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正要上那辆军牌车,但是沈墨浓阻止住了他。沈墨浓说道:“这辆车太扎眼了,我们就走路过去。”

    陈扬不由问道:“去哪里?”

    沈墨浓显得很是谨慎,她环视四周,确定没人监视后才说道:“这一次去曼谷,你也知道,咱们是九死一生。敌人太强大了,所以咱们出不得一点差错。我们在曼谷那边是有谍报人员的。那么,咱们这边未必就没有泰国的间谍存在。所以,咱们必须小心一些,不能让敌人有一丝发现我们的可能。”

    陈扬赞同沈墨浓的观点,他还是问道:“现在是去哪里?”

    沈墨浓说道:“我会打电话让手下去一家宾馆里等我们。我们先去汇合,做好易容工作,改换身份。然后便乘坐最快的航班去曼谷。”

    陈扬点点头,说道:“这个计划可行。”

    他也不由佩服沈墨浓的心思缜密。

    老实来说,陈扬的心确实是有些乱了。他太害怕鬼煞已经遭遇了不幸!

    二十分钟后,陈扬与沈墨浓来到了一家叫做中泰的小宾馆。

    两人来到一个标间前面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十八来岁的小姑娘,小姑娘穿的很素雅。白色圆领t恤,牛仔裤。

    她在沈墨浓面前显得很是拘谨,敬畏。

    “头儿,您来啦!”小姑娘说道。

    沈墨浓淡淡点首,说道:“进去说话。”

    小姑娘便将陈扬和沈墨浓迎了进来。

    陈扬进来便看见小姑娘在床上放了一个精致的黑色箱子,她向沈墨浓说道:“头儿,一切都准备好了,咱们可以开始了。”

    她显得干净利索,丝毫的不拖泥带水。

    陈扬扫了一眼,却是扫到小姑娘里面穿的是黑色文胸。

    如果是平时,陈扬心情好,肯定要调戏一番这个小姑娘的。但是现在,陈扬却是没这个心情。

    他也说道:“那就开始吧。”

    小姑娘点点头。

    很快,小姑娘就开始为陈扬和沈墨浓化妆,易容。同时,小姑娘给了沈墨浓和陈扬一人一个ipad。ipad自然不是给两人解闷的,这ipad里有陈扬和沈墨浓需要熟悉的资料。

    因为小姑娘所易容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陈扬和沈墨浓需要对自己的新身份有所熟悉。

    陈扬所化妆的是一个叫做赵文正的男子,二十八岁。

    沈墨浓所化妆的是一个叫做胡倩的女子,二十五岁。

    胡倩是赵文正的妻子。

    两人这次去泰国曼谷是旅游。

    一切的行程,身份都安排得毫无纰漏。

    过不多时,陈扬就被化妆好了。

    他看向镜子里,镜子里的男子面向普通。不过陈扬本身的气质却无法掩盖,他的眼神格外的亮而有神。

    至于沈墨浓,沈墨浓看起来算是面目姣好。她自身的气质就更加强大了,女王驾临!

    不过马上,沈墨浓垂下了眼脸,她所有的光彩就神奇的消失了,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漂亮女人。

    陈扬也深吸一口气,眼中神光一敛。如此一来,他也变的普普通通了。

    随后,陈扬与沈墨浓拿了护照,身份证等等出了宾馆。

    接着,两人就是要去往机场。

    飞机是下午三点的航班。

    两人乘坐的士前去。

    一路无话。

    到了机场后,两人找了个稍微安静的地方落座,等待航班起飞。

    陈扬说道:“我们这次去,想要靠硬闯几乎没可能。”

    沈墨浓说道:“我在泰国的手下已经查到,鬼煞就在天宗里面。想来应该就是由天宗宗主亲自在看着,也不知道鬼煞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她顿了顿,道:“如果鬼煞已遭不测,那就一切努力都没了意义。”

    陈扬的脸色沉了下去,说道:“不管怎样,咱们都要尽最大的努力去试。如果到时候,鬼煞真的已经……去了。那至少我们不会有遗憾。”

    沈墨浓说道:“你说的没错。”

    陈扬说道:“天宗是在什么地方?守卫如何?”

    沈墨浓说道:“天宗在曼谷和王室很亲密,地位非常的高。属于圣殿一般的存在,而天宗宗主如果放在古代,那就是国师。与古代不同的是,古代的国师可能是招摇撞骗的。而天宗宗主却是绝对的厉害。天宗宗主的师弟都已被尊称为活佛,更何况是这位宗主。”她顿了顿,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咱们要闯天宗救鬼煞,根本没有可能。”

    陈扬并不气馁,说道:“世上一直都有许多看似完不成的事情,但咱们需要想办法。只要方法得当,地球都能被撬起来。”

    沈墨浓说道:“你有什么具体的办法吗?”

