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很快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先是和苏晴缠绵,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身下的人变成了洛宁。

    他梦见洛宁突然睁开了眼睛。

    陈扬顿时吓的不轻,当场就那撒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陈扬发现自己的短裤湿了。

    我靠,居然梦遗了。

    陈扬自己都觉得脸红,二十大几的男人了,还来这一遭,丢人啊!

    他连忙脱了短裤,光着身子去了浴室洗澡。

    洗澡的时候,陈扬又有些愧疚。觉得愧对灵儿啊!

    做梦居然想到了苏晴,还想到了洛宁,偏偏就没想起灵儿。

    陈扬心里也明白,这是因为他对灵儿是疼爱大于性。

    灵儿是那种让人看见了会想要疼她,怜惜她的。

    “做梦不算出轨吧?也不算对不起灵儿吧?反正每个男人都会有这种思想上的出轨,这不算什么。”陈扬如是安慰自己。

    耶路撒冷的天气和滨海一样,即使是在冬天也很暖和。

    早上的晨曦很明媚,洒在酒店房间里,有种异样的美丽。

    陈扬穿了一件白色休闲衬衫,还是牛仔裤,运动鞋的打扮。

    这样的打扮也方便行动。

    他随后就去找洛宁。

    让陈扬意外的是,洛宁居然在睡懒觉。

    陈扬一直以为洛宁这种女人是很严于律己的。

    看来许多事情都是不能只看表面啊!

    洛宁给陈扬开门的时候睡眼惺忪,蓬头垢面。等看到陈扬后似乎才反应过来,砰的一下关上门,说道:“等着!”

    陈扬郁闷的摸了摸鼻子,他当然也只能等着。

    十分钟后,洛宁收拾的干净利落的出来了。

    扎的马尾,穿着黑色运动服,运动鞋。

    陈扬算是发现了,自己穿黑色的,洛宁就是白色的。自己穿白色的,她就黑色的。反正两人的颜色就这么两种。

    他不无郁闷的说道:“宁师姐,咱们要不要天天这样呀?”

    洛宁微微一怔,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蹙眉道:“什么意思?”

    陈扬说道:“咱们两人的这穿着,天天都是黑白无常啊!”

    洛宁呆了一呆,随后仔细一回想,觉得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她嘴角微微一牵扯,笑了出来。

    不过洛宁也是浅笑辄止,随后说道:“走吧,今天先去哭墙,然后再去找坤格林博士问清楚亚伯拉罕巨石的地址,我们一一来查。”

    陈扬便也正色起来,他说道:“好!”顿了顿,又说道:“不过宁师姐,我始终觉得我们的路线可能是错的。”

    洛宁脸色微微不悦,说道:“怎么说?”

    陈扬说道:“哭墙,亚伯拉罕巨石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数千年来,不知道多少人来走过我们要找的这些路线。他们都是一无所获,那么我们就比这千多年来的人要厉害吗?”

    洛宁自然也知道陈扬说的有道理,但她一直没这么想,就是怕自己丧气。此时,她有些恼火的道:“那你的意思就是坐在家里去思考?”

    陈扬见她发火,便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走吧,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洛宁却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当下也不多说。

    要是换个容易较真的人,一定还要追问陈扬是不是后悔来这一趟了。

    陈扬其实也没多想,他就是觉得应该不那么急的去找,而是要多想一想,多思考。

    不过,他觉得就算一边去找,一边思考,也许会有发现呢?

    所以他也不反对去找。

    出了酒店之后,两人先开车去了一趟超市。在超市里买够了食物,放到车里。随后才又开车去哭墙。

    陈扬是一边开车一边吃面包。

    洛宁坐在后排,并不坐副驾驶。

    反正她是不会想,这样有没有不尊敬陈扬,有没有当陈扬是司机之类的顾虑。

    陈扬也知道洛宁是这个性格,自然也不会多想。

    上午九点,两人到达了哭墙。

    这时候哭墙已经对外开放,有许多犹太人在这里做起早课来,反正也就是戴小帽祈祷。

    当然,其中也有游客。

    陈扬和洛宁随大流,买了小帽和门票进入景点里面。

    随后,两人戴了小帽,在犹太人中间跪了下去。

    陈扬也知道,这一次的任务非同小可。自己必须拿出全副精神来应对。

    当下,他闭上了眼睛,心意放空。

    艳阳高照。

    陈扬忽然感觉到周围的犹太人似乎在念念有词,他们念着陈扬听不懂的语言。这些语言,陈扬虽然听不懂,但却能感受到这些语言所产生的音节力量。

    音节力量和哭墙之间似乎产生了某种奇妙的磁场之力。

    具体是什么。陈扬也参详不清楚。

    陈扬觉得这很神奇,但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多余的想法。

    因为这些磁场的玄妙,实在让他无法去跟所罗门王的宝藏联络起来。

    根本无从下手嘛!

