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墨浓说道:“神通之门打开之后,也不一定就全部要丹药的。我可以去找一些名贵的药材,熬成药之后服食进去。然后再通过身体的机能将杂质炼化,把药力吸收进脑域之中。”

    “这样也可以?”陈扬微微松了一口气。

    沈墨浓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效果和初级的聚灵丹都没办法相比。神域的丹药,全部是经过禹王鼎的法阵淬炼,又经过五行火煞等等,才有如此品效的。”

    陈扬微微一怔,说道:“这么说起来,你依靠药物也只能勉强维持?”

    沈墨浓说道:“没错,最多能修炼到神通三重。就如司徒老爷子一般。”

    陈扬说道:“那咱们还是得想办法弄丹药才是。”

    沈墨浓说道:“我会的。丹药也不是神域独家生产,我会各方留意的。”

    陈扬点点头,说道:“你等着吧,我会尽量给你弄到丹药。”

    沈墨浓心下感动,她面上却是一笑,说道:“傻小子,多顾着你自己把。好歹姐也是神通之境了,你还是快点到达化神吧。”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会的。”两人聊到这里,陈扬起身告辞,说道:“我得回去了。”

    沈墨浓顿时有些不太好意思,说道:“我请你去吃宵夜。”

    陈扬说道:“还是不要了,你容易喝醉,喝醉之后还喜欢非礼我,我怕把持不住。”

    “滚!”沈墨浓在这方面却是脸皮薄,马上呵斥道。

    陈扬呵呵一笑,转身就真走了。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不想和沈墨浓有那么一层隔阂。

    毕竟,这两粒宝丹太贵重了。

    如果不处理好,会让沈墨浓心里一直有压力。

    出了曼城小区后,陈扬上了自己那辆霸气的凯迪拉克。

    他打开了音乐,随后打转方向盘出了曼城小区。

    晚上十一点,陈扬回到了司徒公馆。这时候,司徒老爷子已经休息。

    艾丽薇也已经睡了。

    陈扬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卧室里。

    司徒灵儿却没有睡,她半躺在床上,开了台灯,正在看书。

    陈扬看的一呆,这样的灯下美人实在是美丽到了极点。

    就像是一副极美的画卷。

    陈扬来到了司徒灵儿的身边,他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问道:“看什么呢?”

    司徒灵儿就将书本合上,把封面给陈扬看。

    陈扬看了过去,却是一本言情小说,叫做佳期如梦。

    “好看吗?”陈扬搂住灵儿的腰肢,问。

    司徒灵儿认真的回答道:“好看。”

    陈扬一笑,随后说道:“我先去洗澡。”

    司徒灵儿点头,说道:“好!”

    陈扬洗完澡出来后,直接穿个大短裤就钻进了被子里。他情不自禁的将司徒灵儿拥在怀里,然后吻上了灵儿的唇。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热烈和想念。似乎想要将灵儿融化。

    司徒灵儿也笨拙的回应着。

    陈扬内心开始沸腾,他的**强烈的升腾而出。直想身下的小绵羊给吃掉。

    不过,最后,陈扬还是理智的克制住了。

    他翻身躺下,将司徒灵儿搂在怀里,说道:“小丫头,睡觉吧。”

    司徒灵儿也就乖乖的嗯了一声。

    她对男女之事是没有**的,但是陈扬如果执意想要,她也会顺从。

    陈扬却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就压制住了自己。

    他更不想因为自己的**而来勉强灵儿做不愿做的事情。

    台灯已经关闭,卧室里一片幽暗,寂静。

    只有墙上挂钟传来滴答滴答的声音。

    司徒灵儿在陈扬的怀抱里,安心无比。

    陈扬心头思绪万千,他虽然知道凌前辈的话说的有道理。

    他在面对其他的女人时,也能够坦然处之。

    可是,此时此刻,在静夜里,拥抱着自己的妻子,他还是感到愧疚。

    “灵儿,有件事情我必须向你坦白。”陈扬沉吟一声,说道。

    如果与洛宁之间,是可以就此了断。

    那么陈扬也知道,隐瞒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但陈扬知道,将来洛宁若是出事,他不会袖手旁观。

    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放开了心意,他日未必不会跟其他的女子发生什么。

    所以,他觉得应该跟灵儿坦诚。

    如果做不到绝对的忠诚,至少我能够尊重你,不欺骗你。

    “你说!”司徒灵儿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随后轻声道:“你要跟我离婚吗?”

