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说到这儿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会不会觉得我太幼稚?”

    瓦那奴儿嫣然一笑,说道:“我们这边也有许多翻译版本的武侠小说,比如笑傲江湖,剑玄录等等。我也会看一些,男孩子有侠客梦,这很正常。其实我们也会有侠女梦呢。”

    陈扬不由兴奋起来,说道:“真的吗?”

    瓦那奴儿说道:“可惜,我手无缚鸡之力。”

    陈扬暗暗道:“你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你却有个通天本领的老爹。”

    陈扬当下拍拍胸膛,说道:“没关系呀,我保护你。”

    瓦那奴儿抿嘴一笑。

    陈扬又说道:“我是觉得,人生很奇妙的。”

    瓦那奴儿便道:“哦,怎么个奇妙法?”

    陈扬说道:“就好像,这世上有一个我,又有一个你。然后我们遇见了,相识了。就好像,冥冥之中,这就是注定的。这也是我们华夏人爱说的缘分。”

    瓦那奴儿的眼中闪现出亮光来,她忽然也觉得很奇妙了。

    陈扬是个人精,是花丛老手。又哪里不知道小女孩们最爱憧憬的就是浪漫,缘分。你只要跟她们说这些东西,只要她们对你有好感,那么她们一定就会快速沦陷。

    所以此刻,瓦那奴儿也没有任何的例外。

    陈扬又说道:“奴儿小姐……”

    瓦那奴儿说道:“你叫我奴儿就好了。”

    陈扬咧嘴一笑,喊道:“奴儿!”

    瓦那奴儿应了一声。。

    陈扬又喊道:“奴儿。”

    瓦那奴儿微微奇怪的看向陈扬。陈扬说道:“我喜欢看你回应我时候的样子。”

    瓦那奴儿美丽的脸蛋顿时红得如熟透了的苹果。

    瓦那奴儿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瓦那奴儿说道:“我叫陈扬。”

    “陈扬……”瓦那奴儿细细的念了一声。

    陈扬便又说道:“我那天看见你,觉得你很漂亮,让我心动。但是当时我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奴儿,你知道的,人生在世,总会有许多美丽的风景,各种各样的诱惑。我不可能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掌控住。”

    “那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瓦那奴儿问。

    陈扬说道:“因为一个梦。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居然梦见和你结婚了,我们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们有着一栋大别墅,还有游泳池。在梦里,阳光特别美好,你也格外的漂亮。那种感觉,回忆起来,实在是太过美好了。”

    瓦那奴儿心头微微悸动,但她马上说道:“但那毕竟是你的梦,我与你的梦是不同的。”

    “我知道。”陈扬说道:“但我已经爱上了你。”

    他这时候说出来,已经丝毫的不扭捏了。

    瓦那奴儿垂下了头,她说道:“这似乎太快了。”

    陈扬说道:“没关系的,只要你不讨厌我,你要我等你多久我都可以的。”

    瓦那奴儿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陈扬则兴奋不已,他说道:“我今天太开心了。”

    对于瓦那奴儿来说,她接触过许多男生。但这些男生大多都是大学生,他们虽然充满了朝气,但是没一个人有陈扬这样的气质。所以,那些男生都不足以打动像瓦那奴儿这样的女子。

    在陈扬出现的刹那,瓦那奴儿心中何尝没有那种终于等到你的感觉。

    两人就这样划着船,轻声细语的聊着天。

    那种恋人未满,却又暧昧心动的感觉美好到了极点。

    瓦那奴儿渐渐的也是红光满面,气色极好。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生心动,是属于真正的情窦初开。

    陈扬心头渐渐沉重起来。他不是没心没肺的人,他从内心深处不想伤害瓦那奴儿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孩儿。

    可他知道,自己注定要给予她最残忍的伤害。

    以后,她还会再相信别的男人吗?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午夜时分。

    陈扬和瓦那奴儿上了岸。

    这个时候,瓦那奴儿的确是该回学校了。

    上车之后,陈扬开车送瓦那奴儿。

    零点三十分,陈扬将瓦那奴儿送到了学校大门处。

    那学校大门已经关闭,不过瓦那奴儿知道一个可以翻墙进去的地方。

    瓦那奴儿下车之后,陈扬忽然上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上了瓦那奴儿的唇。

    她的红唇温润柔软,带着一丝的冰凉。

    瓦那奴儿在这一刹那间,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反应过来时,脸蛋再度羞红。

    “我要走啦!”瓦那奴儿说道。

    她说完转身就跑。

    不过她还是要爬墙而入,所以很快,她站在墙壁处有些犯难。

    对于她这种乖巧的女孩子来说,翻墙的确不是好手。

    陈扬主动请缨,说道:“你踩在我的背上上去。”

