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入墨浓的身体里?”陈扬吃了一惊。

    袁星云说道:“没错,那圣婴大王被我重伤,元神散乱。他想要在墨浓身体里休养生息,然后重新逃出去。”他顿了顿,说道:“但是我和墨浓没给他这个机会,我和墨浓合力将圣婴大王的元神封印在了墨浓的脑域之中。”

    “脑域之中?”陈扬骇然,他说道:“脑域是人身体最敏感的地方,稍有损伤,便会万劫不复。那现在墨浓是什么情况?”

    袁星云说道:“本来圣婴大王是想要进入墨浓的肚腹之内,重新凝聚圣胎。那是极其危险,对墨浓伤害也是最大的。我们将圣婴大王的元神再次重伤。如今,圣婴大王残存的元神也被封印在墨浓的脑域之中,这元神极为阴煞,影响了墨浓的整个脑域。我需要的是你的仙丹,只要墨浓服食了你的仙丹,墨浓就能重新汲取营养,强**力,抵御圣婴大王的残存元神!”

    陈扬说道:“这么说来,只要给墨浓仙丹,她就能好?”

    袁星云说道:“只怕不能,但是多少能缓解墨浓的疼痛,也能延长一些时间。”

    陈扬说道:“难道您也没办法帮助墨浓炼化圣婴大王的元神?”

    袁星云说道:“你有所不知,脑域里面是个极其神秘,深奥的地方,就像是密密麻麻的网络。自己的力量都不敢胡乱进去,更何况的是外力?我的法力根本不敢进入墨浓的脑域之中。”

    陈扬的心沉了下去,说道:“仙丹我有,我担心的是,就算墨浓服食了仙丹,也没办法将圣婴大王的残存元神炼化。”

    袁星云说道:“咱们先走一步算一步。”

    陈扬点点头,随后他拿出了锦盒。

    他递给了袁星云。

    袁星云接过锦盒,随后打开。

    待他看清楚里面的万寿丹时,不禁惊呆了。

    “居然是天丹!”袁星云惊喜莫名。

    陈扬说道:“没错,是天丹!”

    袁星云当下深吸一口气,随后捏开了沈墨浓的嘴,将那天丹喂入沈墨浓的嘴里。

    那天丹进入沈墨浓的嘴里,马上融化。

    陈扬和袁星云眼神灼灼的看着沈墨浓。

    沈墨浓脸色依然是煞白,她双眼紧闭。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陈扬与袁星云在神识之中,感受到了气在沈墨浓身体里流动。

    沈墨浓的脸色也开始好了起来。

    猛然,沈墨浓睁开了眼睛。

    陈扬与袁星云顿时大喜。

    陈扬关切的看向沈墨浓,道:“你感觉怎么样?”

    沈墨浓坐了起来,她摇了摇头,好半晌后才理清了思绪。她看向陈扬,脸色古怪,说道:“你又给我服食了一枚天丹?”

    陈扬点点头。

    “你从哪来的?”沈墨浓眼神复杂到了极点,问道。

    陈扬沉声说道:“这是我师父宁天都给我的。”

    沈墨浓的眼眶忽然就红了,她语带哽咽,说道:“你何必要……”她话说不下去,撇开了头。

    三枚天丹!

    这是怎样的一份恩情!

    沈墨浓觉得自己真是欠陈扬太多太多了。

    自己危机的时候,陈扬第一个赶到。可他危机的时候,自己却不知不觉。

    “我就先出去了,你们聊吧。”袁星云微微一笑,随后就退了出去。

    袁星云转身出去后,陈扬对沈墨浓一笑,说道:“好啦,咱们之间还需要客气这些东西吗?天丹再好,也不及你的命重要。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沈墨浓也不是个习惯儿女情长的人,她很快就恢复了情绪。她再度看向陈扬时,眼神平静。“宁天都师尊为什么要突然给你一枚天丹?”

    陈扬说道:“你先告诉我,圣婴大王的残存元神怎么样了?”

    沈墨浓说道:“ 我用法力将它的元神封印在了天庭穴里,暂时没事。”

    陈扬说道:“暂时没事不代表永远没事。圣婴大王是强烈的阴煞之气,被封印的越久,戾气越重。你的天庭穴是最重要的地方,若不解决,后果不堪设想。”

    沈墨浓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不过眼下也没有合适的办法,慢慢想办法吧。”

    陈扬说道:“若是给你再服食仙丹呢?你能不能将其炼化?”

    沈墨浓微微苦笑,说道:“你可就别再给我仙丹了,你自己都没怎么服食。”她顿了顿,说道:“而且眼下,不是服食仙丹的问题。欲速则不达,我需要慢慢来炼化这股残存元神!”

    陈扬多看了沈墨浓一眼,他觉得事情不像是沈墨浓说的这么简单。

    沈墨浓反过来问陈扬,说道:“天丹非同小可,为什么宁天都师尊无缘无故又要给你一枚天丹?”

