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之中,月光如一层圣洁的清辉洒照在沙滩上。

    司徒灵儿抓了几条鱼上来,陈扬生起了篝火。

    这样的夜晚,一众人就像是在海边来野营一般。只是可惜,充斥在众人心里的是挥之不去的死亡威胁。

    鱼很快就烤熟了,虽然没有佐料,但依然很香。

    鱼肉很是鲜美。

    陈扬先递给司徒灵儿一条,随后又递给秦林和莫武,最后才自己开始吃了起来。

    一共有八条鱼。

    每人两条。

    所以此刻,还有四条烤鱼被移到了旁边的架子上。

    正在众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那边罗峰突然出现了。

    他朝这边走了过来。

    陈扬马上喊司徒灵儿站了起来。

    对待罗峰,陈扬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虽然双方已经约战,但是罗峰万一偷袭呢?

    就算是死了,那也没地儿去说理啊!

    秦林和莫武是坐着的,两人也警惕的看向罗峰。

    月色下的罗峰,黑衣冰寒,给人无上的压迫感。

    罗峰缓缓走近,最后来到了众人的面前三米处站定。

    “可以给我一条鱼吗?”罗峰扫视一眼旁边的四条烤鱼,忽然冲陈扬说道。

    他的眼里只有陈扬,因为他觉得只有陈扬才是对手。

    陈扬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没问题。”

    他说完之后,伸手拿起烤鱼架子,连带着烤鱼一起朝罗峰丢了过去。

    罗峰接过。他又向陈扬淡冷说道:“天一亮,就是咱两决一生死的时候。但是我们之间,并无深仇大恨。所以眼下何不坐下来谈一谈?”

    他说完就率先坐了下去。

    他这一坐,就等于是将自己最大的破绽和空门暴露在了陈扬眼前。

    可以说,此刻陈扬和司徒灵儿若是发动攻击,那罗峰十有**是要死的。

    但罗峰这么做,却事说明了他的坦诚。

    陈扬微微的意外,他自然不会去主动攻击罗峰。

    陈扬的性格就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十倍偿还!

    随后,陈扬和司徒灵儿也盘膝而坐。

    罗峰默默的吃起烤鱼来,不一会,一条烤鱼就吃完了。他又向陈扬说道:“可以再给我一条吗?”

    陈扬也不说别的,抓起一条烤鱼的架子,又给罗峰扔了过去。

    罗峰接过。

    很快,他又吃完了一条。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你再要,那可就没有了。”

    罗峰淡淡说道:“我饱了。”

    陈扬众人也就吃了起来。

    莫武和秦林吃了一条就不再吃了,他们要将剩下的两条留给陈扬和司徒灵儿。

    陈扬和司徒灵儿也没客气,很快将最后两条也吃了。

    这顿烤鱼吃完,陈扬觉得肚子里暖烘烘的,很是舒畅。

    随后,陈扬看向罗峰,说道:“你来这里,总不是单纯为了吃烤鱼吧?”

    莫武和秦林也好奇的看向罗峰,他们也很好奇罗峰的来意。

    之前,陈扬一众人对罗峰的印象就是冰冷嗜杀。

    但此刻,众人觉得罗峰也是一个人。

    罗峰忽然说道:“陈扬,在你眼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是个奇怪的问题。

    罗峰是坏人吗?

    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杀了这么多人,应该说是坏人。

    但是他是遵守淘汰赛的规则,这又怎么能说是坏人?

    那是好人吗?

    显然也说不上。

    陈扬多看了罗峰一眼,随后道:“为什么要这么问?”罗峰淡淡说道:“随口问问。”陈扬问道:“你在乎别人的看法吗?”

    罗峰说道:“不在乎。只不过有些好奇。”

    陈扬说道:“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

    罗峰意外极了,他多看了陈扬一眼,道:“哦,为什么?”

    陈扬说道:“一个人的好和坏要怎么区分呢?做好事就是好人?做坏事就是坏人?我想,在生物链的眼中,人类要吃它们,那么人类是绝对的坏人,是穷凶极恶的大恶人。但是在人类的眼里,它们不过是食物,所以,人类不会觉得杀鸡宰羊的人是坏人。”

    罗峰说道:“你这个说法很新鲜。”

    陈扬淡淡一笑,接着说道:“所以,我觉得你是好人。起码,你很遵循你的内心**。那么,对于你自己来说,你是一个好人。”

    罗峰道:“那么你呢,你觉得你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我不算好人。我有很多想法,但我都不能去做。因为我内心有一层道德观束缚了我自己。至少,我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不算好人。”

    “可是,那又怎样呢?”陈扬淡淡说道:“好人,坏人,君子,小人等等。这些称谓我不在乎,不管别人怎么看完,我都无所谓。”

