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力无边!

    陈扬胸中忽然热血激荡起来。

    他也想成为那个法力无边的人。

    幼年的时候,他看过西游记,看见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他羡慕过。

    后来陈扬长大了,知道人根本不可能有法力,所以他就断了这个念想。

    但是现在,沈墨浓说可以法力无边!

    陈扬的心思活络起来了。

    “神通之门,神通之门!”陈扬喃喃念道。

    沈墨浓便说道:“神通之门不是这么好打开的。修为之路,越往后走,越是艰难。你现在面前的化神境的坎就已经是难如登天。更别谈从化神到神通之门的距离。”

    陈扬深深知道化神境的难处,所以对沈墨浓的话深以为然。

    沈墨浓又说道:“化神,神通之门都需要大量的丹药来支撑。要打开神通之门,必须让身体的细胞,肌肉组织完全进化到巅峰状态。如此之后,多余的营养才能冲入脑域之中,开始开发脑域。”

    陈扬说道:“既然丹药如此重要,为什么大家不自己想办法炼丹?难道丹药只有神域才能炼吗?”

    沈墨浓说道:“也不是只有神域才能炼丹,还有许多隐秘的门派,或者国外的一些如血族,黑暗议会,教廷等等。他们也都有自己的炼丹方法。”她顿了顿,继续说道:“炼丹太难了,个人想要炼丹,难如登天。首先,你要有一口炼丹的炉鼎,这炉鼎可不是平常的东西。里面要有道家高手设置法阵,有的法阵控制火候,有的法阵负责将杂质引入废物槽里。就拿神域的禹王鼎来说,这口禹王鼎乃是上古时期的法宝,重达三千六百斤,里面的法阵有一百三十六个。每个法阵都是精妙无比。也是因此,神域所炼的丹药,品质非常的好。”

    “而且,光有炉鼎也不行。还要有高明的炼丹师来掌握火候,什么时候加什么材料,都要一清二楚。然后,这两样都不是最难的。你知道最难的是什么吗?”

    陈扬老实的说道:“不知道。”

    沈墨浓说道:“笨蛋,是材料啊!你以为炼丹是用空气炼的?神域的那些任务榜你道是什么?全部都是让你们去搜集关于炼丹的材料,以及一些遗留在世界各地的法宝。有许多丹药的材料,不仅仅是药材。有的丹药需要五行精气,五行精气会藏在某个法宝里面。有的丹药需要地藏之精,有的丹药需要烈火雄黄等等。神域为什么会强大到这个地步?这是因为,第一,他们丹药众多。丹药多,造就的高手也多。第二,他们财力雄厚,又让这么多高手去搜集材料,如此循环,便越发强大。你说那个普通人,小势力能有这个规模?”

    陈扬恍然大悟。

    他突然有些明白了,偌大的神域,看似威风无比。但实际上,里面的高手全部都是在为一个人服务。那就是神帝!

    神帝要众人的信仰强**力,又要众人去采集材料。

    到了神帝这个地步,不需要那许多的低等丹药。所以就用低等丹药来作为酬劳。

    而众人完成危险任务,所上缴的东西,却可以造就出极品仙丹来。

    尽管,陈扬明白了这一点。但他也知道,他不能超脱,也得按照规矩来办事。

    因为,即使自己找到了什么烈火雄黄等等得好东西。但自己拿在手里也炼不出丹药,等于是废的。

    人神域强就强在有设备,有炼丹炉呀!

    跟人工厂有设备,有强大的生产力似的。

    陈扬暗道:“果然,万事万物都有相同的道理。神域的这种做法,就好像他们是一家工厂,而我们是工人一般。只不过是换了个方式,换了个名称罢了。”

    沈墨浓跟陈扬随后又聊了些别的,接着,沈墨浓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陈扬说道:“岳大鹏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还有杭行天。神域里的派系很复杂,岳大鹏,杭行天都是天宗派系的。我现在都不敢接任务,一旦接了任务,万一他们参与进来我很头疼。而且,我也不能让大哥他们几个进来。因为我们这边人多了,岳大鹏他们也可以喊更多的师兄弟进来。目前拼实力,我这边哪里拼得过。”

    这些派系的争斗,陈扬刚才也跟沈墨浓说了。所以,沈墨浓现在也懂一些,她说道:“那你不还是也有派系嘛!”

    陈扬苦笑,说道:“我们在派系里还没有地位,小喽啰一个,还能指望他们来帮忙?”

    沈墨浓说道:“你也不必想的太复杂了。毕竟现在几个派系都没有撕破脸皮,上面还有神帝呢。天宗派系也不可能让岳大鹏把事情闹的太大。”

    陈扬一怔,随后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我慢慢再想办法吧。”

    沈墨浓说道:“嗯,有需要帮忙的就开口。”

    陈扬说道:“嗯!”

