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师微微意外,他盯着沈墨浓看了半晌,随后才说道:“之前我听我师弟提过,有两个华夏人要救鬼煞。这两个华夏人中有一个乃是女子,这名女子是华夏国安六处的处长。莫非这个人就是你?”

    沈墨浓那里会承认,这件事若是承认,很可能会上升到国家纠纷。她立刻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圣师微微一叹,说道:“本来你若承认了,今日我还不好杀你。现在既然你否认,那你就怪我不得了。你身上有三十六颗玄金神珠,这玄金神珠乃是大禅寺的慧云大师所持有。慧云大师几日前被人杀害,看来也与你是脱不了干系。”

    沈墨浓眉头一皱,说道:“要打就打,废话太多!”她说完之后,闪电之间祭出三十六颗玄金神珠。

    那玄金神珠猛然之间雷霆闪电,就如暴雨梨花一样激烈的攻杀向了圣师。

    圣师端坐在上面,只见他僧袍一挥。

    那一瞬间,他的僧袍中间似乎有法阵漩涡出现。

    随后,沈墨浓便是失色。她感觉到自己与三十六颗玄金神珠失去了联系。

    三十六颗玄金神珠击杀过去,就似泥牛入海,再无音讯。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显眼!”圣师手掌摊开,他的手掌之中赫然就是那一串佛珠。

    沈墨浓便感觉到自己与玄金神珠完全失去了联系。

    “好恐怖的人!”沈墨浓心下暗忖,她虽然吃惊,但手上动作却没有停。玄金神珠攻击乃是第一步,第二部,沈墨浓急切间却是雷霆一步跨到了瓦那奴儿的面前。

    沈墨浓知道自己不可能战胜圣师,那么眼下唯一的生路就是抓住瓦那奴儿。

    沈墨浓眼看着,鹰爪手就要抓住瓦那奴儿雪白的脖颈。

    “放肆!”便在这时,瓦那奴儿双眼圆睁,寒光闪闪。她说话的腔调和语音又成了圣师的。

    与此同时,瓦那奴儿身前忽然闪现一尊佛陀!

    这尊佛陀法相庄严,手捏弥陀印!

    沈墨浓的鹰爪手便被佛陀挡住。

    那佛陀本是闭眼,突然之间睁眼,照着沈墨浓就是一招弥陀印轰杀而来。

    弥陀印乃是拳中捏印,巧妙异常。

    这佛陀的身躯巨大,拳头几乎要比沈墨浓的脑袋都要大。

    弥陀印轰杀而来,携带了两万斤毁灭性的力量。

    几乎要比炸弹还要凶猛了。

    面对这样的力量,沈墨浓的脑海里几乎生不出任何想要抵抗的想法。她在闪电之间,身子急退,勉强躲开了佛陀元神的弥陀印!

    但这佛陀却是紧追不舍,一步跨了上来,居高临下,又是一掌翻天印盖了下来。

    沈墨浓只觉眼前一黑,头上如有一座泰山压了下来。

    沈墨浓不由失色,这圣师凝练的一尊元神居然如此厉害。

    这种元神并不是属于圣师的神魂。

    圣师脑域内,脑细胞发达,法力无穷。他是由一部分法力剥离出来,凝聚了磁场,分子等等,最后形成一尊类似神魂的元神!

    神魂乃是人死后的精神念头所凝聚!

    而圣师是人活着,用一部分精神力念头,也就是法力独立凝聚出来。

    当年洪荒的天帝斩三尸成道就是这个原理。

    还有老子的一气化三清,同样也有这个原理在其中。

    老子一气化三清,分别化出了三尊法身对付通天教主。

    而盘古一气化三清,却是化出了老子,原始,通天!

    当然,圣师的这尊身外化身虽然厉害,但却是不能跟那些上古圣人相比的。

    圣师没有派人保护瓦那奴儿,却是用了一张乾坤符咒,还有他自己的身外化身去保护。这也算良苦用心了。

    沈墨浓面对佛陀的翻天印,她身子一转,再度逃了出去。

    那佛陀立刻又跟了上来。

    “嘿!”沈墨浓双眼圆睁,寒光逼人。她知道这么逃下去,迟早是死。所以她立刻对这尊佛陀展开了精神波的攻击!

    一道精神波直接轰杀向佛陀的脑域。

    佛陀冷笑一声,道:“孽畜,本座乃是法力所化,任何精神波攻击都不过是本座的补品!”

    那精神波进入佛陀的脑域内,佛陀果然是毫发无损。

    沈墨浓不由暗自叫糟。

    佛陀再度追了上来,又是翻天印压了下来。

    这禅室之中,空间不大。沈墨浓应付得越发吃力,逃也逃不掉。

    无奈之中,沈墨浓反身一掌劈向佛陀!