    “问心无愧,君子坦荡荡!”罗峰说道:“你的确是个不会在乎他人看法的人。”

    陈扬的确是如此,所以此刻,他只是淡淡一笑。

    彼此沉默半晌后,陈扬说道:“真想不到,我们居然可以有坐下来谈心的一刻。”

    罗峰的眸子如黑色的寒冰,不过此刻,他眼中的寒冰消融了一些。他说道:“我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朋友。这是我第一次和人说这么多话。”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看样子我应该感到很荣幸。”

    罗峰说道:“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

    陈扬微微一怔,他对于罗峰的经历很是好奇。眼下罗峰愿意说,他自然很想听。

    包括莫武和秦林,他们也是如此。

    倒是司徒灵儿,她没什么情绪起伏。只是静静的依偎在陈扬身边,像个乖巧的小媳妇。

    罗峰陷入了回忆,他说道:“我是个孤儿,从我记事起就是在一个孤岛上。那岛上是一个叫做天王复兴社的组织。他们收养了很多婴儿,然后将其培养成杀手。在同龄人中,我的资质最高,也最受上面重视。因此,我所受到的训练也格外的严酷。”

    “六岁那年,我养了一条斗牛犬。我给那条斗牛犬取名叫做叫做奇奇。那个时候,奇奇是我生命的慰藉,不管训练有多苦,挨了多少骂,多少打。晚上我都能抱着奇奇,奇奇会安慰我,舔舐我的伤口。可以说,我们是相依为命的。”

    说到这里,罗峰顿了一顿,他道:“陈扬,相信也也猜的出后来发生了什么。九岁那年,天王复兴社,培训我的教官让我亲手杀了奇奇。我若不杀,他便要一点一点的折磨死奇奇。我没办法,最后只能将奇奇杀了。然而,这并不是最残酷的。他们将我和奇奇的尸体关在一个笼子里,期限是一个月。这一个月,我没有水,没有食物。于是我只能生吃藏獒的血肉坚持过来。”

    罗峰的述说毫无感情,但陈扬等人能想象到一个九岁的孩子,在那样的环境下所遭遇的那一切,那是怎样的残酷和折磨。

    罗峰继续说道:“在天王复兴社里,要活着,就得和畜牲一样,不可以讲感情。不可以心软,不可以反抗。另外,值得一说的是,一直以来,照顾我们饮食起居的是一个漂亮的阿姨。我们都叫她兰姨。兰姨待我格外的好,但我不敢对兰姨依赖。我怕天王复兴社的人会让我杀了兰姨。”

    “然而,当时我毕竟还只有九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兰姨的感情还是不可自拔的越来越深。在我的生命中,只有兰姨给过我关怀和笑容。我觉得兰姨就像是我的母亲一般。我还跟兰姨说过,等到有一天,我足够强大的时候,一定带兰姨离开这里。”

    罗峰的话里难得的出现了柔软。

    显然,他对兰姨的感情要比对那条斗牛犬奇奇的感情要深厚的多。

    陈扬甚至听出了罗峰对兰姨有一种依赖,是儿子对母亲,也像是对恋人。

    在那样的生存环境里,显然罗峰的感情是有些畸形的。

    罗峰继续说道:“在我十八岁那年,兰姨死了。我亲手杀的。”

    陈扬与莫武和秦林都是失色。

    “为什么?因为天王复兴社的人逼你吗?”一旁的莫武忍不住问道。

    “是兰姨求我杀她的。”罗峰眼中闪过一丝难言的痛楚。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不解。

    罗峰说道:“起初是我的教官将我叫过去,他给我一柄匕首,让我去杀了兰姨。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惊呆了,我丢掉了匕首,誓死不从。在我心里,我可以杀尽天下人,但惟独不会对兰姨下杀手。我血红着双眼冲教官吼,有种你就杀了我。”

    “后来教官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晚上,我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看见兰姨。”

    纵使隔了这么多年,罗峰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依然是一脸的痛苦。“我看见兰姨被十名大汉给轮流糟蹋了。这十名大汉冷笑的看着我,我上去拼命,他们一脚就将我踹飞了。随后,那些大汉也就离开了。我去看兰姨,兰姨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她哭着求我杀了她。”

    “小峰,杀了我,杀了我!”罗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接着又睁开眼睛,说道:“这是兰姨在临死前求我的话,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痛苦绝望。于是,我亲手掐死了兰姨。那一天,我抱着兰姨的尸体哭了一整夜。第二天,我抹干眼泪告诉我自己,罗峰,从此以后,你不需要再对任何人有感情,也不要再为任何人掉一滴泪水。”

    陈扬与莫武和秦林不禁恻然,罗峰的经历何其残酷,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