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是凌晨两点。

    曼谷的黑夜是繁华的,安详的。

    陈扬听到瓦那奴儿的电话响起时,他微微吃了一惊,暗暗道:“莫不是圣师发现了什么,打来了电话?”

    很快,陈扬就知晓了答案。

    这当真就是怕什么来什么。

    瓦那奴儿看了一眼手机,就向陈扬说道:“我父亲打来的。”她随后就接了电话。

    陈扬心里明白,圣师的那尊弥陀元神与圣师之间是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的。

    所以弥陀元神出场就能看到现场的一切,圣师也就在冥冥之中知道了。

    电话接通后,陈扬并未竖耳偷听。面对那位神通广大的圣师,陈扬一切都显得小心谨慎!

    瓦那奴儿在跟圣师聊了一会后便挂了电话。她的脸色显得略略为难。

    “怎么了?”陈扬马上问瓦那奴儿。

    瓦那奴儿说道:“我父亲想要见见你。”

    陈扬微微一惊,他这一惊是装出来的。以他的心性,就是泰山崩于前,他也可以不动声色。但实际上,陈扬的内心已经起了惊涛巨浪。

    瓦那奴儿说完后便期盼的看着陈扬。

    陈扬说道:“是现在吗?”

    瓦那奴儿点点头。

    陈扬犯难说道:“现在这个点,我不知道该去哪儿给你父亲准备礼物。”

    瓦那奴儿见陈扬没有拒绝,便是欢喜。她说道:“不用准备礼物的,我父亲不会在意这些。再说了,是他突然要见你,这个时候去哪儿能买到礼物呢?他不会怪你的。”

    陈扬说道:“话是这么说,但我不能少了该有的礼数呀。我可不想在你父亲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瓦那奴儿说道:“那咱们去逛一逛,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买的?”

    陈扬点点头,说道:“好!”

    怎知就在这时,瓦那奴儿脸色忽然一变,她的眼神冰寒,冷冷说道:“不用准备礼物了,速速归来。”

    很显然,瓦那奴儿是被圣师的元神附体了。

    过不多时,瓦那奴儿恢复正常神色,她却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父亲的元神藏在她的眉心之中,一旦她有危险,父亲的元神就会占据她的脑域。

    这是父亲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帮助瓦那奴儿完成的。

    当父亲的元神出来之时,她的元神就会在另一边观察这一切。

    “陈扬,对不起,我父亲只是看起来很冷,其实没那么不好相处的。”瓦那奴儿说道。

    陈扬脸色古怪,说道:“你父亲是神仙吗?”

    瓦那奴儿不由一呆。她这才醒悟,刚才那一幕对于普通人的陈扬来说,是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噗嗤一笑,说道:“我父亲不是神仙,不过我父亲很厉害。以后,咱们也都不用害怕坏人欺负呀。”

    陈扬说道:“这倒是好,不过这也有个大问题呀。”

    瓦那奴儿马上好奇的问道:“什么大问题?”

    “那咱们两岂不是没有**了吗?做什么都会被你父亲知道。”陈扬说道:“比如咱们结婚后……”

    瓦那奴儿脸蛋顿时绯红,她羞的不可自抑,嗔道:“你瞎想什么呢。 我父亲的元神一向都是出于沉睡状态。除非是我遇到了危险,他才会出来。”

    “你父亲怎么判断你遇到了危险呢?”陈扬好奇的问道。

    瓦那奴儿说道:“当我特别恐惧的时候,我父亲就会感应到。还有,当我召唤我父亲的时候,我父亲也会出来。”

    陈扬恍然大悟,说道:“听着好像有点像是那部动画片,还可以召唤黄金圣斗士。”

    瓦那奴儿也是噗嗤一笑。

    随后,陈扬和瓦那奴儿也就朝天宗寺庙方向前去。

    两人拦了一辆的士。

    瓦那奴儿感受到陈扬身子有些僵硬,她便握住陈扬的手,说道:“不要紧的,不会有事的,有我在呢。”

    陈扬干笑一声,说道:“本来见家长就是挺紧张的,而且你父亲还是这样的大人物。”

    瓦那奴儿很能理解陈扬的心情,她也觉得这么快,有些难为陈扬了。

    半个小时后,陈扬与瓦那奴儿来到了天宗寺庙的前面。

    这寺庙建筑恢弘,处处彰显佛法庄严!

    在瓦那奴儿的带领下,陈扬长驱直入。

    他的心里其实并不紧张。

    越是危险,越是镇定!

