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丹虽然不如天丹,但那也是极品丹药。

    沈墨浓以前是求之而不得。

    陈扬之前慷慨的给了沈墨浓两粒天丹,如此才得以让沈墨浓直接晋升到了神通之境。

    神通之境,实在是玄奥法门。就算是天资卓绝之辈,想要凭自己本事进入神通之境,那都是痴人说梦。

    必须要有丹药来辅助。

    而且神通之境也讲机缘,命格。沈墨浓本来是没有多少机缘进入神通之境的。

    然而,陈扬给的两粒天丹顺利的帮助她跃过了龙门。

    如今,陈扬要得仙丹却发生意外,沈墨浓是比陈扬还着急的。她马上说道:“好,我立刻派人去查。”

    陈扬与沈墨浓挂了电话后,又回到客厅里见鱼万城。

    “鱼北瑶没事偷五彩晶石做什么?这又不能报复社会?最多能报复你这个当老爸的。”陈扬想不通,冲鱼万城吐槽道。

    鱼万城也是满嘴苦涩,他到了这一步,对鱼北瑶实在是失望伤心到了极点。

    陈扬见鱼万城也是郁闷,便也就没继续吐槽下去。他对鱼万城说道:“一有消息就通知我,你也不用太悲观。这个任务是两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咱们还有接近两个月的时间。不到时间,我不会去向神域禀报的。”

    鱼万城面现感激之色,道:“多谢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不必客气。”

    随后,陈扬就跟鱼万城告辞离去。

    出了鱼万城的别墅后,陈扬也是气闷,一时之间,他也没事情可做。他也得等沈墨浓得消息。

    肚子有些饿了,陈扬便随便找了个早餐店进去吃早餐。

    这家早餐店卖刀削面,陈扬要了一碗加牛肉的刀削面。那香喷喷的牛肉面上来后,陈扬挑了一大筷的香菜和辣椒进来。这一碗面立刻是红油一片。陈扬大快朵颐起来,吃的好不痛快。

    吃碗面条之后,陈扬觉得郁闷之情也消失了不少。

    他想,这难道就是化悲愤为食量么?

    随后,陈扬又无聊之下给灵儿打了个电话。

    灵儿一切都还好。

    陈扬又给罗峰打了电话,罗峰也一切都好。

    罗峰已经跑到了西伯利亚去执行任务了。

    陈扬接着拨通了洛宁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电话那边冰冰冷冷,客客气气的说道。

    陈扬心头一黯,他不知道洛宁现在到底怎么样。但他却很担心她的安危。

    这个女人,是他人生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

    以前跟那些欢场女人都不过是逢场作戏。

    而洛宁是不同的。

    阳光明媚,冷风呼啸。

    天气就是这样的古怪。

    陈扬的头发很短,如果长点就要风中凌乱了。

    他走在人行道上,周围的商家都打开门做生意,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淮北市的繁荣市有目共睹的。

    陈扬走在人群之中,他显得漫无目的。

    人群之中,几个扒手暗中行动,悄悄合围了一个年轻的女子。

    当其中一个扒手用刀片要割开那女子的包时,陈扬突然出手抓住了扒手的手腕。

    扒手眼中毫无惧意,他森寒的看向陈扬,小声警告道:“别管闲事。”

    前面的年轻女子终于醒觉过来,她快速转身看向陈扬这边。

    等她看清后,她立刻快速走开了。

    而陈扬却被几个扒手包围了。

    “傻b,你以为你见义勇为了,别人就会感激你。”被陈扬抓住的扒手冷笑一声。

    其余几个扒手一起朝陈扬出手,他们想要狠狠的教训陈扬。

    陈扬呵呵一笑,他拳脚瞬间齐出,刹那之间就将他们撂翻在地。“孙子,你说谁傻呢?”他说完之后,一巴掌拍向这扒手的脸。

    这一巴掌拍下去,扒手立刻七窍流血,情状可怖。

    但是七窍流血并不是死,而是昏死过去。

    陈扬拍拍手,潇洒的走掉了。

    他出手,从来都不是为了他人的感激。只不过是为了心安罢了,只不过是这么做,会让自己痛快罢了。

    人性本来就有懦弱,自私,恐惧,这没什么好谴责的。如果陈扬自己不是有这一身本事,遇到这种偷盗之事,他也不会管。

    人性虽然有懦弱,自私,恐惧,但也有光辉,伟大。而且这些品格都会在一个人身上出现,只是在乎环境而已。

    人生在世,先爱自己,然后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去爱其他人,帮助其他人,这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如果你连自己都不能照顾,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保护,却倾家荡产的去帮助,保护不相干的人,那就是脑子有病。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刀一口,性喜割人头!

