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陈扬不由来了兴趣,道:“怎么个妖孽法?”

    叶子说道:“大禅寺的住持说我腹中乃是鬼煞转世,若是让它在我腹内到了足月出生,将来会成为我们国家的巨大不祥之兆,也会带领无数妖魔兴风作浪。”她顿了顿,面带悲苦,说道:“住持说的我不懂,但我只知道,这孩子与我血脉相连,乃是我怀胎数月的骨肉至亲。我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亲人,就只有这个孩子了。就算它是鬼煞又如何?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一定要平平安安生下它。”

    不得不说,母爱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一个女孩子,没有孩子之前可能是任性的,刁蛮的。但是有了孩子之后,她就能神奇的慈爱起来。这就是母爱的力量。

    当然,也不能排除一些丧心病狂的母亲之类的。

    毕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嘛!

    “这孩子的父亲呢?”陈扬不由问道。

    叶子闻言更加黯然,她说道:“我不想提他。他是豪门的公子哥,已经结婚了。我本来以为他是爱着我的,但是听到我怀孕后,他给了我一笔钱,要我将这孩子打掉。后来,我就拿了那笔钱,在一个大禅寺好心僧人的掩护下,逃到了你们华夏燕京。那僧人告诉我,燕京乃是华夏首都,即使是大禅寺,也不敢做的太过火的。”

    听完了叶子所说的前因后果,陈扬心里开始有些忐忑,他是个明白事理之人。

    如果叶子的腹中胎儿真有问题,自己又强行保护她。最后,这胎儿真给泰国带去灾难,那自己就是泰国的罪人了。

    万事都有轻重之分!

    在一个国家的面前,个人的生死荣辱真不算重要。

    但是诚然,叶子也没错。

    而且,如果是自己的妻子怀了这么个鬼煞,那自己也会拼命保护的。毕竟,没有关系到自己身上来嘛。

    但是对于叶子,陈扬和她没有太深的感情,所以还是显得很理智的。

    陈扬这时候也不忍心将叶子丢下不管,他暗道:“得了,这件事我就不伤脑筋了,还是交给老袁还有沈墨浓来处理吧。毕竟她们是国安的,管的就是国安安全。到时候她们要杀要剐,自己也没什么负罪感了。”

    一想到沈墨浓,陈扬的心里就沉痛无比。

    沈墨浓还那样的年轻,可说是风华绝代。

    难道她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陈扬不想失去这样一位朋友。

    车子继续朝曼城小区开去。

    下午一点,陈扬带着叶子回到了曼城小区。

    随后,他带着叶子上楼,来到了沈墨浓所在的门外。

    陈扬有钥匙,直接开门。

    令陈扬微微意外的是,沈墨浓和林冰两个女人居然是在客厅里喝酒。

    茶几上还有香喷喷的牛三鲜火锅。

    陈扬看到这一幕,内心却是有些感动林冰大师姐。师姐看起来冷漠,但内心却是善良,热情的。她也知道沈墨浓心里肯定会不好受。毕竟在生死面前,任何人都不能免俗。

    所以大师姐就来陪沈墨浓喝酒。

    沈墨浓看到陈扬,她一笑,说道:“你回来的正好,咱们一起喝酒。”不过她马上就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叶子。

    沈墨浓和林冰顿时有些搞不太懂是什么状况了。

    她们知道陈扬虽然吊儿郎当了一些,但绝不会荒唐到带女孩子回来过夜。更何况,这女孩子还有身孕在身。

    “什么情况?”沈墨浓站了起来,问道。

    陈扬便对叶子说道:“你先去房间里,等我叫你出来,你再出来。”

    叶子现在将陈扬当做了救命的稻草,所以对陈扬是言听计从。

    她点点头,说道:“好。”随后,她便去了房间。

    陈扬接着就来到了沈墨浓和林冰面前坐下。

    沈墨浓和林冰都看着陈扬,等待陈扬的解释。

    陈扬便说道:“她叫做叶子,三天前我跟她认识,那是因为我和她一起打的士,当时她身体不舒服,所以我就做了下好人,送她到了医院。后来我帮她缴了费就离开了,不过我在医院哪儿留了电话号码。所以她今天打电话给我……”

    “然后你就带她回来了?”林冰道。

    陈扬说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她腹中的胎儿有些古怪。据说是什么鬼煞转世,所以泰国大禅寺的人一直在追杀她。当时我没想那么多,觉得总不能见死不救。但现在问题就来了,根据泰国大禅寺的人说,她腹中的胎儿如果出生,会给泰国带来不祥征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了。”他顿了顿,说道:“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只有找……”

    沈墨浓翻了个白眼,说道:“老袁是吧!”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没错!”