    佛陀冷笑一声,也一掌劈来。

    砰的一下,那刹那之间,沈墨浓只觉佛陀掌中的力量宏大到了无边无际的感觉。她再也阻挡不住那股力量的入侵。

    随后,沈墨浓身子猛烈一震,体内气血翻涌就如洪流滔天,翻江倒海。

    一瞬间,沈墨浓身上渗透出殷红的血珠来。她蹬蹬蹬退出数步,最后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摔倒在地,就此晕死过去。

    如此之后,圣师才一挥手,将那佛陀收进了袖袍之中。

    人的肉身力量是由桎梏的。

    但脑域内的法力,这种力量是无穷的。

    所以沈墨浓想要以肉身战胜佛陀元神无疑是痴人说梦。

    人想要成就仙道,成为圣人,遨游虚空。等等一切,都是不能依靠肉身的,人所能依靠的只有脑域法力。

    所以也才说,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

    人的思想是无限的,人的肉身,所能做的事情太少。

    人是因为有思想,所以才能造就出飞机,等等东西。

    大部分人的思想来造就高科技。

    小部分的人利用思想来成就无上仙道!

    且说此时,沈墨浓晕死过去。

    圣师眼神冷冷淡淡。

    “父亲,你想要如何处置她?”瓦那奴儿问道。

    圣师说道:“这个女人冒犯了你,自然该死。更何况,她还想营救鬼煞,我更留她不得。”

    瓦那奴儿说道:“可你刚才说了,她是华夏国安六处的处长,她的身份非同小可。如果就这么杀了,只怕会不妥。”

    圣师说道:“她并没有承认不是吗?我杀的是一个冒犯我女儿的狂徒,与其他无关。”他顿了顿,说道:“乖奴儿,你怎么了?你是想要替她求情吗?你别忘了,她想要杀你的。”

    瓦那奴儿说道:“不,父亲。我感觉她并不想杀我,她只是想利用我来救人。她并不是坏人,我希望你能放了她。”

    “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女儿。”圣师淡淡说道。

    瓦那奴儿还待再说,但圣师说道:“女儿,我教过你,做人要善良。但是,善良绝不是来用在敌人身上的。”

    瓦那奴儿深吸一口气,说道:“父亲,你不能杀她。”

    圣师说道:“这个世上,没有我不能杀的人。”

    这句话充分的体现出了圣师的傲气。尽管他平时谦和温润,但他内心依然是傲骨如刀。

    瓦那奴儿说道:“华夏是一个神秘,浩瀚的地方。这个女人的身份又很敏感,你若杀了她,就算华夏官方拿你没办法。但这种侮辱,他们不会忘记。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报仇,到时候,咱们也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而且,父亲,你虽然有本事抵挡住他们。但是我呢?您的一尊元神就可以将所有华夏高手解决掉吗?华夏如此不堪吗?”

    不得不说,瓦那奴儿也是聪明的人。

    她知道一味的请求是没有用的。唯一有用的就是道理!

    万事万物都离不开道理二字。

    果不其然,圣师在听了瓦那奴儿的话后,他开始沉吟起来。

    圣师自然不会狂妄到认为华夏无人,他可以压得住华夏。

    他觉得自己的确是忽略了女儿以后的安危。

    圣师却是知道华夏起码是有四位隐藏的绝世高手,那就是神帝,中华大帝陈凌,修罗大帝沈默然,魔帝陈天涯。这些人都是传说之中的神奇高手,可以遨游虚空的圣人啊!

    圣师深深的看了女儿一眼,随后说道:“好,我不杀她。但眼下也不能放了她,等待鬼煞死后,她再无图谋。到时候我会通知华夏的有关部门将她领走。”

    瓦那奴儿松了一口气。她又问道:“您是绝对不会放过鬼煞对吗?”

    圣师说道:“当然!鬼煞煞气冲天,又是鬼中帝王。将来会危及我们国家的社稷安危。它自然是要死!”

    瓦那奴儿问道:“他目前做过坏事吗?”

    圣师说道:“目前还没有。但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

    瓦那奴儿说道:“为什么他没做过坏事,但你们却要说他会危害国家呢?这个论断是从哪里来的?父亲,咱们做任何事情,都要讲道理二字。”

    圣师说道:“鬼煞降世,生灵涂炭,十方鬼帝,祸害苍生!这是我和几位高人一起推断出来的九宫术数之命格。”

    瓦那奴儿说道:“你们推断的,就一定准确吗?”

    圣师说道:“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瓦那奴儿说道:“那这么说,鬼帝祸害苍生,乃是天命?”

    圣师微微皱眉,他说道:“可以这么说。”

    “既然是天命,您能逆天吗?”瓦那奴儿说道:“这位国安六处的处长倒是说过,她只怕您会逼出鬼煞的恶与恨,到时候,鬼煞祸害苍生,反而您是罪魁祸首。”

    “胡闹!”圣师身子一震,随后发起怒来。他说道:“为父做事,自有分寸。岂容你这小丫头来说三道四,你下去吧。”

    瓦那奴儿闻言,便知父亲是固执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