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师姐,我自忖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陈扬沉声道:“为什么要杀我?”他的情况很不妙,后面十米处就是走廊的尽头。而洛宁却已经将出路挡住。

    逃无可逃!

    洛宁冷哼一声,说道:“因为你不死,我们就要死!所以,你还是去死吧!”她话一说完,脚下如起旋风,闪电雷霆攻杀过来。

    陈扬骇然失色,他只觉眼前一黑,接着洛宁的鹰爪手已经抓向了他的咽喉。

    陈扬感到了窒息,洛宁的动作好快。而且出手之间,浑然天成,找不到一丝破绽,根本无从闪避。

    陈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却是格外镇定。也不多想,直接一招黄狗撒尿蹬出。

    他的血核之力有五秒。在逃亡中用了三秒,刚才一站定就收了血核之力。

    但此刻,这一招黄狗撒尿也是六千斤的力量。

    陈扬完全放弃了防守,反正也守不住,还不如两败俱伤好了。

    这一瞬,洛宁也感受到了陈扬这黄狗撒尿的凶猛。她无奈之下,只有躲避。

    她不可能跟陈扬两败俱伤。

    陈扬逼退洛宁,连忙转身就跑。

    他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那走廊尽头有窗户,但没有防盗网。

    因为这里的楼层坑爹的是36层。

    而且,更坑爹的是,这里是没有空调外机的。

    现在酒店讲究美观,都不会将空调外机挂在外面。

    所以,陈扬其实往那里逃也是死路一条。这一掉下去,管你是什么修为,全部都得摔成稀泥。

    这时候,陈扬也顾不得了。他已经感觉到背后风声呼呼了。这是洛宁在穷追不舍。

    陈扬暗暗叫苦,这个臭婆娘,这特么是在发什么疯啊!老天,不带你这么坑哥的呀!

    陈扬冲到窗户前,直接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顿时窗户破碎。他整个人也飞了出去。飞出去的一瞬,陈扬反手抓住了洛宁袭杀过来的鹰爪手。

    他直接抓向她的手腕。

    洛宁却是反抓,反而扣住了陈扬的手腕。

    陈扬整个身子朝下坠去。

    洛宁则是一个冲势,被陈扬这么一带,自己也被拉扯了出来。

    洛宁的确是没有想到陈扬还真就跳了,他以为陈扬在窗户前肯定要反击的。所以洛宁的力量没有保留。

    这没有保留的后果就是两人都冲了出去。

    于是,呼呼呼呼……

    高空坠落,逆风滚滚刮来。

    三十六层啊!

    如在云霄。

    这高度,跳伞不够,摔死人绝对够了。

    陈扬在这一瞬,心头苦涩。妈个比啊!想不到老子居然特么的是摔死的。

    洛宁在坠空的一瞬,就丢开了陈扬。

    两人一前一后的坠落。

    砰砰!

    两声重摔落地的声音响起,陈扬接着就失去了意识,昏死过去。

    摔下去的那一刹,他觉得五脏六腑都碎了。

    同时,一片尖叫声响起。

    这里是一个游泳池。

    这时候,一位富豪带着小三正在游泳玩耍,很有情调。

    太阳伞下是一张软榻,富豪就是在这上面和小三快活的。

    太阳伞是高质量的好货,软榻也是好货。

    此刻,富豪和小三刚从游泳池里起来。

    便在这时,陈扬掉落下来。

    陈扬先是掉落在太阳伞上,太阳伞直接被砸了个洞出来,随后,陈扬又砸在了软榻上。软榻立刻成了粉碎。

    虽然如此,但这两样东西还是很好的给陈扬抵消了许多力道,所以他是福大命大,并没有死。

    但是洛宁就不同了。

    洛宁时直接摔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的。

    砰的一声,她被摔成了肉泥,鲜血四溢。

    生前多么美丽的人儿,这时候也是一滩肉泥了。

    那富豪与小三见到这情景,吓得魂飞魄散。

    陈扬一分钟之后就醒了过来,他的伤并不重。

    这种摔伤,常人早就死了。但他没有,他的五脏六腑强大着呢。

    陈扬撑坐起来,甩了甩头,再看看旁边的那一滩血肉模糊的东西……

    他知道那是洛宁。

    宁师姐死了?

    这到底事怎么回事?

    陈扬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他不打算在这里待下去。他要先回洛宁的房间去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扬趁着警察和酒店保安没来,迅速潜走。

    随后,陈扬来到了电梯里。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再呼吸。如此一口气在身体里奔涌不息,没多久,便也就恢复正常了。很快,陈扬来到了三十六层楼。

    他来到了洛宁的房间前。

    陈扬正准备敲门,但这时候,房间里忽然传来说话的声音。

    而且居然是洛宁的声音。

    陈扬呆住,我靠,老子今天是见鬼了不成?

