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冰随后又道:“但是你觉得那个女人是只跟你握手才有寒冰反应,我倒有些怀疑。”

    陈扬马上说道:“这事千真万确。我也就是想问问大师姐你有没有碰到过这种怪事?”

    林冰说道:“我没有碰到过。”

    陈扬微微失望,说道:“那看来大师姐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林冰淡冷说道:“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她顿了顿,道:“你说她只有跟你握手才有寒冰反应,而跟其他人握手没有反应对不对?”

    陈扬说道:“对。”

    “你现在最大的疑惑就是,你觉得你和她之间有某种神秘的联系,所以才会如此对不对?”林冰问道。

    陈扬说道:“是的。”他不能不这么想。

    林冰说道:“你这个想法太幼稚了。”

    陈扬顿时有种要吐血的冲动。

    林冰继续说道:“你应该想想,你和常人之间有什么不同。你是武道高手,你身体内的气血阳刚炙热。也许是因为那个女人体质特殊,然后因为你的阳刚体质引发了某种东西。也就是说,不是你特殊,而是每个武道高手跟那个女人握手都会产生同样的反应。”

    陈扬微微一怔,随后便觉得林冰说的很有道理。这么解释反而是最好的一种解释。

    至于自己想着什么前世今生的,那还真是有些幼稚啊!

    “怎么会有她这种体质?”陈扬接着又问道。

    林冰说道:“不知道。”她顿了顿,说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还有人生下来就脑域精神力异于常人,拥有法力呢。也有人生下来就拥有他人的记忆,也就是所说的转世。但那是转世吗?不过是某些死去的人,他们的念头融合到了这婴儿身上。”

    陈扬深以为然,起码他就知道程建华那货便是属于天生精神力异常强大的。程建华的脑域并不是属于神通高手那种后天开发。他的脑域生出来就比普通人强大许多。

    林冰又说道:“天地四方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只要还在宇宙之中,再奇妙古怪的事情都不稀奇。”

    陈扬说道:“有道理。”

    “没别的事我就挂了。”林冰随后说道。

    陈扬便一笑,说道:“大师姐,等我到洛杉矶的时候,给你带礼物哈。”

    “不需要!”林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陈扬微微一笑,他也收了手机。

    反正林冰就是这德性,他也是有些习惯了。

    不过这个电话打完后,陈扬也就不纠结蓝紫衣的事情了。

    不管她是怎样,有着什么样的秘密,那都是属于她的故事和**。自己何必一定要探究清楚。

    想通这一节后,陈扬便愉快的吃完了牛肉面。然后出门打的士,直接去找鱼万城了。

    要说淮北市也真是了不得。首先铁鹰集团就很诶淮北市长脸,属于明星企业。

    而鱼万城却才是第一首富,那么鱼万城是靠做什么发家的?

    很简单,他是干房地产的。

    鱼万城走的是类似万达的模式,但他开发的都是一些会所,别墅,以及风水宝地。他所针对的都是有钱人。

    这是一个另类的模式。

    但鱼万城的商业帝国也已经成型,他人是复制不来的。

    半个小时后,陈扬来到了万城商业大楼前。

    阳光下,陈扬站在大楼前。

    这时候却又有阵阵冷风吹来。

    阳光,冷风,却也和谐。

    陈扬戴了个墨镜,一身黑色皮夹克,搞的拽拽的。

    他没有鱼万城的手机号码,所以也只能以这种方式去找鱼万城。

    进入大楼的时候,两名保安尽职尽责的拦住了陈扬。

    “请问你是谁?你找谁?”一名保安问道。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找鱼万城董事长,有预约的。”他扫了两名保安一眼,说道:“应该不是说预约,而是你们董事长请我来的。”

    那两名保安顿时有些疑惑,搞不清楚真假。

    “还不让开?”陈扬马上生气了,说道:“你们知道我老爸是谁吗?我老爸是市公安局局长,你们敢得罪我,我让你们万城变百城。”

    这货漫天吹牛皮的本事是谁也不及的,每次都说的煞有其事。

    也可以说是特别会装b。

    那两个保安看陈扬说的这么笃定,马上就有些相信了。

    主要是陈扬说的太理直气壮了,而且这股子嚣张的劲儿就真特么跟有些傻缺官二代一个鸟样。

    怎知就在这时,后面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哼,好嚣张的口气啊!”

    “大小姐!”两名保安看向陈扬后面,马上恭敬的喊道。

    陈扬也便觉得不妙了,他回头一看,当下就看见一个身着红色大衣,美丽非常的女子面带怒色。

    这女子看起来二十二岁左右,身上有着一种有钱人家的贵气。她脸上施了薄薄的淡妆,这样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漂亮。

    女子身材很是高挑,比陈扬还高出一点。

    陈扬结合这女子的气质还有保安的称呼,马上就猜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任务目标,鱼北瑶啊!