    陈扬便也不隐瞒沈墨浓,说道:“释永龙如今已经修炼到了神通十重的境界,在神域里,他已经晋升成为了第一代内门弟子。释永龙如今已经能与我师父宁天都平起平坐了。”

    “什么?”沈墨浓骇然,她惊声说道:“释永龙的修为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她是何其精明的人,马上想到什么,说道:“这天丹是天都师尊让你去送给释永龙的对不对?”

    陈扬点点头,说道:“没错。”

    “那为什么会……?”沈墨浓道:“释永龙没收?”

    陈扬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他眼中闪过森然寒意。随后,他看了沈墨浓一眼,说道:“除非有一天,我真能偿还释永龙所给予我的耻辱。否则,我永远不想提这件事。你也不要再提。”

    沈墨浓呆住了,她从陈扬眼里看到了一种暴戾气息。

    这是陈扬从没有的气质。

    沈墨浓打了个寒战,她知道,在陈扬身上一定发生了一件残忍的事情。但是她不能问,陈扬也不会说。

    沈墨浓沉默一瞬后说道:“陈扬,虽然我是国家人员,但是他日,你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可以舍弃一切助你一战。”

    这是一个很重的承诺。

    陈扬心中一暖,他看向沈墨浓。两人目光相视,却是没有其他话好说的了。

    随后,陈扬又一笑,说道:“咱们还是先想办法看怎么帮你将脑子里的圣婴大王的元神炼化吧。这个危机不处理,以后你想帮我也没这个机会。”

    沈墨浓道:“说的也是,咱们找袁处长商量商量。”

    十分钟后,袁星云的办公室里。

    这间办公室颇为豪华宽敞,而且隐隐有风流动,处处都有一种珠圆玉润的感觉。

    站在这办公室里,让人呼吸顺畅,格外的惬意。

    陈扬便也就知道,这办公室里的风水是经过袁星云调理了的。

    陈扬看不出袁星云的修为到底多深,但他知道袁星云只怕也是个可以和神域师尊媲美的高人了。

    国家之中,不可能没有高人坐镇!

    袁星云的双手分别按在沈墨浓的两边太阳穴上。

    好半晌后,袁星云收回了手。

    他的脸色异常凝重。

    陈扬和沈墨浓心下一沉。

    沈墨浓道:“怎么了,袁处?是不是我的情况很不妙?你有话就直说,不要怕我接收不了。”

    袁星云说道:“你虽然封印了圣婴大王的元神,而且,圣婴大王的元神也的确受伤很重。但是你将他封印住,他并没有死。那股子阴煞之气伴随他的戾气继续生长,迟早有一日会破封而出。等到那个时候,你必死无疑。”

    沈墨浓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她终究不是凡人。她说道:“若真有那么一天,也是我的命数。这天地杀劫降临,人人都要应劫,我也不能避免。”

    袁星云也沉默下去。

    陈扬马上问道:“袁处,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袁星云说道:“除非是中华大帝那样的高手出现,以无上**力直接侵入到墨浓的天庭穴里,将那圣婴大王的残存元神摄拿。而眼下,就算是左天宗那样的长生境高手,也没有办法来强行摄拿。”

    他顿了顿,说道:“元神好摄拿,可地方太敏感。那样会连墨浓也给杀了。”

    天庭穴,乃是众神之所归!这个地方,太敏感了。

    陈扬说道:“凌前辈遨游太虚,根本就找不到。神帝倒是有这个本事,不若我带墨浓去神域,然后在神帝的雕像面前求神帝出手。”

    “没用的!”袁星云说道:“神帝乃是超然物外的存在,无情无欲,他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出手的。”

    沈墨浓也说道:“不能去的。释永龙如今正等着抓你的小辫子,我是外人。你带我进入神域,只怕释永龙会借题发挥。”

    陈扬沉默下去。

    他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来。

    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墨浓死啊!

    陈扬沉吟一瞬后,他说道:“这样吧,我带墨浓去见我师父宁天都。他老人家见多识广,也许有办法也不一定。”

    袁星云点头说道:“可以去试一试。”

    陈扬说道:“那好,事不宜迟。麻烦袁处你立刻替我安排,我们要去洛杉矶。”

    袁星云点点头,说道:“好的。”

    陈扬随后就又出去给司徒灵儿打电话,他向司徒灵儿说道:“灵儿,我有重要事情,今晚不能回来了。”

    司徒灵儿哦了一声。

    陈扬听出了她的失望。

    可陈扬也没办法,他随后又说道:“灵儿,你把你身上的两枚仙丹现在给我送过来。”

    司徒灵儿马上语音一喜,说道:“好,你在哪儿?”

    陈扬便跟司徒灵儿约好了地址。

    眼下,陈扬抛弃了那些要不得的束缚。他决定不顾一切的来提升自己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