    她的心思单纯,却是怕陈扬受不了她的性格,从而想要离婚。

    但司徒灵儿是如此自尊的性格,如果陈扬要离婚,她肯定不会去祈求。

    “不是!”陈扬吻了下她的唇,说道:“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呢?小丫头,不许胡思乱想。你知道吗?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司徒灵儿在这一瞬,她的眸子中绽放出最亮的光芒来。她主动的凑唇吻上陈扬的唇。

    这一瞬,司徒灵儿的心彻底安了下去。

    她紧紧的抱住了陈扬。陈扬一时之间,话又有些说不下去了。

    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残忍。

    但司徒灵儿随后却又仰头问道:“你不是有话要说吗?”

    陈扬一咬牙,便将自己和洛宁的耶路撒冷之行说了出来。

    包括发生关系,等等。

    司徒灵儿听完之后,却没什么反应。

    陈扬顿时有些尴尬,他没想到司徒灵儿会这么的平静。

    便也在这时,司徒灵儿看向陈扬,她轻声说道:“陈扬,我虽然话少,但是我并不傻。你的意思我明白。”

    这是陈扬第一次听到司徒灵儿说这么长的话语。

    陈扬心下感动,他也诚声说道:“灵儿,如果我不是天命者,我可以抽身而出。我不会有这些烦恼。我什么都不怕,但我怕会让你不开心,怕会对不住你。”

    这话并不是借口。

    种种迹象,一连串的事情发生。都已经证明了陈扬这位天命者的命格。

    这一场天地杀劫,他是逃不开的。

    许多因果都在不知不觉中种下了。

    就比如和梵无虞,左天宗的嫌隙,这是不可避免的。

    还有杭行天。

    另外,他和洛宁的关系到了这一步。洛宁的仇恨也不可能与陈扬不发生联系。

    到时候,洛宁要报仇,身处险地,陈扬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司徒灵儿不比苏晴,她也明白这其中的关键。知道陈扬所说的话绝不是好听的借口,而是发自肺腑。她说道:“我懂!”

    随后,司徒灵儿又说道:“前路多艰,顺应心意,顺应天道,这些我都知道。只要你心里有我,其他的,不重要。但是,你不要告诉我了,好吗?”

    陈扬心下感动,他握住了司徒灵儿的手。

    他知道司徒灵儿并不是圣人,所以她还是在意的。但她也明白前后因果,所以她选择接受。

    可是,她不想要再听到了。

    陈扬便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灵儿。”

    司徒灵儿当下便将头枕在了陈扬的胸膛上,轻声说道:“睡觉吧。”

    陈扬嗯了一声。

    第二天的天气却是明媚的。

    华夏是刚过了春节,不过,在燕京,春节的气氛已经很淡了。

    这是华夏的特色经济环境所造成的。

    在这里,并不带任何批判意识,而是从现实的角度分析。

    欧美毕竟发展多年,属于发达国家。他们的生存压力没有那么大,所以他们可以从容过节。

    气氛出来,大家也都爱了。

    而华夏,华夏以前的春节也很浓重。

    那时候压力没那么大,物价没有这么飞涨,大家都穷着,所以都能够坦然过节。

    但现在,贫富差距拉大。经济压力大,许多人都想趁着节日来多赚一些钱,因此节日只为金钱服务去了。

    节日的味道淡了,金钱铜臭的味道却是重了。

    但这不代表不好,因为任何的发展都要有一个过程。

    成长,是需要过程的。

    成长中有残酷的过程,也许并不是坏事。

    且不说这些,陈扬和司徒灵儿以及艾丽薇跟司徒老爷子一起吃早餐。

    吃过早餐后,陈扬陪着司徒老爷子聊天。

    陈扬并没有说九转金丹的事情,如果说了出来,那未免也显得自己太没良心,把老爷子当成了外人。

    陈扬只是略略奇怪的说道:“爷爷,您现在不需要丹药吗?”

    司徒老爷子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的疑问是什么,不过丹药对我都已经无所谓了。有时候一个人看的太透彻也不好,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我的大限在哪里。那是我的命运,我逃不开,也不能逃。一旦逃开,后果会更加严重。”

    陈扬心下一沉,知道老爷子是说他只有一年的命了。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老爷子也不需要劝慰,他对什么都看的很透彻。

    更是已经不惧生死了。

    跟老爷子聊天过后,陈扬带上礼物,开上他的凯迪拉克去往市区。

    今天却是要去见秦墨瑶的。

    车子开出公馆后,陈扬给秦墨瑶打了电话。

    那边秦墨瑶收到陈扬的电话很是开心。

    陈扬说道:“出来见个面吧,好久不见你了呢。”

    秦墨瑶说道:“我这正在工作呢,要不你到我工作的地儿来。”

    “你在工作?”陈扬不由意外,说道:“在哪儿工作呢?”

    秦墨瑶说道:“秦城区派出所。”

    “靠,还是老勾当啊!”陈扬说道。

    秦墨瑶马上发毛,说道:“什么叫老勾当?会不会聊天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好了,我马上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