的人。我想问问你,你是否知道摩罗大帝?”

    沈墨浓立刻也就带着期盼之色看向大师兄。

    大师兄微微一怔,说道:“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是说摩罗大帝?”

    沈墨浓与袁星云一听大师兄这口气,马上就欢喜起来。看样子是知道啊!

    袁星云说道:“没错,就是摩罗大帝!”

    大师兄道:“怎么突然问起它来了?”

    袁星云说道:“师兄你是知道的?”

    大师兄颇为执拗,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人物。”

    袁星云看了一眼沈墨浓,说道:“还是你来说吧,你最有发言权。”

    大师兄立刻也看向了沈墨浓。

    沈墨浓自然也不会怯场,她清了清嗓子,说道:“要说摩罗大帝,得先从之前的圣婴大王说起。”

    当下,她就将她被圣婴大王元神入侵开始说起。

    直到陈扬救下叶子,并且又带出鬼煞种种说了出来。

    最后,又到了泰国曼谷所经历的一切,以及眼下摩罗大帝在泰国称雄称霸,意欲大举屠杀全部说了出来。

    沈墨浓将摩罗大帝的那番地球生病理论也说了出来。

    一切说完之后已经是凌晨三点。

    大师兄马上站了起来,这家伙居然颇为兴奋,说道:“传言之中,摩罗大帝乃是天生的变异怪胎,他的身体细胞可无限变异。乃是星空之下,第一强大的肉身。它的肉身,可说是无人可以鸡击破。本来以为只是传说,现在看来,居然是真的。那我得去泰国一趟,看看这位摩罗大帝了。”

    “天生的变异怪胎?”沈墨浓道:“为什么会这样?”

    大师兄闻言说道:“天地四方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人在宇宙之中,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足为奇。所以你要问为什么,我的答案是没有为什么。”他顿了顿,说道:“有的人生下来没有胳膊,有的人生下来眼睛看不见。有的人生下来,聪明绝顶。有的人生下来,精神力能够操控物质。所以,这个东西,哪里有定论呢?”

    袁星云说道:“这倒是没错的,就算老天爷是一台精密的仪器,但是这么多的人口和生灵,它总有出错的时候。”

    大师兄说道:“没错,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反正我听闻的一些传说,传说之中,摩罗大帝生下来就是变异体,强大无比,无人可杀。而且,它还能沟通所有灵界之物。这人,一生下来就是十方鬼帝。而且,摩罗大帝活着的年岁也足够长了,怕是有一千多年了。”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摩罗大帝也就在千年前嚣张过一段时间,后来好像是明白了什么,就开始销声匿迹。所以现在,基本没什么人听过摩罗大帝的传闻,我本来都是听来笑笑,没有当真啊!”

    袁星云说道:“摩罗大帝修行千年,几乎是无人能敌了。它本来躲藏起来,肯定是害怕天道降下天劫于它。而现在它跳了出来,却说是体会到了天心。”

    大师兄说道:“摩罗大帝的修为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也许它是这能在冥冥之中感应到天心。反正我是很好奇摩罗大帝的,说不得我要去看一看摩罗大帝。”他顿了顿,看向沈墨浓,说道:“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吧。反正你们有飞机,过去也方便。”

    袁星云不由苦笑,说道:“师兄你不是一向反感坐飞机的吗?”大师兄说道:“没正经事儿的时候我是懒得坐。但现在可又不同,修道之人,怎可拘泥于这些玩意儿。”

    这大师兄无疑是真正的洒脱之人,也是真正的修士。

    沈墨浓说道:“道长,这事咱们也不能光去看热闹啊!好歹咱们该想个办法来阻止摩罗大帝杀人。您也是修行之人,慈悲向善。若是去了曼谷,刚好遇到摩罗大帝杀人,您阻止还是不阻止?阻止吧,不是摩罗大帝的对手,搞不好性命不保。不阻止吧,又于心不安。”

    大师兄说道:“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我肯定不阻止啊!”

    沈墨浓不由一怔,她的面色古怪起来。

    袁星云也是微微苦笑。

    大师兄说道:“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沈墨浓说道:“您不阻止,心里不会不安吗?”

