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的手还没伸出去,洛宁忽然坐了起来。随后,她冲到洗手间里就狂吐起来。

    陈扬不由无语,这特么都叫个神马事嘛!

    而且更要命的是,陈扬在客厅里都能闻到洗手间里传来的那股味儿。

    再漂亮再气质的女人,吐出来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恶心啊!

    陈扬这点可怜的念想也算是全都被淹没了。

    洛宁吐完之后,便用洗手间里的一次性牙刷漱了口。她洗完口出来,发丝微微散乱,脸蛋还是红红的,很是漂亮动人。不过她人已经清醒了。

    “现在几点了?”洛宁出来就问陈扬。

    陈扬发现洛宁脸色没有异样,便知道她之前是真醉了。他微微松了口气,说道:“十点。”

    洛宁说道:“我有了个新的思路。”

    陈扬说道:“哦?”

    洛宁说道:“我想明天去书店多买一些关于所罗门王宝藏的书籍,然后我们来查一查,看能不能在其中找出蛛丝马迹。”

    陈扬说道:“好!”其实他很不认同这个主意。要是能在那些书籍里找到线索,那写书的人早就去把宝藏给找了。

    而且,那些寻找宝藏的人,肯定也在书中做过功课。

    陈扬觉得这是走前人后路,没有什么创新,便也不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不过,陈扬虽然不赞同,但也不会反对。他知道洛宁好不容易燃烧起希望,如果什么都不做,她只会更加的焦躁。

    随后,洛宁便回房间休息去了。

    陈扬也就再次洗了个澡,到了床上休息。他这时候小腹有股子火一直没发泄出来。

    这都是洛宁给闹的。

    于是万般无奈之下,陈扬关了灯,准备了手纸,闭上了眼睛,就在床上幻想起来。

    他一会儿幻想洛宁,一会儿幻想苏晴,最后痛快的自我解决了一次。

    如此之后,陈扬方才舒畅的睡了一个觉。

    来了耶路撒冷圣城这么多天,这是陈扬睡的最舒服的一个觉。

    第二天,陈扬和洛宁去各大书店买了许多关于所罗门王的书籍。比如失落的约柜,比如所罗门王的宝藏,连查理九世都买了。

    这些书看起来都头疼,而且很多都是扯淡的在编造。

    陈扬是看都没心情看了。

    洛宁看了几个小时,也失去了信心。

    陈扬的心态沉稳许多,他一直在思考。

    虽然也没思考出个所以然来。

    这期间,陈扬和司徒灵儿通过电话,司徒灵儿在短短十天里,已经完成了两个任务,在完成一个任务,就可以晋升为白银弟子了。

    陈扬知道这一切都是大哥罗峰的功劳,他对罗峰是感激涕零。但兄弟之间的这种感激却不用表达出来。

    一转眼,陈扬和洛宁在耶路撒冷圣城又待了十天。

    也就是说,任务已经过了二十天。

    只剩下十天不到的时间了。

    但是任务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个时候,就算是陈扬都感到了恐惧。

    恐惧将来要面临的冰封。

    这是逃都没办法逃的。他和洛宁身上都有神帝留下的印记,逃到天涯海角都不行。

    不逃,那不过是被关个十年。高手的十年光阴,倒也承受得起。

    逃,那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陈扬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被关十年。

    天地杀劫降临,这十年是黄金十年。

    他是天命者的命格,如果被关十年,只怕等不到十年就会死于非命了。

    陈扬眼下越发感受到了其中的紧迫性和残酷性。

    洛宁这几天经常去和坤格林博士聊天,但她在坤格林博士那里也得不到什么资料。

    很快,五天又过去了。

    距离任务只有不到五天的时间了,因为第五天,两人就必须要回到洛杉矶。如果不能在最后期限交上西奈法典,那么陈扬和洛宁就只有等待被冰封的命运。

    就连罗峰都给陈扬打了电话询问情况。

    陈扬说了真实情况,罗峰那边也是沉默。最后,罗峰说道:“如果你出事,你的家人我会照顾。”接着,秦林和莫武也给陈扬打了电话,两人都说了类似的话。

    陈扬感动之余,心中也是更加悲观了。

    沈墨浓也打电话来关心。

    她也有些不乐观了。

    因为只有五天不到的时间了,而且,还一点线索都没有。

    几千年找不到的东西,五天不到的时间能找到吗?

    想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洛宁的情绪也越发的低落。

    也许,创造了多次奇迹的陈扬,这次再也不能创造奇迹了。

    也许,这就是陈扬最终的宿命!

    到底会是怎样,谁又知道呢?