    沈墨浓说道:“这种事情,好像似乎还真只能找老袁。”

    陈扬说道:“没错,我也这么认为。”

    沈墨浓说道:“好吧,我来给老袁打电话。”

    随后,她就拿出了手机。

    手机很快就打通了。

    “老袁……”沈墨浓一说出口就郁闷了,她朝陈扬翻了个白眼,马上改口道:“袁处……”

    陈扬和林冰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边的袁星云也是郁闷无比,自己斯文了一辈子,现在被陈扬这个兔崽子搞的那是一个斯文扫地啊!

    不过袁星云郁闷归郁闷,他听到了沈墨浓的描述后,还是对这件事引起了极度的重视。袁星云如果肚量小一点,肯定会说,你把人给我带过来吧。

    但袁星云却是说道:“那好,我马上过来。”

    随后,沈墨浓和袁星云挂断了电话。

    沈墨浓就冲陈扬说道:“有那么一句话说的真tm对,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啊!”

    陈扬和林冰再次大笑。

    这时候陈扬也就不再烦恼了,一切烦恼都交给袁星云吧。

    至于对叶子,他不存在愧疚之心。自己不救她,她现在早被两大泰拳神王抓走了。

    而自己把她交给袁星云,至少,袁星云这个人是光临磊落的。他所做的决定是为了大局而着想。

    之后,陈扬将叶子迎了出来。她也没吃饭,就跟着一起吃。

    沈墨浓还是很好客的,又打电话让人送几个适合孕妇吃的菜。

    陈扬喝了一口黑啤,说道:“叶子,一会后,会有个道长前来。他对你的情况很好奇,到时候可能对你会观察一会。”

    叶子顿时色变,说道:“陈先生,您该不是……?”

    陈扬正声说道:“你的事情,非同小可。你为了腹中的胎儿可以什么都不顾,但我不能不慎重,你明白吗?”

    “我要离开!”叶子马上站了起来,坚决的说道。

    陈扬看了叶子一眼,他说道:“好吧,你要离开,我不留你。但你若留下,我们肯定是要对你做详细分析的。”

    如果叶子执意要走,陈扬也就解脱了。

    那也就不存在什么烦恼了。

    叶子不由呆住,如果陈扬一定要留她,她会很坚决的要离开。但陈扬也答应的太痛快了,所以她反而又不敢走了。

    她更知道,自己一旦离开了陈扬。大禅寺的人很快就会找上来,到时候她更没有一丝侥幸。

    叶子犹豫半晌后,说道:“那道长不会害我孩子吧?”

    陈扬说道:“我不敢跟你做任何保证。不过我可以保证,他绝不会害你。”

    叶子咬咬牙,说道:“好,陈先生,你是个好人,我相信你。”

    陈扬说道:“那就坐下来吃饭吧。”

    叶子便就听话的坐下来。

    半个小时后,袁星云就到来了。

    袁星云一进来之后便是说道:“我在外面就能感觉到你们这里鬼气冲天,怎么进了屋子,反而又不太感觉的到。难道是这鬼煞知道有危险,收敛了自己的气息?”

    他说着话就来到了叶子的面前。

    这时候,午餐还没结束。

    陈扬呵呵一笑,道:“老袁,你要不要也喝点。”

    袁星云看了陈扬一眼,说道:“墨浓的事情还没解决,你们又搞这么大一个事情来。还有心情吃饭?”

    陈扬顿时黯然。

    沈墨浓微微一叹,说道:“如果真的逃不过,那也是命。如果是命,我认命!”

    什么人定胜天,都是屁话。

    人在天的面前何其渺小,渺小如尘埃!

    何谈胜天?

    陈扬沉默下去。

    林冰也没说话。

    袁星云也不再多说,而是对叶子说道:“我可以摸摸你的肚子吗?”他顿了顿,说道:“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感受一下你腹中的胎儿到底是什么情况?”

    叶子不由看向陈扬,陈扬说道:“袁处是真正的得道高人,你放心吧。”

    叶子便向袁星云说道:“道长,求你不要伤害我腹中孩儿。只要你不伤害我孩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您的。”

    袁星云不由苦笑,说道:“你这话说的贫道好像是大坏蛋似的。”他顿了顿,说道:“还是我先看看吧。”

    叶子便点点头。

    随后,袁星云就伸手,隔着衣服贴住了叶子的肚子。

    陈扬三人都微微紧张的看向袁星云。

    袁星云好半晌后收回了手。

    他的脸色很是凝重。

    叶子见状害怕的不得了,道:“怎么了,道长?”她都只差没哭出来了了。

    袁星云说道:“果然是鬼煞投胎!”

    “鬼煞到底是什么?”陈扬不由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