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王继续说道:“孤的念头过不多久就要散去。所以,眼下你要我帮你救这小姑娘也是可以,但你得答应孤一件事情。”

    陈扬忙道:“前辈请说,只要晚辈能够做到,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所罗门王说道:“那耶和华约柜与西奈法典都是因孤而起,西奈法典倒也罢了,毕竟此物不过是记录天地之事。而耶和华约柜的存在,完全是不应该。它会打乱正常的天道秩序。如今,约柜被那程建华夺去,此子狼子野心,不知道要再造出多少孽来。这孽果,却也会牵连到孤的本命神魂之上。所以,孤要你务必去将约柜夺回来。然后,你取那原石,将约柜摧毁,这事也算事了结了。”

    这事,就算事所罗门王不说,陈扬也是要这么办的。

    当下,陈扬毫不犹豫的说道:“好,前辈,我答应您。”

    所罗门王便是一笑。他始终没有任何形体,一直以一种意识状态在陈扬的脑域里和陈扬交流。

    他随后说道:“你是个刚正的人,你的承诺孤信得过。”他顿了顿,说道:“其实要治愈这个小姑娘也不难。当然,孤目前不过是一枚念头,肯定是无法治愈她的。所以,要治愈这个小姑娘,还是要依靠你。”

    陈扬马上说道:“请前辈明示。”

    所罗门王说道:“你那太阴乃是一件好宝贝,里面有无穷的精神力。不过,那太阴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性,它认你做主,所以会保护你。但是,它不会去保护那小姑娘。所以,你无法用它来救治小姑娘。”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唯一的办法,那就是你与这小姑娘阴阳融合。只要这小姑娘成为了你的人,太阴自然也会救她。这太阴虽然有灵性,但它认得的是其气息。必须要小姑娘身体里有你的精元才行。”

    陈扬不由呆住,我靠,有没有这么坑爹的……

    不过,这个好像也不是那么抗拒啊?

    自己是不得已要救人啊!

    他一瞬间脑子里天人交战。

    “臭小子,孤在你的脑域里,你想什么孤还能不清楚?别假模假样了。快点行事吧,这小姑娘已经拖不得了。你将太阴放入她的口中,然后开始跟她做快乐之事!”

    陈扬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道:“前辈,这不太好吧,好像有点趁人之危。”

    所罗门王说道:“懒得跟你废话了,孤先休息一会。等你救了她,孤再教你们怎么快速回去。”他说完之后,便再陈扬的脑域里消失了。

    陈扬也就不再多说,他不由有些激动的看向怀里的洛宁。

    洛宁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她的胸前高耸,她的脸蛋是那样的美……她的臀是那样的有曲线。

    我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陈扬一咬牙,决定不要再婆婆妈妈了。

    哥是正义的,哥是为了救人啊!

    当下,他三下五除二的帮洛宁脱去了衣服。

    不到片刻,便给洛宁脱的一干二净。随后,罪恶的事情便发生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宁终于有了意识。她感觉一**快乐的潮流朝她脑海里涌来,同时还有一股清凉之意在朝她脑海里涌去。

    洛宁猛然睁眼,等看清楚后,顿时羞怒交加。

    陈扬与洛宁四目相对,他这个尴尬啊!

    尼玛,老子是继续还是不继续啊!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陈扬一把猛地按住洛宁。

    洛宁还是虚弱无比。

    与此同时,陈扬一激动,便也就交代了。

    十分钟后,洛宁得到了太阴的帮助,她的精神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她和陈扬都穿好了衣服。

    洛宁的脸上还有红潮,她的发丝微微散乱。此刻,她已经从一个少女走向了少妇。

    陈扬向洛宁解释了一切。

    洛宁将信将疑。

    便也在这时,两人面前一缕青烟飘过。随后,那青烟显化成了一个小人儿。这小人儿便是缩小版的所罗门王。

    此乃所罗门王的念头凝聚磁场显化。他看向洛宁,说道:“小姑娘,陈扬兵没有骗你。他身上的太阴若不认你为主,便无法为你输送精神力。你精神力已经枯竭,若不及时相救,你就会脑死亡。而陈扬与你阴阳交融,你中有他,他中有你,此乃唯一办法。”

    “你是谁?”洛宁疑惑的看向所罗门王。

    陈扬忙说道:“此乃所罗门王前辈的一枚念头。若不是有前辈出主意,我也无法救你。”