    瓦那奴儿有些犹豫,说道:“不太好吧。”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这是我的荣幸啊,你就是我的白雪公主。”

    瓦那奴儿抿嘴一笑,心头甚是甜蜜。

    不过马上,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就是从四面八方突然涌出了一群清一色的黑衣人。

    一共大约百来个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围了过来,一个个的好不威风。

    陈扬与瓦那奴儿都是吃了一惊。

    两人马上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因为带头的人正是之前被陈扬暴打的皮托尔。

    不过此刻,皮托尔不是老大,他是跟在一个光头男子的身边的。

    那光头男子穿着唐衫,气场极为强大。

    这个光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皮托尔的父亲。也是泰国东部街的地下教父,他叫做托尼。

    托尼是个泰拳高手,他是依靠拳头打下这片江山的。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金丹的地步!

    托尼虽然是金丹高手,但他的性格还是很嚣张。金丹之道,讲的是念头通达,随心所欲。可没谁说达到金丹之境就得是好人,是禅师的。

    “你快进学校。”陈扬当机立断,立刻弓身,想让瓦那奴儿走。

    他这时候蛋疼的很,尼玛,这下瓦那奴儿在身边,自己不展现武力,不得被揍死。

    虽然瓦那奴儿有圣师的元神,可自己起码得先挡挡,不能把她先推出去啊!

    所以陈扬觉得将瓦那奴儿送走,他反而好发挥一些。

    但是这时候,瓦那奴儿怎么可能放陈扬在这里。她知道,自己如果真走了,陈扬肯定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话说回来,陈扬这么做,瓦那奴儿心里是感动的。她觉得陈扬是一个很有担待的男人。

    “你们这对狗男女就别谦让了,因为今晚你们谁也走不了。”皮托尔杀气腾腾。

    陈扬便立刻拦在了瓦那奴儿的面前,他冷冷的看着皮托尔。

    过不多时,一众人上前来将陈扬和瓦那奴儿还有那辆法拉利围了个水泄不通。

    托尼淡淡冷冷的不说话,但他眼中也满是戾气。

    皮托尔看向陈扬,说道:“你之前说谁都不能侮辱你妈对不对?我就艹你老母了,怎么样?你老母就是个贱人……”

    陈扬眼中闪现寒意。

    他极力忍住,森冷的对皮托尔道:“我一定会杀了你。”

    这一瞬,陈扬的杀心被皮托尔激了起来。

    皮托尔毫不在乎,他哈哈一笑,道:“你有这本事吗?杂种?”

    便在这时,托尼开口了。他淡淡说道:“皮托尔,我教过你,做人要有礼貌,要讲道理,你都忘了?”

    皮托尔对父亲还是极为敬畏的,他便立刻说道:“是,父亲。”

    托尼这时候面对陈扬和瓦那奴儿,他并不认识瓦那奴儿。

    瓦那奴儿的身份是神秘的,没几人知晓的。陈扬这边之所以知道,那也是基于国安强大的情报。

    所以此刻,托尼压根没将瓦那奴儿放在眼里。以托尼的修为,自然也看不出陈扬的修为来。

    托尼面对陈扬,他说道:“小伙子,我管教无方,刚才是我的儿子出言不逊,我代他向你道歉!”

    陈扬顿时感到莫名其妙,我靠,这家伙看起来不像是这么讲道理的人啊!

    所谓有其父才有其子,皮托尔这个鸟性格,肯定是遗传了这家伙的啊!

    陈扬一时之间有些摸不透托尼了。

    托尼随后又说道:“对了,今天我听说我这儿子跟小伙子你发生了点意外摩擦对不对?”

    陈扬看向托尼,其实托尼这种角色他是不放在眼里的。但他还是故意表现出了一丝丝的害怕,他说道:“算是吧。”

    托尼说道:“是因为什么事情呢?小伙子,你放心,我绝对是个讲道理的人。我们这一行,最讲的就是一个义字,一个理字。”

    陈扬便说道:“那我倒也想问问令公子,他为什么无缘无故砸了我的车。而且,他还要侮辱我的朋友。我出言阻拦,他便想将我废了。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不出手。”

    托尼便转向皮托尔,道:“是这样吗?你把人车都砸了?我靠,你砸的是法拉利啊,你以为那是福特?”

    皮托尔说道:“他占了我的车。”

    托尼便说道:“即便是占了你的车位,你也不能砸车啊!”

    皮托尔说道:“……”

    托尼又转向陈扬,道:“对不起,这事还是我儿子的不对。你看你这车买的时候是多少钱?”

    陈扬看了一眼法拉利,说道:“大概三百多万吧。”

    托尼便说道:“那好,我给你四百万。”他说完就拿出支票薄,刷刷的将一张四百万的支票递给陈扬。他说道:“这车我买了,你看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