    这里已经接近了囚禁沈墨浓和鬼煞的地方。能不能一举将她们救出来,那就看此举了。

    虽然会对不起瓦那奴儿,但陈扬也只有狠心下去了。

    天宗寺庙有大殿,也有偏殿。

    大殿里是佛法朝圣的地方,偏殿却是接见重要人物的地方。

    不过圣师也没有在偏殿接见陈扬,而是在那禅室里。

    因为今日之事,乃是关于女儿的私事,所以不适宜在偏殿接见。

    陈扬与瓦那奴儿在小喇嘛的带领下,来到了禅室前。

    “父亲!”瓦那奴儿在禅室前轻声喊道。

    “进来吧!”圣师的声音传了出来,他的声音淡淡,似乎不包含任何的感情。

    当下,瓦那奴儿推门。

    她与陈扬进入禅室,那小喇嘛告退。

    禅室的门被小喇嘛走时顺手关上了。陈扬便正式见到了传说中的圣师。

    圣师着黑色衣衫,他面目淡淡,但却有一种无形恐怖的威严。

    陈扬见了圣师,不自觉的低下头去。

    这个圣师,是要比宁天都,左天宗那些师尊还要厉害的存在。

    不过这圣师又与中华大帝那些人不同,中华大帝给人的感觉是温润如春风,没有丝毫的威严。

    可这就是一种无为的状态!

    水无形,无状,但却可千变万化,威猛无敌!

    “父亲。”这时候,瓦那奴儿对圣师喊了一声,然后又介绍陈扬,说道:“这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做陈扬。”她说的是泰语。

    “男朋友?”圣师的脸色顿时不好了,他扫视陈扬一眼,又向瓦那奴儿说道:“才认识一天,就是男朋友了?奴儿,在为父的眼里,你不是这么草率的人。”

    圣师说的也是泰语,所以陈扬完全听不懂。

    不过陈扬却也是会察言观色的。

    瓦那奴儿看向父亲,她说道:“的确是有些快。不过父亲您也不是常人,我想您应该能够理解对吗?但我有些奇怪,为何父亲您好像不太喜欢陈扬?”

    圣师说道:“奴儿,你也已经到了恋爱的年龄,你谈恋爱,其实为父是喜欢的。不过,为父也知道你的性格。你性子冷静,甚至有些冷淡。但如今你却在一天里跟一个男人确定恋爱关系,为父不能不觉得有问题。”

    瓦那奴儿说道:“这太荒谬了。爱情这个东西,就像是化学物品,一旦是两种有反应的物质遇见了,那就会产生反应。这与时间长短无关,而且,父亲,我只是在谈恋爱,还没有到要谈婚论嫁的地步。您今天就要把陈扬喊来,我觉得您有些冒失,所以我希望您能对陈扬客气一些。”

    圣师微微一叹,说道:“自古都是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奴儿,为父并不是普通人,没有人能骗过为父的法眼。你要知道,为父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瓦那奴儿说道:“每一个父亲,我相信他都会是为了子女好。但并不是这种好,就一定是正确的。这句话,您赞同吗?”

    这两父女用泰语聊的火热朝天,陈扬在一边一个字也听不懂。

    不过马上,圣师就看向了陈扬,问道:“英语会说吗?”

    这是说的英文。

    陈扬马上说道:“会!”

    圣师说道:“你叫什么?”

    陈扬道:“陈扬!”

    圣师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接近我的女儿?”

    陈扬说道:“叔叔,我并没有接近奴儿,我只是喜欢上了奴儿。奴儿是这么漂亮,这么善良的女孩,又有那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圣师的脸色更不好看了,问道:“你是华夏人?”

    陈扬点头,说道:“是。”

    圣师问道:“你的父亲是什么人?做什么的?”

    陈扬说道:“我父亲叫陈天宇,是浩森服饰集团的董事长。”

    他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圣师淡淡说道:“这还真是巧了,浩森服饰集团的董事长陈天宇上个月到曼谷来旅游过,我只知道他有个女儿,却没听说他有个儿子。”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叔叔,那只怕您见到的陈天宇并不是我的父亲。反正我父亲上个月是没有来过曼谷,而我也更没有一个妹妹。您如果不信,也可以去查一查我们浩森服饰集团。”他顿了顿,说道:“我正式向您发出邀请,希望您能和奴儿去我们华夏旅游,并参观我们浩森服饰集团。我父亲见到您和奴儿,一定会很开心。”

    他表现得镇定无比。

    陈扬好歹是见过风雨的人,哪里会被圣师给逛到。

    浩森服饰集团他是清楚的,而且董事长陈天宇他也认识。

    更好玩的是,陈扬事前还跟着董事长陈天宇打过电话。

    所以,就算是圣师要去浩森服饰集团参观,陈扬也是不会惧怕的。

    瓦那奴儿见陈扬说的这么笃定,她不由跟着松了一口气。父亲说话的虚虚实实,她也有些琢磨不透呢。

    圣师沉默下去,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具体哪儿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不过就在这时,意外的事情再度发生了。

    那就是外面有脚步声传来,脚步声很急。

    随后,外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这个人正是大日活佛,也就是圣师的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