    随后,两人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房间里便陷入一片静谧。

    陈扬也不想练功了,今天修炼了一整天,也是真正够了。

    他信步来到了落地窗前。

    窗帘是合上的,陈扬拉开了窗帘。而且,他还将窗户打开了。

    房间里本来开了空调,温暖无比。这一瞬,随着窗户的打开,风雪立刻灌了进来。

    这里是三十层高楼,陈扬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洛杉矶的大概轮廓。

    无数的高楼大厦林立。

    这让陈扬想起了许多美国大片里的场景,在美国大片里,洛杉矶的居民总是很倒霉。一会儿外星人来了,一会儿哥斯拉来了,一会儿自己人中的博士要炸地球。还一会儿,突然风暴来了。

    绝对的水深火热。

    陈扬想到这些,突然有些好笑。

    自己面临着一团乱麻的危机,却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段日子以来,一直都是一群人在一起。

    陈扬突然很想念一个人单身的日子。

    他决定去唐人街找一家烧烤摊,就在这样的天气里喝一瓶啤酒,吃一些烤串,那肯定是很愉快的事情。

    陈扬想到就做,接着便出了房间。

    他也没有去打扰罗峰。

    很快,陈扬就出了酒店。

    这时候,雪花飘飘洒洒,夜幕中的洛杉矶霓虹闪烁,是那样的美丽而辉煌。

    陈扬现在也没有车开了,因为宾利车被司徒灵儿她们开走了。

    这个时候,陈扬只有乘坐的士了。

    他裹了裹身上的黑色大衣,然后来到了马路旁边。

    便也在这时,一个欢喜的声音传来。“叔叔!”是用英文喊的。

    陈扬回头一看,却是昨天那个黑人小女孩。

    黑人小女孩穿了一件红色的廉价皮袄,不过她现在看起来就比昨天要暖和多了。

    黑人小女孩还打了一把小雨伞,她看着陈扬,显得有些兴奋。

    陈扬微微意外,他蹲下身,笑了笑,和蔼的说道:“小妹妹,是不是钱不够了?”

    他说着就要掏钱。

    不管怎样,这个小姑娘还这么小。她这个年纪本该是在父母膝下承欢的,但她却流落街头,这就已经说明她是个可怜人了。

    而钱对于陈扬来说不过是数字,所以他很乐意帮忙。

    就算是在国内,陈扬看到乞讨的老年夫妇他也会给。老人家,都快要进棺材了,这把年纪却要出来乞讨,为什么不给一些?

    当然,那些故意出来乞讨的豪华乞丐,还有一些被丐帮控制的儿童,陈扬是不会给钱的。

    给钱等于害他们。丐帮见到有利可图,就会去残害更多的孩子。只有没有利益了,他们才会罢手。

    陈扬有时候看到一群大学生在街头上搞乐团演出,他也很乐意给一些钱。

    他觉得那些大学生的青春是他向往的,也是他没有的。

    且不说这些,黑人小女孩马上摆手,说道:“不是的,哥哥,我不是来找您要钱的。您昨天已经给了我许多。我们这半年都有钱吃饭了。”

    陈扬微微一怔。

    黑人小女孩又说道:“我叫艾丽薇,哥哥,我在这里已经等了你一天了。”

    陈扬不由奇怪,他看向艾丽薇。

    艾丽薇看起来才五岁,她的眸子如黑色的玛瑙,充满了纯净。她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陈扬。

    陈扬随后微微一笑,道:“等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艾丽薇说道:“哥哥,我姐姐生病了。她想见见您,可以吗?”

    陈扬顿时有些犹豫,他其实是不想去节外生枝的。但是他马上看见艾丽薇小姑娘的眼神里充满了哀求和期盼。

    他终是硬不下这个心肠,便一笑,说道:“当然可以。”他知道,也许一见面就会有很多的麻烦。

    可陈扬若不答应,他的良心会不安。

    艾丽薇见陈扬答应,不由欢欣雀跃起来。

    艾丽薇说道:“哥哥,我带你去。”

    陈扬说道:“等等。”他说完就牵了艾丽薇的手,说道:“我去买些东西。”

    他却是带着艾丽薇去对面的面包店里买了许多的面包和甜甜圈,之后又在附近买了一些水果。如此之后,方才招了的士。

    上了的士之后,艾丽薇说了地址。

    的士车启动。

    艾丽薇和她姐姐住的是廉租房,是属于洛杉矶政府的一项福利,不需要缴纳房租。而且每个月还能领到一定的救济金。

    陈扬暗想,小姑娘也真是可怜。这么小,很可能父母也不在了。而且姐姐还生了病。

    若不是如此,她也不用这么冷的天在外乞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