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兄弟这两个字在如今这个社会似乎越来越不值钱了。

    但是此刻,罗峰,莫武,秦林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喊一声兄弟。

    这一声兄弟在陈扬听来,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他只觉得胸中的热血已经沸腾。有兄弟者,何惧强敌!

    这一瞬,陈扬五人的眼中光芒大盛,他们逼视向岳大鹏,将岳大鹏的气势完全镇压了下去。

    岳大鹏的眼中闪过微不可察的震惊之色。他想不到这个陈扬居然有如此之强的凝聚力。

    他当然不甘心就这么失败。

    当下,岳大鹏看向罗峰,道:“罗峰,你可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你们不可能永远都在一起。我要杀你们,总是有机会的。你也是金丹巅峰的高手,堪称宗师。到了你这个境界,你还像一个小混混讲所谓的江湖义气,这未免太可笑了吧?”

    岳大鹏是极其精明的人,当然能看得出,罗峰是这群人的主导。

    罗峰淡淡说道:“岳师兄,我非常谢谢你的金玉良言。你和陈扬之间的仇恨,我也知晓一些。不过令孙所作所为,的确算不得君子所为。更何况,如今岳师兄你是神域的黄金级别弟子,你已经不是凡人。你所追求的是孤独的大道。但你的眼界还执着于这些小小的仇恨上,实在是不够明智。”

    他顿了一顿,又说道:“诚然,你现在比我们都强。但你别忘了,你今年已经快要七十了吧?而我们呢?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有无限的可能。更何况,我们这五人中就有四个乃是天命者。天命者,天命之所归。你以一人之力要对抗天命,这是最大的愚蠢。”

    陈扬在一旁顿时吃了一惊。四个天命者?

    他一直都没有发觉。

    但是罗峰既然这么说,他觉得肯定就不会错。

    他马上就可以锁定,罗峰与秦林也是天命者。

    反正莫武不太可能是。

    陈扬顿时觉得命运真是奇妙,之前在那蛇岛上,几番生死搏杀。唯独就几个天命者活了下来。

    这天命,天命之所归还是有些门道的。

    岳大鹏眼中绽出寒光,说道:“小后生,天命者多如牛毛,不过就是乱锅之中的乱象根源。运气比常人好那么一点,但你以为这就可以成为你的依仗?”

    罗峰说道:“既然岳师兄你执意,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了。咱们兄弟几人一条心,你要来杀我们,那就看你本事了。”

    岳大鹏点点头,道:“好,好,好。今天我就看看你们这几个小后生到底有什么本事?”

    他说完之后,便朝楼上走去。

    岳大鹏并不惧怕罗峰五人,因为他有恃无恐。

    罗峰五人今天如果将岳大鹏这个黄金级别的弟子给杀了,他们难逃神域的惩罚。

    就算是将岳大鹏打伤了,那到裁判所去辩证也是很不利。

    可岳大鹏却可以将他们随意格杀,格杀完之后,大不了受裁判所几句罪责。

    因为岳大鹏行事在规则之内。

    陈扬见到岳大鹏坚持动手,他的心往下一沉。

    这种种利弊,他当然是知道。

    一旦开打,刀剑无情。

    他们个个都是凶猛高手,拳脚之下,肯定难免有损伤。

    一旦打了起来,陈扬这边无论胜负,很可能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便也在这时,罗峰眼中寒意森然起来。

    他冷厉的道:“好,既然这条老狗今日执意要杀我们。反正我们总是逃不过一个冒犯上级的罪责。既然如此,咱们就当蛇岛的命是捡回来的,现在还回去便是。兄弟们都给我听好了,全力出手,今日就杀了这条老狗。”

    一瞬间,罗峰眼中杀意大盛。

    他是真的下了杀心的。

    到了罗峰这个境界,要杀就杀,说一不二。

    罗峰这个大哥既然发话了,陈扬一众人马上也跟着喝道:“好,杀!”他们也爆发出了恐怖的杀意出来。

    这股恐怖的杀意顿时让岳大鹏止住了脚步。

    他自然也有自己的心思,以为拿捏好了众人的七寸。

    但他没想到这群年轻人是如此的不凡,这么快就有了如此惨烈的杀伐之意。

    岳大鹏虽然厉害,但眼前这群年轻人,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他可不认为自己一个人能打赢他们。

    如果真的斗起来了,岳大鹏知道自己十有**要死在这里。

    而自己死了,这群年轻人要遭遇什么样的责罚,那都是一场空了。

    陈扬是龙,罗峰更是龙!

    罗峰带着陈扬这群人,自然是厉害无比的。

    岳大鹏错误的低估了罗峰的决心,但这个时候,他话已经放了出来。想要退却,面子上也过不去。

    人活着就是一张脸,命可以丢,脸面不能丢。

    岳大鹏深吸一口气,他也下了决断。今日就拼死一战,老子英明一世,难道还怕了这群小后生?