    只听洛宁说道:“你真想到了西奈法典在哪里?”

    另一个声音响起,“宁师姐,这个事情,法不传六耳。当然,也是我的猜想,但我觉得很有可能。我悄悄跟你说……”

    陈扬听到这个声音时立刻神魂颤抖,因为这个声音赫然就是……他的。

    妈蛋的,一切都乱套了。

    陈扬马上知道有问题,他顾不得了,上前一脚踹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陈扬便看见客厅里,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正在跟俯身靠向洛宁,他看似要说悄悄话,但却已暗藏杀机。

    陈扬这下闯入进来,洛宁和里面的假陈扬都吃了一惊。

    那假陈扬看见了门前的陈扬,立刻眼露凶光。随后,他却不理洛宁。直接朝陈扬这边冲杀过来。

    这假陈扬居然发动了血核之力,身形如高达炮弹,火速的冲杀向陈扬。

    陈扬那里容他离开,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假陈扬冲到陈扬面前时,陈扬忽然感到头晕无比。

    洛宁也察觉到了假陈扬有问题,立刻追杀过来。

    两人合力夹击假陈扬,那假陈扬无可奈何。

    而且,他似乎也很头晕。最后直接被洛宁的鹰爪手摄拿住。

    洛宁擒拿住了假陈扬,厉声问道:“说,你到底是谁?”她说着便朝他的脸上抓去。

    但令洛宁和陈扬惊诧的是,他脸上没有高分子面膜。

    难道他也是真的?

    陈扬想要走近假陈扬,这时候,他每走一步,脑袋就晕眩的厉害。

    那空中不可察觉的磁场猛烈激荡,就像要摩擦起火一般。

    “不要过来!”这时候,假陈扬惊恐的看着陈扬。

    同时,他话一落音,他的整个身子忽然发生了扭曲。

    砰的一声,假陈扬身上忽然烈火熊熊!

    洛宁与陈扬吃了一惊,同时各自后退。

    不到片刻,假陈扬便被焚烧成了灰烬。

    “这……?”洛宁看着这一幕,呆住了。

    陈扬恢复的快一些,他向洛宁说道:“宁师姐,我们快点离开这里,不然要跟警察有说不完的麻烦。”

    时间对于陈扬和洛宁都不多了,自然不能跟警察说个没完。

    洛宁虽然满腹疑虑,但还是知道事情轻重缓急。

    当下收拾了行李,迅速和陈扬从楼梯处悄悄离开了酒店。

    出了酒店之后,陈扬启动奔驰车子。洛宁坐在旁边,她忍不住问道:“什么情况?刚才那个人还会你的血核之力,脸上又没有高分子面膜。而且,我觉得他不像是假的。如果有人假扮你来接近我,我一定能有所察觉的。”

    陈扬沉声说道:“宁师姐,有件事我没跟你说。我刚才也遇到了同样的一个你。也就是说,也有一个假洛宁要来杀我。而且,她的修为,功夫,说话语调都跟你是一模一样。”

    洛宁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陈扬说道:“我现在还没有理清头绪,我们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等理清了头绪再说。”

    洛宁点点头。

    不过没多久,洛宁就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说有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连修为都是一样的。她要杀你?”

    陈扬说道:“是的。”

    “那她人呢?”洛宁说道:“如果那个人和我一样的修为,会杀不掉你吗?”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的确是差一点就被干掉了,不过我运气好了一些。我们从三十六 楼层一起摔下去,她直接摔成了肉泥,我摔在了太阳伞和软榻上,这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陈扬知道,自己的运气又救了自己一命。

    陈扬与洛宁所住的酒店方面,目前正是一团糟。

    最糟糕的是,酒店方面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那假洛宁所摔成的肉泥突然自燃,化成了灰烬。

    假陈扬也成为了灰烬。

    也就是说,酒店没人死亡。洛宁和陈扬两人也活的好好的。

    对于酒店方面来说,他们不知道报警报什么。

    陈扬和洛宁是出了房费的,人家不退房就走也没犯法。因为押金还有多的。

    陈扬一路开到了僻静地带,这里是一条寂静的公路,是开往北部沙漠公路的。

    此时已经是凌晨零点了。

    陈扬停下了车。

    那天上依然挂了一轮明月,清冷的月光洒照下来。

    陈扬觉得这时候必须好好梳理下思绪了。

    “宁师姐,我想我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陈扬先说道。

    “什么?”洛宁还是一团迷糊。

    陈扬说道:“首先,我认为那死的两个人未必就是假的。”

    “你是说他们是真的?那我们是什么?”洛宁百思不得其解。

    陈扬说道:“人可以伪装易容,但功夫,气质是骗不了人的。”

    洛宁无法反驳陈扬的话。

    陈扬继续说道:“他们两个人急于要杀我和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洛宁马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