    陈扬说道:“孙子兵法有一计,叫做围魏救赵。既然咱们正面无法拼过天宗,那就从一旁入手。你看有没有什么人是天宗宗主都要在意,都要妥协的人?只要咱们抓了这个人,那么不怕天宗宗主不肯妥协。”

    沈墨浓眼睛一亮,她觉得陈扬的脑子还真是好使。

    当下,沈墨浓思索起来。

    好半晌后,沈墨浓略略兴奋的道:“有了。我知道天宗宗主有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如今二十二岁,正在曼谷大学里上大学四年级。咱们若挟持了他的女儿,不怕他不妥协。”

    陈扬不由奇道:“天宗宗主不是大喇嘛吗?怎么还会有女儿?”

    沈墨浓说道:“这个你有所不知,天宗宗主修的是随性自在。天宗讲究心灵守一,也就是心灵纯净。但肉身上的事情并不是很计较。其实说穿了,就是类似咱们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

    陈扬说道:“既然他心灵守一了,又怎么会跟女人生孩子?”

    这个问题让陈扬觉得很好奇,大概也是一种正常的八卦心理。

    沈墨浓说道:“具体的我不清楚,不过好像是因为这位宗主算出自己有红尘一劫。于是,他在凡尘中遭遇劫缘,最后顺理成章有了这个孩子。”

    陈扬恍然大悟。

    不过马上,陈扬说道:“你说要抓这位宗主的女儿让其妥协,我觉得这不太牢靠。”

    沈墨浓道:“怎么说?”

    陈扬说道:“这个宗主……”他觉得总是这样称呼很不习惯,便问道:“他叫什么?”

    沈墨浓回答道:“名字叫做瓦那君威,人称圣师!”

    陈扬说道:“圣师?好,咱们也就称他为圣师。圣师这种高修为的人,只怕将情感看的很不重要。他和他女儿感情好吗?只怕他这种人在关键时候,一个女儿是可以舍弃的。”

    沈墨浓说道:“那倒未必,在我的资料显示里。圣师非常疼爱他的女儿,可以已经说是一种溺爱了。”

    陈扬说道:“但圣师自然明白鬼煞的重要性,到时候若传出去,他因为救自己的女儿放任了鬼煞。那对他的名声是一种巨大的损害,圣师权衡利弊,也许就不会管他的女儿了。”

    沈墨浓说道:“你考虑的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咱们总该试一试。因为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陈扬说道:“我是觉得抓圣师的女儿没那么保险。不过,墨浓,你说咱们要是抓了王室的公主呢?我刚才听你说圣师跟王室的关系很亲密。”

    “这个绝对不行!”沈墨浓断然拒绝,她说道:“你我的身份跟国家有千丝万缕,撇不开的关系。之前他们不杀我们,也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咱们去抓王室的公主,一旦事情败露,那就是要置咱们国家于不仁不义。”

    陈扬一怔,他也知道沈墨浓说的有道理。当下,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他的心里马上又酝酿出了一条计策,总之是一定要逼那圣师妥协。

    两人聊的差不多的时候,三点也快到了。

    陈扬和沈墨浓起身前往飞机场准备登机。

    下午三点,阳光艳丽。

    飞往泰国曼谷的航班正式起飞,冲上云霄。

    陈扬和沈墨浓坐的是经济舱,两人坐在一起。

    毕竟,两人假装的身份是普通白领,所以两人不可能去坐什么贵宾舱。

    沈墨浓这几天里一直没好好休息过,眼下着急也没有用。所以沈墨浓就闭上眼睛睡起觉来。

    她睡的姿势很端正,一丝不苟。绝不会因为睡着了而靠在陈扬的肩头上。

    陈扬却是睡不着,他心里无时无刻不再记挂着鬼煞的安危。

    不过马上,陈扬有些不淡定了。

    只因为沈墨浓穿的是v领白色休闲衬衫。陈扬随意一撇头就能看到沈墨浓那道傲人的雪白事业线,还有黑色的花纹边的文胸。

    这风景绝对是秀色可餐。

    陈扬深吸一口气,他闭上了眼睛,宁心静气。

    虽然他是挺色的,但对于沈墨浓,他不会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他珍惜与沈墨浓的友谊,害怕这份友谊会变了味道。

    陈扬闭目养神。

    晚上八点,航班降落在曼谷的国际机场。

    曼谷的气候是热带丛林气候。

    常年温热,也经常下雨。

    陈扬和沈墨浓出了机场。

    曼谷国际机场灯火通明,放眼望去,却是数不尽的繁华。

    那前方车流如织。

    陈扬和沈墨浓很快就出了机场。沈墨浓向陈扬低声说道:“现在咱们已经到了曼谷,曼谷的情报和眼线令人防不胜防。你要记住,咱两现在是来旅行的夫妻,千万别露了马脚出来。”

    沈墨浓说话的空当,忽然就伸出雪白的藕臂挽住了陈扬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