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瓦那奴儿看来,那就是陈扬并不是什么高手。只不过是皮托尔的两个保镖不太厉害。

    但是皮托尔看在眼里,他就跟见了鬼似的。他可是清楚自己这两个保镖有多厉害的。这两个保镖是去打过地下黑拳,连黑拳之王都不是对手的存在。

    “妈的,真是见鬼了。”皮托尔暗道。

    他也没觉察出陈扬这小子会功夫啊!一点都没有高手的范儿。

    就在皮托尔还在惊疑未定的时候,陈扬一个虎扑上来,猛地就将皮托尔给扑倒在地。

    “你特么要废我是吧?老子先废了你。”陈扬说的还是英文。他啪啪两个耳光狠狠抽了过去。

    皮托尔脸蛋上顿时一片红肿,并且合血吐出一颗牙齿来。

    皮托尔简直是要气疯了,用英文道:“你是什么杂种啊,老子你也敢打?你没病吧?”

    在皮托尔的认知里,只有他打人,从来没人敢还手啊!

    瓦那奴儿这时候走了过来,她拉了下陈扬的衣服,说道:“别打了呀。”

    瓦那奴儿倒不怕皮托尔的报复,只是她不太喜欢看人打架。

    陈扬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如果按照他的性格来,不得把这皮托尔揍个终生残疾。

    但是眼下大事要紧,他只有忍了下去。

    皮托尔吃力的站了起来,他马上拿出手机指着陈扬道:“狗杂种,你等着,你要是能看见明天的太阳,我就是你孙子。”

    瓦那奴儿微微皱眉。

    陈扬并不理会皮托尔,他歉意的冲瓦那奴儿说道:“抱歉,我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瓦那奴儿拿出纸巾递给陈扬,她显得温婉文静。她摇摇头,说道:“这不怪你,你没事吧?”

    陈扬咧嘴一笑,说道:“没事,我从小就挨我爸的揍,我都习惯了。”

    “r你妈!”皮托尔见陈扬居然一点都不害怕自己,还和美女打情骂俏。他顿时暴怒起来,卧槽,这对狗男女太嚣张了。

    陈扬本来是温润的。

    瓦那奴儿突然就看见了陈扬眼中闪现一缕寒光。

    陈扬猛然转身,照准皮托尔的肚子一脚踢了过去。

    砰的一声。

    皮托尔猛然被踹飞出三米之远,重重的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他的手机摔飞出去,碎成了几块。

    陈扬眼中满是杀意,冷声说道:“没有人能侮辱我妈!”

    龙有逆鳞!

    陈扬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但在无形之中,他对母亲是有种特殊感情的。

    谁也不能侮辱他的母亲!

    瓦那奴儿微微一呆,她看着陈扬,一时之间出了神。

    她很能理解陈扬的愤怒。

    因为她对自己的母亲也有种特殊的情愫。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父亲总是说母亲已经死了。

    所以,她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长什么样子。

    如果谁侮辱了自己的母亲,瓦那奴儿觉得自己也会发怒的。

    皮托尔这下痛得觉得肠子都要断了。

    “我们走!”瓦那奴儿对陈扬说道。

    陈扬点点头。

    当下,两人就上了法拉利。

    法拉利虽然被砸了,但是开起来还是没有一点问题。

    皮托尔那个恨啊,可是这时候他也无可奈何。

    法拉利很快就出了曼谷大学的校园。

    这个时候差不多是晚上八点半。

    曼谷的夜生活才正式开始,繁华上演,华灯四起。

    泰国的其他地方如何,陈扬并不知道。

    但是曼谷的繁华和特殊的佛教气氛以及湄南河的风情,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这里是个令人流连忘返的魅力之都。

    陈扬与瓦那奴儿出了学校后,瓦那奴儿说道:“先去医院吧。”

    陈扬说道:“不用那么麻烦,随便找个诊所敷一下就好。我很抗揍的。”

    瓦那奴儿微微一笑,也就不再坚持。

    随后,陈扬一边开车,一边有些不安的说道:“奴儿小姐,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瓦那奴儿微微奇怪。

    陈扬说道:“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很暴力的人。我绝不会打女人的。”

    瓦那奴儿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

    瓦那奴儿认真的说道:“我觉得你英雄。”

    陈扬闻言立刻长长松了一口气,他说道:“我真怕你会觉得我是暴力狂。”

    瓦那奴儿说道:“你挺好的。”

    陈扬猛然刹车。

    瓦那奴儿身子惯性的朝前倾,她不解的看向陈扬,道:“怎么了?”

    陈扬微微激动,说道:“那我可以追求你吗?”

    瓦那奴儿的脸蛋立刻绯红一片,如熟透了的苹果。她忍不住的害羞,手不可自觉的抓住裙子。她说道:“你不是要回国结婚了吗?”