    哈哈哈哈······

    陈扬逍遥自在的游荡在这座城市之中。

    走了一段路,又遇到一个书店。他不自觉的走了进去。

    书店里的书有很多,成功学,励志学,厚黑学,职场学等等!

    还有一大部分是育儿经,妈妈语录等等!

    又有许多的心灵鸡汤。

    人生在世,处处都是心灵鸡汤啊!

    这个世间就像是书店的缩影,每一本书都有它的道理。

    然而,许多道理是相互矛盾的。

    而我们学习就是为了有自己的见解,然后来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有这样一个小笑话。

    黄鼠狼在养鸡场的山崖边立了块碑,碑上面写着抛弃传统的禁锢,不勇敢的跳下去,你怎么不知道自己是一只鹰?

    接下来,黄鼠狼每天就在崖底下吃着摔下来的鸡。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阅读心灵鸡汤也要智慧,而大多的心灵鸡汤不过是黄鼠狼炖的。

    陈扬没有看那些励志书,他拿了一本叫做超级特卫传奇的网络小说看了起来。

    他看的津津有味,一不注意就看到了下午四点。

    这个时候,沈墨浓的电话打了过来。

    陈扬马上接通。

    沈墨浓说道:“有鱼北瑶的消息了。”

    陈扬大喜,说道:“这蠢娘们去了那里?”

    “滨海!”沈墨浓说道。

    陈扬不由一愣,居然是去了滨海。

    滨海这个地方陈扬当然熟悉。他回国之后,第一个到达的地方就是滨海。在滨海,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那里有苏晴,有林清雪,还有唐青青。

    陈扬忍不住问道:“她到滨海干什么?”

    沈墨浓说道:“她在滨海租了一艘游艇,出海了。”

    陈扬无语,道:“这娘们是不是傻了?尽干些让人不懂的事情。”

    沈墨浓说道:“海上可不是一个好地方。万一她将五彩晶石丢到海里,那神仙都找不回来了。”

    陈扬说道:“看起来,这娘们好像是要对付我一样。我帮助她认清了焦军的真面目?她难道还对我恨之入骨了不成?”

    沈墨浓微微苦笑,说道:“女人的心思,男人是很难懂的。”

    陈扬说道:“好吧,我不懂。那你是女人,你应该懂吧?”

    沈墨浓翻了个白眼,说道:“我也不懂。”

    陈扬说道:“你有没有办法,把她给逼回海岸线。”

    沈墨浓说道:“我当然有这个办法。但是我们若强行出面,也怕她狗急跳墙。还是你去吧。”

    陈扬说道:“好,我马上出发去滨海。”

    沈墨浓说道:“我已经跟滨海的消防部队联系了,他们会出动专机来接你。而且,那艘游艇也被我们锁定了,你可以直接去游艇上找鱼北瑶。”

    陈扬说道:“那很好。”

    沈墨浓说道:“你万事小心。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那么简单,鱼北瑶的行为很怪异,超出了常人所理解的范畴。”

    陈扬说道:“嗯,我知道。”

    如此之后,陈扬和沈墨浓便说好了地址。

    随后,陈扬又和鱼万城通了电话。

    “我马上要去海上找鱼北瑶。”陈扬说道。

    鱼万城马上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陈扬说道:“算了,还是我独自去。你放心,我会尽可能的不伤害她。”

    鱼万城说道:“那就拜托了。”

    虎毒不食子!

    但子却有杀父心啊!

    滨海距离淮北市有些距离。

    两个小时后,滨海市那边的专机飞了过来。

    陈扬在一家大酒店的天台等待。

    在天台上,陈扬直接上了专机。

    这辆专机是大功率的直升机。陈扬上了专机后,专机立刻起飞,朝着滨海市飞去。

    滨海市里有太多的回忆。

    还有陈扬的遗憾,那就是苏晴。

    他偷看过无数次苏晴洗澡,在梦里无数次幻想将苏晴压在身下。

    但终究,他和苏晴都是有缘无份。

    眼下,他和苏晴已经和平分手。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去打扰苏晴。

    总不能回头去找她,就是为了和她做。那自己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晚上八点半,专机终于到达了滨海市上空,又到达了海域之中。

    这里的气温是那样的温暖。

    滨海的确是一个宜居城市。

    一轮新月高挂天际,而海面上却是幽黑一片,看起来就像是巨大的黑窟窿,可以吞噬一切。

    陈扬并不喜欢在海上。

    他生平有两样不喜欢,一是不喜欢在天上,二是不喜欢在水上。

    金丹高手号称是陆地真仙。

    这个意思是,他们在陆地上,所向无敌。

    但是陆地真仙到了天上或海上,那也是腾不得云,驾不得雾。

    不多时,专机飞出海面六十多海里,终于见到了鱼北瑶所坐的游艇。

    这艘游艇并不是很大,在海面上显得很是渺小。

    游艇上发出了亮光。

    专机开始降低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