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建华的眼中闪着幽幽的光芒,他的手上戴了一枚法戒。此刻,他不由自主的转动法戒,脑海里却是闪过陈扬对他的侮辱。

    “陈扬,我已经失算过一次。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给你翻身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让我好好的折磨你。”

    洛宁半夜醒来的时候,发现陈扬睡在木地板上。她看了一眼,嘴角牵扯出一丝笑意来,也没多想,随后翻身就睡。

    她自然不可能心疼陈扬,想想陈扬也是皮粗肉糙的,有什么好心疼的。

    陈扬在睡之前,难免还对旁边床上的洛宁有些浮想联翩。

    虽然陈扬现在已经很正派了,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不知道怎么滴,面对洛宁却总是有些心猿意马。尤其是在这样暧昧的场景下。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底线。他虽然会偷看下洛宁,脑子里幻想下什么的,但他不会真的跟洛宁怎样。

    陈扬是个正常的男人,他的这些表现,也是一个正常男人都会做的。

    而陈扬的优秀品质就在于,他不会去付诸于行动。

    如果他真是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那么苏晴也早就被他给拿下了。

    且不说这些,陈扬睡到半夜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见在幽暗之中,程建华坐在轮椅上,用幽幽的眼神看着自己。

    而且,这货手上有一枚法戒,正在转动着法戒。

    程建华的眼神好像在说,这一次,不会再有奇迹了哦,你就等死吧。

    “我艹!”陈扬骂了一句,瞬间清醒,坐了起来。

    洛宁是被陈扬这句粗口给吵醒的。

    她有些莫名其妙的坐了起来,看向床下的陈扬,道:“怎么了?”陈扬揉了揉眼睛,奇怪的说道:“我怎么在床下了?你踢我下来的?”

    洛宁淡冷说道:“这个笑话不好笑。”

    陈扬摸了摸脑勺,这才想起自己本来就在床下睡的。于是也就不纠结这个问题,说道:“我做了个噩梦,梦见程建华个兔崽子躲在黑暗的地方,幽幽的看着我。”

    洛宁不由有些无语,说道:“程建华不是你手下败将吗?他还没出现居然就吓得你做噩梦?”

    “做屁得噩梦。”陈扬说道:“好歹我也是金丹巅峰修为,离化神之境一步之遥。我的精神稳定,意志坚决,怎么可能做噩梦?我估计程建华就在这酒店里,是他在搞鬼。这个家伙,趁我睡着了,利用他那套狗屁的玄门法术来吓唬我。”

    洛宁闻言微微一怔,她没有反驳。因为她也是高手,自然知道陈扬应该不可能做这种噩梦。

    她说道:“如果真是程建华所为,那么程建华的精神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大。”

    陈扬说道:“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要不咱们这时候去楼下查一查,看他是不是入住在这家酒店?”

    洛宁说道:“既然你说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那查也是白查。”

    陈扬道:“话可不是这么说,他也只能在冥冥中看到一条线而已,不可能事无巨细的都知道。也许咱们真就将他查到,顺便把他给堵住,直接干掉,一了百了呢?”

    洛宁说道:“大晚上的,你这是在做白日梦。如果真这么好干掉,天宗师尊会派他前来?你是觉得天宗师尊是猪吗?”

    陈扬站了起来,说道:“不管这么多了,我要去查查。要是万一我出去被埋伏,直接被岳大鹏给干掉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给力。”

    他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洛宁无奈,她还真是怕陈扬跟她分开,然后被岳大鹏给杀了。

    万一这就是程建华让陈扬做噩梦的设计呢?

    所以洛宁为了小心起见,还是起床,和陈扬一起出门。

    陈扬就知道洛宁会出来,不然他其实哪里敢单独行动。

    反正最近这两个月,陈扬是挺憋闷的。以前他在非洲丛林里,化劲巅峰修为,简直有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感觉。

    本来以为这身本事回到滨海,拿来装逼打脸是绰绰有余了。

    那知道,这里的水才是真正的深。

    他晋升到金丹之境之后是憋屈的。

    妈了个蛋的,晋升到金丹巅峰之后还是憋屈的。

    天天出门都得跟个小媳妇似的,生怕一不小心被人给做了。

    娘的,陈扬是真的干不过岳大鹏啊!

    陈扬与洛宁一出房门,陈扬忽然站在隔壁的804的房门前停住了。

    洛宁疑惑的看向陈扬。

    陈扬朝里面指了指,小声道:“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在里面?”

