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想了想,说道:“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瓦那奴儿微微一怔,她觉得这个华夏女人古怪得很。不过她还是说道:“你问。”沈墨浓说道:“传闻之中,有一种鬼物一旦降世就会祸害苍生。但是,它降世后却显得天真无邪,单纯没有心机。可是这时候,一些高人怕它日后会惹出大乱子来,于是这些高人就想将这鬼物给先杀了,以除后患。你觉得这个鬼物应不应该杀?”

    瓦那奴儿十分不解的说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而且,你这个问题让我觉得非常的莫名其妙。”

    沈墨浓淡淡说道:“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但你首先要回答我,这个鬼物应不应该杀?”

    瓦那奴儿见沈墨浓执着,她便也就认真思索起来。片刻后,她说道:“这鬼物还未做过坏事,那些高人仅仅是因为它可能要害人而将它杀了,这是不公平的。在法律上,从来都不会因为一个人有想杀人的想法,从而被判刑。”

    沈墨浓眼睛微微一亮,她说道:“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

    瓦那奴儿说道:“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了吧?”

    沈墨浓说道:“因为你的父亲,圣师目前就抓了这样一个鬼物,并且想要处死这个鬼物。这个鬼物你应该有所耳闻,它叫做鬼煞。”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继续道:“鬼煞乃是鬼中帝皇,传闻会给泰国人民带来苦难。你父亲身为圣师,自然有责任要斩妖除魔。站在你父亲的角度,你父亲并没有做错什么。但站在鬼煞的角度上,它从生下来就没做过坏事,而且相反,它救过我一命。更是因为要救我和我的一个朋友,它不惜放弃抵抗,被你父亲的手下抓住。如此重情重义,单纯无邪的鬼煞就要被你父亲杀掉,这对鬼煞是多么的不公平。”

    瓦那奴儿不有惊呆了,她说道:“我的确听闻过鬼煞,可是我并不知道我父亲已经抓住了鬼煞。你来找我,是想要我劝我父亲放掉鬼煞吗?”

    沈墨浓说道:“你也劝不了你的父亲。”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因果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鬼煞降世,这是宿命,是天注定。之前,大禅寺的人千方百计阻拦,最后鬼煞还是顺利降世。既然它降世了,我相信那就有它降世的道理。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存在即是合理。”

    瓦那奴儿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墨浓说道:“我只怕,鬼煞本来无意要为祸天下,但最后却因为在你父亲哪儿遭受了不公平待遇,从而心生戾气,最后应了那个传说。”

    瓦那奴儿不由失色。

    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下来,她说道:“既然你说鬼煞是天注定的,那你来找我又是因为什么?如果真是注定,即使你什么都不做,那鬼煞也能活下来不是吗?”

    沈墨浓说道:“冥冥天道,不可琢磨。鬼煞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可能坐在这里指望上苍的垂怜。所以我必须为鬼煞做点什么。”

    瓦那奴儿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道:“你想挟持我,逼迫我父亲放了鬼煞?”

    沈墨浓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做事向来光明磊落,这一次实在是逼不得已。”她顿了顿,说道:“奴儿小姐,我并不想伤害你。”

    瓦那奴儿说道:“你说的事情,我可以尽力帮忙。我会去找我父亲,让他放了鬼煞。但你不能动我,更不能抓我。”

    沈墨浓说道:“任何人都劝不了你的父亲。我甚至不知道拿你的性命去威胁你父亲是否有效。不过不管怎样,我都打算试一试。”

    瓦那奴儿的眼神微微的古怪,她随后说道:“我不想伤害你,你走吧。”她顿了顿,说道:“而且我告诉你,你是抓不了我的。”

    沈墨浓心中一紧,她一直都找不出瓦那奴儿的古怪之处。她甚至都以为,圣师就是真的这么放心瓦那奴儿,没有给她任何安保措施。

    可是这时候,瓦那奴儿说出这句话,沈墨浓立刻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沈墨浓眼中一寒,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不可能有任何的退缩。

    刹那之间,沈墨浓突然伸手,便要强行掐住瓦那奴儿的脖子,先将瓦那奴儿的生死掌控在手中。

    便在最关键的时候,瓦那奴儿面前忽然闪现出一团耀眼的白光。

    紧接着,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道:“孽畜大胆,居然敢对奴儿动手!”