    洛宁很陈扬在做同样的事情,但她也没有多余的感觉。

    两人祈祷完毕后,甚至来到了哭墙的面前。他们伸出手去抚摸了哭墙,这哭墙虽然很有历史的风霜。但是也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

    两人在这里待了四个小时,下午一点方才离开。

    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

    回到车上后,两人喝矿泉水,吃面包,保持体力。

    如此之后,陈扬开车去圣和医院。

    哭墙算是完全没有提供线索,陈扬和洛宁的心思都有些沉重。

    虽然一个月的期限还挺长的,但是这种没有任何思路的焦躁感足够让人发狂的。

    陈扬一边开车,一边暗想,哥这次不会真就这么栽了吧?

    大好青春还没开始,就被冰封十年?

    十年出来,一切物是人非?

    这剧情也太狗血了。

    自己是天命者,天命者就是命运的主角啊!

    要是自己被关起来了,这一处命运电视剧还怎么演啊?

    陈扬胡思乱想着,他心里其实也清楚。如果命运是一处电视剧,那么如果自己被关起来了,那么,自己也不过是这处电视剧的配角而已。

    命运这处电视剧可没有观众,没有主角必须是好人的定律。

    不多时,陈扬与洛宁到了圣和医院。两人再次见到了坤格林博士。

    这一次,坤尼贝西对两人的态度好的很。

    而坤格林博士的气色比昨天又好了一些,一切都是聚灵丹的作用。

    但聚灵丹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不可能真的治好坤格林博士的癌症。

    这聚灵丹的作用是这样的,如果本身有一些小病,或是没病。吃了之后,就能延年益寿。

    要是得了绝症,那什么丹药都无可奈何。

    药医不死病,这是亘古不变得道理啊!

    “博士,我们今天去了一趟哭墙。”洛宁说道。

    坤格林博士看向洛宁,微微一笑,道:“怎么样?”

    洛宁说道:“毫无头绪。”

    坤格林博士说道:“毫无头绪是正常的,我对那哭墙的研究比你们要深,不一样一无所获?”

    洛宁说道:“我想再去看看亚伯拉罕巨石。”

    坤格林博士说道:“你想去看,也是行的。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号码,你们联系这个人,就说是我介绍的。他会安排你们去看圣石。不过这个人喜欢钱财,你们可能要破一些财。”

    洛宁马上说道:“钱不是问题。”

    当下,坤格林博士就给了号码。

    洛宁便让陈扬去联系,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当然是交给陈扬比较好。

    陈扬也就去联系了。

    联系的那个人是圆顶清真寺的工作人员,叫做依维柯。

    陈扬答应给他一万美元,这货马上喜笑颜开。恨不得开车来接陈扬和洛宁。

    事情就这么谈妥了。

    一个小时后,陈扬与洛宁又火速来到了圆顶清真寺。

    依维柯那货出来迎接,却是给了陈扬和洛宁两套传教士的黑色衣服。

    他说道:“凌晨两点你们过来,今天我值夜,我带你们进去。”

    这货也是一身传教士的衣服,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但却是个爱好钱财的俗人。

    话说回来,也没谁规定传教士,和尚,道士不能爱钱。

    因为他们出去吃饭,干撒的,不也得用钱嘛!

    所谓财侣法地,这财可是在第一位的。

    双方约定好后,陈扬和洛宁看时间还早,便决定先回酒店休息。

    这一天,也是挺劳累的。

    陈扬当即开车返回。

    一路上,洛宁坐在后排都没什么话。

    陈扬也就不自找没趣了。

    车子开出一程之后,洛宁忽然说道:“陈扬,如果圣石那里再没有线索,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陈扬呆住,暗道,那就是所有线索都断了。我能怎么办呢?

    “我还没想好。”陈扬说道:“咱们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洛宁恼火万分,说道:“你不是运气好,不是天命者么?你倒是发挥一些作用啊?”

    她是真的着急了。

    陈扬不由在心里叫起撞天屈来,这也能怪到哥的头上来啊?

    他也不好跟洛宁争,微微苦笑,说道:“虽然我是天命者,但天命者也不是万能的啊!”

    洛宁沉默下去。

    陈扬说道:“宁师姐,其实你我一早知道。要找所罗门王的宝藏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甚至千分之一都不到。我之所以来,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路可以走。这是解决我困境的唯一办法。可你呢?你为什么要把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