    洛宁不由扶额叹息,道:“你真是个天才儿童。”

    她话一说完,陈扬砰的一脚将门踹开了。

    随后,陈扬闯了进去。

    洛宁无奈,只有跟着进去。她算是服了陈扬了,这家伙做事真是太鲁莽了。

    陈扬闯进来,马上就看见里面开了台灯,光芒黯淡。

    但是床上一对鸳鸯却是正光着身子在缠绵。

    大半夜的,他们也是蛮拼的。

    陈扬与洛宁闯了进来,这对鸳鸯吓了个半死。

    他们连忙拉过被单惊慌的裹住。那男的是个美国男子,用英文愤怒的吼道:“**you!”

    陈扬便知道自己搞错了,他马上义正言辞的道:“我们是国际刑警,现在调查一桩妇女拐卖事件。你和你身边的女人是什么关系?“

    那美国男人脸马上就绿了。

    很显然,他是在偷情啊!

    陈扬说道:“算了,估计你也没这个胆。”然后转身就走。

    那美国男子吓出一身虚汗,心里全是庆幸,自然没敢来找陈扬的麻烦。

    陈扬又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前面,他刚一停顿,洛宁立刻吓了一跳,拉住陈扬道:“天才儿童,你可别乱来了。”陈扬呵呵一笑,说道:“我吓你的。”

    洛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随后,两人很快就乘坐电梯来到了一楼大堂。

    一楼大堂灯火通明,前台也有服务小姐在值守。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陈扬与洛宁来到前台,服务小姐马上微笑着道。

    陈扬面色焦急,说道:“我刚才得到一个消息,有人要在这里置放炸弹。你赶紧查一查,是不是有个叫程建华的人入住了?”

    服务小姐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她不确定陈扬所说是真是假。于是道:“我马上叫安全经理。”

    陈扬点头,说道:“尽快。”

    服务小姐立刻致电,致电完毕后,说道:“安全经理马上就来。请问您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

    陈扬说道:“程建华是我的仇人,他跟踪我来的。他刚才发一段信息说在这里藏了炸弹。你还是快查查有没有这个人的入住信息。如果我们及时抓住他,也许可以将这次危机解除。”

    服务小姐犹疑不定,最后一咬牙,马上查了起来。

    一旁的洛宁顿时对陈扬有些刮目相看,这货,还真是说谎话跟喝白开水似的。这也算是一种本事啊!

    随后,安全经理马上过来了。

    安全经理是个强壮以色列男子,五大三粗,肤色黝黑。他疑惑的看了陈扬一眼,又向服务小姐说起以色列语来。反正是叽里咕噜的,陈扬也听不懂。

    那服务小姐听后,马上向陈扬翻译,说道:“我们安全经理问您是什么人?”

    陈扬说道:“这不瞎耽误功夫吗?咱们当务之急是先把程建华找出来。不然真爆炸了,不说承担什么责任,咱们要是被炸死了呢?你就告诉我,程建华有没有入住信息?”

    那服务小姐被陈扬这三板斧搞的六神无主,说道:“有的,他入住708号房。”

    陈扬与洛宁相视一眼,马上,两人便迅速朝708号房奔去。

    陈扬和洛宁并没有乘坐电梯,而是直接走的楼梯。

    7层楼,两人一分钟没用到,就已到达。

    比坐电梯都要快

    708号房前。

    洛宁正打手势让陈扬不要冲动,先听听动静,从长计议神马的。

    那知道陈扬太直接了,直接一脚将大门踹开。

    随后便冲了进去。

    洛宁无语,也只能跟了进去。

    708号房里灯光明亮,但里面却已经空无一人。

    陈扬注意到了茶几上有一台笔记本。

    他来到笔记本前面,将笔记本打开。

    笔记本打开之后,屏幕上跳出一段视频文件。上面有几个字,陈扬敬阅。

    洛宁来到了陈扬的身边,陈扬点开了视频。

    里面却是一团黑暗,黑暗到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随后,那黑暗中慢慢有了动静,最后,坐在轮椅上的程建华出现了。

    他正是在慢慢的转动着手上的法戒。

    这个情况,跟陈扬做梦的场景一模一样的。

    陈扬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冲洛宁说道:“我在梦里见到的就是这种场景。”

    洛宁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那视频里的程建华忽然开口了。他眼神幽幽,说道:“陈扬,想不到吧?咱们又见面了。你以为你去酒店搜查我是你的聪明吗?不过是一种后知后觉罢了。你因为恐惧,所以想要杀我,所以一定会来搜查我,一定会来到这里。你是在一步一步进入我步的局,明白吗?”

    陈扬的脸色难看起来。

    妈蛋的,程建华说的好有道理,陈扬和洛宁都觉得自己有些无言以对啊!

    程建华又说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要把你们引入这间房间对不对?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身子开始发热?这是因为,在这房间里,我放置了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