    顿时,岳大鹏身上爆发出强悍无匹的王者气势。

    孔雀王拳,拳拳如帝王定鼎!

    眼看大战就要一触即发,便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轻喝。“住手!”

    来者是洛宁!

    洛宁一身白色风衣,她今天梳成了直发披肩。

    不得不说,洛宁非常的漂亮,并且有种上位者的气质。

    她一出现,便有种惊艳的感觉。

    她眼下这番打扮和之前的军人打扮是两种风情。

    当然,眼下谁也没有心思来注意洛宁的美丽。

    只是她的到来,这一声住手让岳大鹏和罗峰,陈扬他们都微微的松了口气。

    刚才的局面已经到了双方都把持不住的地步,尽管双方都不想那般惨烈,但大家都没有了回转的余地。

    而洛宁的出现,简直就是天降救星。

    岳大鹏迅速收了他的气势,恢复平静。

    罗峰一众人也立刻收了杀意,眼神清明起来。

    洛宁迈步而入,她一进来,就有种好闻的香味儿。

    “怎么回事?”洛宁进来之后,扫视众人一眼,皱眉着问道。

    洛宁是内门弟子,岳大鹏见了也必须保持尊敬。他便恭敬的道:“特使,几位小师弟初来乍到,我不过是和他们开个玩笑。”

    洛宁淡冷说道:“那么玩笑开完了吧?”

    岳大鹏说道:“嗯!”

    “可以走了吗?”洛宁说道。

    岳大鹏不敢反抗,说道:“是,特使!告辞了!”他说完转身便走。

    一场惊天危机便被洛宁三言两语之间消弭。

    陈扬一众人长松一口气。

    同时,陈扬感到奇怪。怎么洛宁这么巧就来了?

    “多谢特使!”罗峰带着众人下来,他第一个说道。

    洛宁扫视众人一眼,随后便到了客厅的沙发前入座。她又向众人说道:“你们也过来坐。”

    陈扬一众人也就听话的来到了洛宁旁边的沙发上,分别入座。

    待众人坐定后,洛宁说道:“岳大鹏和陈扬之间的恩怨我也是才刚知道。知道之后,我就知道他要来找陈扬的麻烦。所以我就立刻赶来了。”她顿了顿,又说道:“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帮你们对不对?”

    罗峰说道:“没错。”

    洛宁沉声说道:“神域内门有许多事情是你们还不懂的。而且,内门之中权力倾轧更加严重。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们稍微接触多一点也就知道。目前来说,内门有三大派系,分别是掌管裁判所的左天宗,天宗派系,还有掌管禹王鼎的宁天都,天都派系,以及掌管行政部的梵无虞,无虞派系。我是属于无虞派系的,今年的招生是属于梵无虞师尊在掌管。而你们,是师尊特意交代,要好好培养的。所以,你们也是属于无虞派系的。”

    陈扬脸色微微古怪,心道:“如果真要自己选派系,那自己肯定是要选天都派系的。”

    洛宁扫视众人一眼,说道:“每一个外门弟子,都有自己的派系。每年的招生都是我们三大派系轮流来办的。你们在进入神域那一刻开始,便已经被打上了无虞派系的印记。”她顿了顿,说道:“我也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想着如果要选,那也要选天都派系对不对?因为他们有无穷丹药?”

    陈扬众人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否认。这个时候否认,那也太虚伪了。

    洛宁说道:“如果你们这么想,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天都派系的确掌控了禹王鼎,但他们只负责炼丹。他们所炼出的每一颗丹药,都要上缴给神殿。然后由神殿来决定分配丹药。”

    陈扬不由奇怪道:“神殿?神殿又是一个派系吗?”

    洛宁说道:“神殿乃是神帝直接掌管,谁也不敢在神帝面前做手脚,明白吗?所以,天都派系虽然掌管了禹王鼎,但是在丹药方面,他们也没有优势,和我们是一样的。”

    众人恍然大悟。

    洛宁继续说道:“目前来说,天宗派系掌管裁判所,他们的派系中出了几个非常出色的弟子。所以他们的势力是最雄厚的。”她顿了顿,道:“无虞师尊看重你们几个,希望你们能尽快脱颖而出,以此将来好抗衡天宗派系。”

    陈扬众人顿时感到有些压力山大。

    洛宁又说道:“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们不必有太大的压力。你们目前来说,最紧要的是快点进入白银级别。不然你们被岳大鹏抓住了小辫子,那我们也保不了你们。要知道,岳大鹏是天宗派系的。天宗派系一向跋扈强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