    这个声音,赫然就是那圣师的声音。

    沈墨浓大惊失色,她看见刚才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瓦那奴儿。

    瓦那奴儿说话的声音居然就是圣师的声音。

    沈墨浓惊疑不定的看着瓦那奴儿,她彻底搞不懂了。

    瓦那奴儿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眼中也是寒意精光,摄人心魄。

    沈墨浓脑海中心念电转,她并不是胆小之人。不会被瓦那奴儿的突然转变就被吓傻。

    首先,沈墨浓很确定眼前的瓦那奴儿并不是真正的圣师到来了。

    应该是圣师凝练出了一道元神,然后让元神保护瓦那奴儿。

    沈墨浓是心高气傲的人,她心神稳定后便想起了瓦那奴儿的那一声孽畜大胆。

    “岂有此理!”沈墨浓怒火燃烧,她就不信自己连圣师的一道元神都对付不了。

    “跟我走!”沈墨浓再次出手,她呈现出凌厉的鹰爪手狠辣的抓向瓦那奴儿的面门。

    沈墨浓知道瓦那奴儿的肉身孱弱,即使被圣师元神附体,但这具肉身也不可能强大起来。

    沈墨浓出手极快,电光石火的瞬间,瓦那奴儿面前却是忽然出现一道金色大门。

    这一幕诡异极了,沈墨浓一爪抓了个空。而瓦那奴儿却直接纵入到了金色大门里面。

    接着,车上就没了瓦那奴儿。

    瓦那奴儿凭空消失了。

    沈墨浓看着那金色大门还没消失,她想也没想,身子一纵,也窜入到了金色大门里面。

    陈扬在外面一直观察着车里的情况,他突然见到车里光芒耀眼,随后便不见了沈墨浓和瓦那奴儿。

    陈扬大吃一惊,迅速来到了车前。他一把强行拉开车门,却见车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沈墨浓和瓦那奴儿真的已经凭空消失了。

    陈扬不由焦急起来,他的感觉一直不好。而现在沈墨浓瓦那奴儿的消失,彻底证实了陈扬的想法并没有错。

    “为什么会凭空消失?墨浓到底去了哪里?”陈扬环目四顾,他看见周遭车来车往,人流攒动,但却没有任何沈墨浓和瓦那奴儿的端倪。

    那么,沈墨浓和瓦那奴儿到底去了哪里?

    沈墨浓只觉得自己进入金色大门的一瞬,四周的空气,分子变的狂暴起来。

    那一瞬间,空间扭曲,时空错乱,一切都显得不真实。

    沈墨浓再次看清楚眼前一切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在一个类似寺庙的禅房里。

    禅房里很幽静,夕阳透过窗户洒照进来。

    沈墨浓抬头还看到了瓦那奴儿,瓦那奴儿站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边。

    那中年男子穿着灰色的僧衣,他头上包裹了白色的哈达,看起来是很浓郁的泰国僧人风格。

    这中年男子面向周正,浓眉大眼,他的眼中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精芒,让人看了就没来由的敬畏,想要顶礼膜拜。

    沈墨浓面对这个男子,她感受到了威压。

    这一瞬间,沈墨浓已经确定眼前的这名男子是谁了。

    这个人就是天宗宗主,也就是泰国第一高手,圣师!

    沈墨浓眼中闪过难以言说的惊骇,她不能不惊骇。因为她居然凭空来到了这个地方,这是穿梭虚空的大神通啊!

    “你一定很奇怪,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不对?”圣师淡淡的看向沈墨浓,道。

    那瓦那奴儿的目光恢复了祥和和单纯,干净。她沉声说道:“我提醒过你,不要执迷不悟。可惜你不听,现在,你将要面临我父亲的怒火。”

    沈墨浓并不理会瓦那奴儿,她看向圣师,说道:“之前是你以你的**力凝聚出的一道元神,这道元神依附在你女儿的身上,这一点我并不奇怪。只不过,穿梭虚空乃是穿梭中的大神通,我不相信你现在有这个本事。”

    圣师淡淡说道:“穿梭虚空的大神通,目前恐怕只有神帝那样的人物才有。我的确是不会的。之前你所看到的那道金色大门乃是一件法器,此件法器叫做乾坤符咒,乃是我在法老陵墓中所发现的。这乾坤符咒能够准确的分化分子,打开虚空之门。不过,这乾坤符咒也只有三次机会,如今你浪费了我一次宝贵的机会,这个罪孽,你今天必须承受。”

    他顿了顿,又说道:“事实上,就算是我的那一道元神,你也奈何不得。只不过你和奴儿身处闹市之中,我不愿将这件事闹大,否则的话,你早已死在我那道元神之下。”

    沈墨浓的眼睛微微眯起,她说道:“圣师威名,我早有所闻。不过,不管你怎么说,我今日也不会束手就擒,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