    鱼北瑶的身后还有两名霸气的黑衣保镖。

    “瑶瑶!”陈扬眼珠子一转,马上笑呵呵的喊道。

    鱼北瑶冷淡的看向陈扬,她对陈扬实在是缺乏好感。这倒也不奇怪,因为她觉得第一,陈扬是在撒谎,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第二,这个陈扬居然还说让她父亲的万城变百城。这实在让人气愤!第三,这货太嚣张,太没素质了。

    “瑶瑶也是你这种地皮小流氓喊的?”鱼北瑶冷冷说道。

    陈扬打了个哈哈,说道:“这个,我可不是地痞小流氓呀。就算我是流氓,那至少也是大流氓!”

    鱼北瑶目光冷淡,却没理会陈扬这种幼稚的幽默。她说道:“我刚才听见你说,你爸是公安局局长?”

    鱼北瑶还是多长了个心眼,怕万一这货真是公安局局长的儿子。那自己就给老爸闯祸了,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她就问了起来。

    陈扬说道:“对啊。”

    鱼北瑶说道:“那好,你说韩局全名叫什么?”

    陈扬心思如鬼般精明,他看见鱼北瑶刚才眼中闪烁了一下。便知道她的问话有鬼。

    一般人问,都会先问局长叫什么,或是姓什么。

    但鱼北瑶却是问韩局全名是什么?

    这就很大的可能,局长不姓韩。韩这个姓是来误导陈扬的。

    陈扬马上就说道:“不认识什么韩局,我老爸不姓韩!”

    他老爸当然不姓韩,而是姓陈!

    鱼北瑶微微一怔,因为这货居然没上当。

    但是她也还是不相信这货是局长的儿子。也许这货是看过新闻,知道公安局长叫什么。

    鱼北瑶说道:“好,那你说你老爸叫什么?”

    陈扬这时候那里说的上来,他打了个哈哈,随后说道:“好吧,瑶瑶,我实话说了。我爸不是公安局长,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

    鱼北瑶一怔,随后脸色气的煞白。

    她马上对身后两名黑衣保镖说道:“将这个神经病疯子丢出去。”

    “等等!”陈扬马上说道:“瑶瑶,我还是跟你招了吧。实际上,我爸跟你爸是世交啊!我们很早就订下了娃娃亲,我现在来就是跟你爸爸提亲的。这个事,不信你可以问你爸。”

    鱼北瑶顿时就怒了,觉得陈扬这货无耻至极。这摆明了就是占自己的便宜。

    “丢出去!”鱼北瑶冲两名保镖再度命令道。

    那两名黑衣保镖气息凶悍,他们也是戴了墨镜,马上气势汹汹的朝陈扬走来。

    便是真的要一把将陈扬抓住,丢了出去。

    “嗨嗨嗨!”陈扬马上后退,说道:“大家都是文明人,君子动口不动手啊!两位大哥,有话好好说。诶,你们怎么还真动手啊?妈了个巴子的,脾气倔是吧,都说了要文明,不能动手,现在服气了吧!”

    现场情况就是两名黑衣保镖被陈扬一脚一拳给干趴在地,陈扬坐在一名保镖身上,一脚压了一个。“小样,服不服?”

    鱼北瑶呆住了,那是万万没想到这个陈扬这么厉害呀!

    “你们……”鱼北瑶马上冲那两名保安说道:“赶快喊人,报警!”

    “别,别,别!”陈扬马上跳了起来,他冲鱼北瑶呵呵一笑,说道:“瑶瑶,至少你让我见见咱爸啊!我是不是骗子,那一见不就明白了吗?”

    鱼北瑶那里肯让陈扬见老爸,她还怕这货对老爸不利呢。她当下退后几步,说道:“你等着,我给我爸打电话。”

    她很快就打通了电话。

    “瑶瑶,让我跟咱爸先说说行吗?”陈扬马上说道。

    鱼北瑶看了陈扬一眼,随后对手机那端的父亲说道:“那个神经病要跟你说话。”

    那边鱼万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但他还是说道:“那就给他,看他说什么?”

    鱼北瑶点点头,随后就将手机递给陈扬。她递给陈扬时,一脸的嫌恶。

    陈扬呵呵一笑,接过了手机。

    随后,他便背对鱼北瑶,小声说了两个字。“神域!”

    那鱼万城一听到这两字,马上就明白了大致是怎么回事。

    于是,陈扬便大声道:“伯父啊,我爸当年跟您订的娃娃亲,还算数吗?您现在是有钱人了,不会忘记我爸和我这个穷亲戚吧?你们可不能做当代的陈世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