    大师兄奇怪的说道:“我为什么要不安?没错,咱们方外之人是讲究悲天悯人,慈悲心肠。但咱们也是娘生父母养的,小命得来不易。没错,平素见到不平事,可以帮助的。那我们自然要帮助。可明知道出手也干不过,还会被干掉,为什么要出手去送死?难道别人的命是命,咱们的命就是贱命?人生在世,趋吉避祸这是人之常情,也是天道。你遇到地震了跑不跑?房子塌了跑不跑?这都是要躲避灾祸嘛!”

    沈墨浓顿时觉得大师兄说的好有道理,她居然是无言以对啊!

    大师兄又看了沈墨浓一眼,说道:“我知道你们来找我是想干什么,想要对付摩罗大帝对不对?”沈墨浓马上说道:“倒不是对付,只不过这次摩罗大帝的降世,与我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不想它真的造下这场大孽。”

    大师兄说道:“按你们之前的说法,摩罗降世乃是命数,所以你也没道理要自责。而且,万事万物的生长毁灭都有它自己的道理和规律,人力岂可干扰?”

    沈墨浓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有时候,我们也是万事万物生长中的一环,我们什么都不做,也许才是违背了规律和道理。”

    大师兄说道:“这样吧,反正我是干不过摩罗大帝的。你想要去我干掉摩罗大帝,这个不现实。不过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人可能阻止得了摩罗大帝。但是这个人,很难请动。反正你可以去试一试,至于能不能请动,那就看你的本事。”

    沈墨浓眼睛一亮,说道:“这个人在哪里?又是谁?”

    她好奇到了极点,什么人会有这个本事对付摩罗大帝?

    那圣师长生境五重的修为,结果被摩罗大帝跟玩儿似的干掉了。

    大师兄说道:“那个人你应该听说过,他挺有名气的。外人称呼他为……魔帝!”

    “魔帝陈天涯?”沈墨浓吃了一惊。

    大师兄说道:“呵呵,你果然是知道的。如果魔帝都干不掉摩罗大帝的话,那么我也就无可奈何了。”

    “魔帝在哪里?”沈墨浓马上问。

    大师兄说道:“魔帝在泰山。”

    “泰山何处?”沈墨浓马上问。毕竟泰山那么大,若没有个地标,她去哪儿找啊!

    大师兄说道:“那我也就不知道了。不过魔帝当初魔性太重,被神帝,中华大帝联手困在了泰山之上,以泰山浩然正气来淬炼他的魔性。如今他魔性也淬炼得差不多了。所以也该可以自由出入泰山了。”

    沈墨浓不由失色,这个魔帝居然需要让神帝与中华大帝联手,他的修为只怕也是恐怖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马上,沈墨浓说道:“也就是说,魔帝有可能不在泰山了?”

    大师兄说道:“就算魔帝不在泰山,但泰山所发生的一切,他都能够知晓。他若是想见你,你自然能见到。他若不想见你,你如何也见不到的。”

    沈墨浓当下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我便要去泰山走一趟了。”

    大师兄则说道:“你们要去泰山我管不着啊,不过我要去曼谷一趟。但是我没有身份证,没有任何证件。你们得负责送我过去。”

    沈墨浓说道:“这个没问题。”

    袁星云则是若有所思,他说道:“墨浓,你真要去泰山?”

    沈墨浓点头,说道:“没错。”

    袁星云说道:“但你要想清楚,你要去见的是魔帝。魔帝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这个人魔性深重,辣手无情。而且,他这样的高手早已经没有了任何顾忌,他要杀你,可不会有一丝丝的犹豫的。”

    沈墨浓说道:“这我知道,但是刚才道长不也说了。魔帝的魔性已经被淬炼的差不多了。我总要试一试才好。”

    袁星云微微一叹,说道:“有时候我真不明白你和陈扬为什么要这么执拗。”

    沈墨浓微微苦笑,却不多说。

    袁星云说道:“这样吧,我跟我大师兄去曼谷。你自己去泰山。反正见魔帝的事,多了我和少了我,对于事情的发展于事无补。反而,你一个女孩子前去,魔帝还能慈悲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