    陈扬说道:“那不同的,我对那个女人没有感情。之前我同意结婚,是因为我没有遇见你。但现在,我遇见了你,我觉得我应该勇敢一些。这也是我今天来见你的原因。”

    瓦那奴儿认真的看向陈扬,说道:“那是不是我今天拒绝了你,你就会回国结婚?”

    陈扬不由呆了一呆。随后,他沉思起来。好半晌后,他说道:“我应该不算是一个特别勇敢的人。要反抗我的父亲,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从小到大,我的生活基本上都是按部就班。如果有你在,我至少有一个目标,至少有坚持的理由。”

    瓦那奴儿说道:“幸福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就算没有我,我觉得你也不能放任自己的婚姻大事。只能是因为你想娶,你喜欢,却不能因为你觉得无所谓。”

    “那我可以追求你吗?”陈扬问。

    瓦那奴儿说道:“那是你的权利,任何人都有追求我的权利。但我也有拒绝的权利。”

    陈扬会心一笑,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奴儿小姐,谢谢你。”

    瓦那奴儿嫣然一笑,却不再多说。

    紧接着,两人就近找了一家诊所。那医生给陈扬涂了消毒酒精,简单的消毒一番。却并未进行包扎。

    在曼谷,天气炎热,伤口越包扎越糟糕。

    陈扬始终压制着自己的气血,不让强盛的气血去治愈伤口。

    不然的话,他这种恢复速度肯定要让瓦那奴儿起疑。

    “湄南河上的夜晚很美丽,咱们去湄南河上租条船,逛水上集市怎么样?”陈扬向瓦那奴儿提议。

    瓦那奴儿微微一怔,随后嘴角牵扯出一丝月牙弯的笑容。她说道:“好呀!”

    逛湄南河,瓦那奴儿当然不用担心什么。

    因为那可不是夜深无人的地方。晚上的湄南河是最热闹的。

    陈扬当下开着车朝湄南河开去。

    陈扬目前要做的就是取得瓦那奴儿的绝对信任,然后,他也要掩饰住自己的敌意。在无声无息之中将瓦那奴儿制住。

    实际上,随着与瓦那奴儿接触的越多,陈扬就越对瓦那奴儿有好感。

    他觉得自己若是真的挟持住了瓦那奴儿,那对瓦那奴儿来说是一场绝对残忍的事情。

    但眼下的陈扬已经别无选择。

    半个小时后,陈扬与瓦那奴儿来到了湄南河边。陈扬花高价弄来了一条小船。他先上船,然后很绅士的伸手扶瓦那奴儿上船。

    瓦那奴儿将手递到陈扬手上的时候,她的脸蛋再次红了。

    她很少与异性有这样的实质接触的。

    上船之后,陈扬与瓦那奴儿一起划船。

    船儿缓缓驶出。

    周遭有不少的船,两岸的大船上发出黄色的光芒,整个河面上都是那样的繁华热闹。

    不少来旅游的华人兴致勃勃的游玩着。

    那边的大船上,还有不少泰国人妖在表演着。

    这是一个美丽的让人心醉的城市。

    陈扬划船路过一个泰国大妈在卖便宜首饰,陈扬也没多想就买了一条项链。这项链按人民币换算,才五元钱。

    陈扬将项链递到瓦那奴儿的面前,说道:“送给你。”

    瓦那奴儿微微一怔,随后,她欣然一笑,又说道:“你可以帮我戴上吗?”

    陈扬眼中闪过兴奋之色,说道:“当然!”

    当下,瓦那奴儿扭头。

    陈扬便拨开她的秀发,给她戴了上去。

    给瓦那奴儿戴项链的刹那,陈扬将自己内心的念头压抑住。

    那一瞬是最好的动手时机。

    不过陈扬还是放弃了,他觉得还是不够保险。他想等瓦那奴儿完全的信任,并且对自己有爱慕之情后。如此再动手,那么瓦那奴儿一定就不会触发圣师的元神。

    佩戴好项链后,瓦那奴儿脸蛋红红,她说道:“我很喜欢。”

    陈扬挠了挠后脑勺,说道:“以后我一定送你一条更好的项链。”

    瓦那奴儿欣然一笑。

    两人经过这番接触,也就多了一份温馨默契,少了一层拘谨。

    陈扬说道:“我们华夏也有许多好玩的地方,你要是到了华夏,我就带你到处去看,去玩。”

    瓦那奴儿也略略兴奋起来,她说道:“我想去泰山看日出呢。”

    陈扬说道:“你要是想去,我随时都可以带你去。”

    瓦那奴儿马上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说道:“以后再说吧。”

    陈扬便转换话题,他说道:“我觉得人生真的很奇妙。”

    “是吗?”瓦那奴儿道。

    陈扬说道:“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似乎与众不同,但现实却是,我和芸芸众生是一样的。我经常爱做一些异想天开的梦。梦见我是个大侠客,认识一个侠女,我们一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

    瓦那奴儿很认真的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