    又过了一天。

    便也是倒数第四天的晚上。

    晚上十点,耶路撒冷圣城灯火辉煌。

    陈扬站在阳台上看万家灯火,他心里也是被悲凉充斥。

    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想了这么多天,一点头绪都没有。

    唯一能做的,居然似乎只有等死。

    “我艹!”陈扬面对着夜空,狠狠的骂了一声。

    便也在这时,敲门声传来。

    陈扬不用猜也知道是洛宁来了。

    两人现在真正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只差没有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

    当下,陈扬快步来到了门前开门。

    果然是洛宁。

    不过此刻的洛宁略有不同,她的眼中多了一丝戾气。但是在见到陈扬时,又很好的掩饰住了这种戾气。

    陈扬是个观察入微的人,他心中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

    洛宁还是洛宁,但陈扬觉得她似乎真有些不同。

    他刚才跟洛宁一起吃饭,那时洛宁说不出的沮丧情绪。

    而且,这么短的时间里,洛宁还换了一身衣服。

    陈扬虽然觉得她有些不同,但他还是没有多想,将洛宁迎了进来。

    洛宁关上了门。

    “怎么了,睡不着?”陈扬来到冷藏箱前,他拿了两听黑啤。随手丢了一听给洛宁。

    洛宁接过,她淡淡说道:“找不到西奈法典,以后要睡觉的机会只怕多的是了。”

    陈扬忽然觉得有一点头晕,这种感觉太奇怪了。就像是磁场产生了错误。

    他不能理解这是为什么,当下努力的摇摇头,让自己恢复镇定情绪。随后,他也跟着苦笑,说道:“这一次是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

    洛宁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能为自己的选择而负责。”

    她顿了顿,突然问陈扬,说道:“我漂亮吗?”

    陈扬一呆,接着老实说道:“漂亮。”

    洛宁看向陈扬,她一步一步靠近。

    陈扬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儿。看着她的逼近,陈扬不由有些心慌意乱,道:“宁师姐,你可能喝多了。”

    洛宁淡冷一笑,说道:“我没有喝多。我太清醒了。既然我们都逃不离要被冰封的命运,为什么我们不趁机欢乐这几天呢?我们要好好享受,不是吗?”

    陈扬有些惊讶的看向洛宁,他的心跳剧烈加速。

    我靠,宁师姐这是要献身吗?

    我靠,我是要接受,还是接受,还是接受呢?

    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啊!

    这要是都拒绝了,天打五雷轰啊!

    虽然自己结婚了,但是,自己马上都要被冰封了。而且被冰封之后,十有**会死砸这场天地杀劫之中。

    妈蛋的,人生得意须尽欢,想那么多干什么?上了宁师姐这个尤物,那也是死都值得了。

    便在这时,洛宁忽然脱下了身上的t恤。

    她里面穿的是黑色文胸。

    那黑色文胸包裹的雪白,让人看一眼就有些把持不住。

    陈扬再也忍不住了。

    便再这时,陈扬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意味。他突然敏锐的察觉到了洛宁身上闪过了一丝不可察觉的杀意。

    但洛宁很好的隐藏住了。

    而且,陈扬善于感受。

    他感受到洛宁的心底似乎很焦躁。

    焦躁的想要快点杀了自己?陈扬吓了一跳。

    洛宁便要过来拥抱陈扬。

    陈扬已经产生了警惕,他闪电后退,说道:“宁师姐,咱们不应该这样。”

    这时候,洛宁忽然眼中闪过凛冽的杀意。说道:“看来你已经明白了。那就拿命来吧!”

    她话一说完,忽然就对陈扬发动了攻击。

    化神巅峰的修为。

    洛宁一旦攻击起来,那股压力是陈扬难以承受的。这一瞬间,陈扬心胆欲裂,他简直搞不懂了。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啊?

    宁师姐为什么要杀自己?

    她疯了吗?她的动机是什么?没道理啊!

    陈扬百思不得其解。

    便也在这时,洛宁闪电攻杀过来。

    陈扬迅速以移形换影闪避。随后,两人对撞一拳,陈扬发动血核之力也不是洛宁的对手,他被洛宁一拳震退出三米之外。

    陈扬知道自己绝不是洛宁的对手。

    纵使自己有血核之力,但是跟洛宁的化身巅峰比起来,实在是差远了。

    陈扬被震退之后,头也不回。直接将那一道墙壁撞碎,居然撞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面去了。

    这一下,陈扬亡命狂奔。

    他的血核之力展到了极限,就如人形高达在快速碾压。

    那隔壁房里,却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正在看电视,陈扬突然将墙壁撞破,闯了进来。这对美国夫妇吓得呆住了。

    陈扬什么也不管,马上从正门逃了出去,然后迅速来到了走廊上。

    刚一到走廊上,陈扬便看见洛宁拦了过来。

    洛宁就这样豪放的穿着黑色文胸,杀气腾腾的阻挡住了陈扬。

    “你以为你逃得了吗?”洛宁声音如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