    洛宁却也是洒脱之人,她便也知道这一切都怪不得陈扬。当下,她也就不再多说,站了起来,道:“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所罗门王说道:“孤这枚念头即将要散去了,可以最后为你们做一件事。孤可以为你们重塑传送之门。但孤的法力薄弱,只能依靠陈扬你的太阴。一旦依靠你的太阴,便会将太阴的精神力撑爆。也就是说,你们可以回去,但陈扬你的太阴就会废了。”

    陈扬摩挲着手中的太阴,他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这太阴。但是,陈扬知道如果不当机立断,那么程建华就会先一步回洛杉矶交任务。

    妈蛋的,反正太阴去交任务也不过是双s级。老子还不如快点回去找程建华报仇。

    一旦程建华交了任务,那就没办法报仇了。而且也没办法再去抢约柜。

    再则,洛宁还需要依靠西奈法典。若是西奈法典上缴给了基地,那洛宁就没了机会。

    陈扬思量半晌,随后说道:“没问题!”

    洛宁闻言,立刻感激的看了陈扬一眼,说道:“多谢!”

    陈扬也看向洛宁,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想起了刚才的**滋味!

    不得不说,洛宁的身材真是好啊!

    他已经大半年没有过女人了,刚才他觉得很是畅快。

    便宜睡了洛宁这样的女人,反过来她还对自己说谢谢,这感觉,陈扬觉得好生怪异啊!

    程建华乘坐的直升机降落在了墨格西的别墅区内。

    墨格西在程建华面前毕恭毕敬。

    程建华自己抱了宝物朝墨格西的别墅里面走去。

    离交任务最后期限还有三天时间,他并不着急回洛杉矶。

    他要用这三天的时间里好好研究西奈法典和约柜、

    这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晨曦洒照在这片小区里。

    程建华的心情也跟这天气一样好。

    墨格西在程建华身边是有苦说不出,他不敢有丝毫的反叛之心。程建华实在是太厉害了。

    此刻,程建华与墨格西还有几名保镖终于来到了别墅前面。

    墨格西亲自去开门,请程建华进入别墅。

    然而,就在程建华进入别墅的那一刹那。程建华的眼神就像是见到了鬼一般。

    因为别墅里,夏瑞涛这位超级保镖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而在沙发上坐了两个人,分别就是陈扬和洛宁。

    陈扬看着程建华,笑眯眯的说道:“程建华,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能再次见面吧?”

    程建华满脸的不可置信,他的声音颤抖起来,一指陈扬和洛宁,道:“不,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你们明明就该已经死了……”

    陈扬与洛宁霍然站起。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程建华,你之前说谁也救不了我。现在,我也很想看看,眼下还有谁能救得了你。”他说完便身形一闪,闪电朝程建华袭杀而去。

    程建华的精神力很强大,但她的精神力却对付不了陈扬这种高手。

    所以,程建华此刻在陈扬面前等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陈扬来到程建华面前,啪啪两个耳光狠狠抽了过去。

    “这是我还给你的。”陈扬冷笑一声。

    程建华合血突出一口牙齿。

    随后,陈扬一把抢过了被黑布遮住的约柜和西奈法典。

    “宁师姐,你拿着!”陈扬说道。

    洛宁便走了过来,抱住了约柜。她将约柜放到桌上,又从约柜里面拿出西奈法典。

    她紧紧的抱住了西奈法典,说不出的激动。

    程建华见状,眼睛不由一亮,说道:“洛宁,我可以帮你看到过去之事。所以,你不能让陈扬杀我。”

    洛宁看向程建华,她的眼中充满了厌恶。

    陈扬却是一笑,说道:“我也没说要杀你,你怕什么?给我跪下!”他说完之后,一脚朝程建华腿弯踢了过去。

    程建华把持不住,重重的跪了下去。

    陈扬一把抓住程建华的头发,极尽侮辱的道:“程建华,你说咱两这是不是造孽?但是,这一次我貌似不能再给你机会了。”

    程建华咬牙,他的双眼陷入血红。他一生所受的侮辱,全部都是陈扬所给予的。所以,他才会对陈扬这么痛恨。

    他也不理陈扬,而是对洛宁厉声喊道:“洛宁,你若再任由他欺辱我,我便关闭六识坐化,你便是拿了西奈法典,也别想知道过去之事。”

    程建华是绝顶聪明的人,当然知道打蛇要打七寸。所以就咬住了这一点不放口。

    果然,洛宁忍不住了。她向陈扬恳求道:“陈扬,你看可不可以……?”

    陈扬放开了程建华,他也没有回答洛宁,而是对程建华冷冷说道:“算你狠。好,只要你帮宁师姐看到过去之事。这一次任务,我不杀你。”

    程建华看向陈扬,他还是跪着的。他咬牙说道:“我信不过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