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林看见垂死的莫武又有了生机,不由感到惊奇无比。“想不到陈扬兄弟你的血液居然是灵丹妙药?”

    陈扬没理会秦林,而是在自己的衬衫上撕下了布条,然后帮莫武将手臂上的伤口包扎好。

    莫武的手臂只是被划了一条血痕,外伤并不严重。血早已止住了。

    糟糕的是,他虽然毒被陈扬解了。但是内脏被罗峰震伤,这不是短暂时间能好的。

    莫武在这个时候,心神大乱。他脸色发白,想到了许多可怕的可能。

    这里是淘汰赛,是最残酷的淘汰赛。但是他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那么等待他的只有死亡。陈扬他们这些人,不能算是伙伴,朋友。因为到最后,他们也必须来遵守淘汰赛的规则。

    陈扬看了莫武一眼,见他神情,又那里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但陈扬也不好跟莫武保证什么,只好说道:“你先养伤吧。别的都别多想,说不定咱们都会被罗峰杀掉呢?死了也不会寂寞。”

    莫武闻言,嘴角牵扯,苍白的笑了一下。他忽然说道:“陈扬,你是个大丈夫。我现在只会是你的累赘。如果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我宁愿那个人是你。所以,你还是别管我了,不如就给我个痛快吧。”

    陈扬微微一叹,说道:“你想多了。如果只能有一个人活下去,那个人绝不会是我。”

    莫武一呆。

    他随后看向了司徒灵儿,这一瞬,他突然懂了些什么。

    莫武暗暗道:“是啊,他连我都不辜负,遵守道义。这样的男人,又怎会为了活着而杀自己的妻子?”

    这一瞬,莫武心中大受震动。他明白了陈扬在踏上这个岛的开始就没打算活着。

    这是一种怎样伟大的胸怀?

    莫武不由在心中暗道:“此生我若能活着,必将当陈扬是我大哥,誓死追随,永不相负!”

    不过马上,莫武眼神又黯淡下去。又怎可能还活着?那不过是一种奢望罢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秦林在一旁忽然问陈扬。

    陈扬看了秦林一眼,他奇怪的问道:“孙行是怎么回事?居然会帮着罗峰来杀我们。我看赵世鑫的死也是他在暗中帮的罗峰。”

    秦林沉声说道:“要来和你们结盟也是孙行出的主意。看来这件事从开头到现在都是一个阴谋。”

    陈扬说道:“但这样对他又有什么好处?罗峰最后还是要杀了他的。”

    秦林却也是个聪明人,他为人忠厚,但并不是傻子。“倒也不难猜,孙行的修为在我们几个中不算强,应该说是偏弱的。他是想要取得罗峰的信任,然后看着我们和罗峰生死相斗,他便躲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

    陈扬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他当下将莫武背了起来,对秦林说道:“你和灵儿在我左右守护,防止罗峰偷袭。等我们到了沙滩上,那里没有掩体,罗峰想要偷袭也就难了。”

    秦林便道:“好!”

    司徒灵儿自然也不会有意见。

    两人一左一右守护着陈扬,陈扬背了莫武朝外面走去。

    这一次出去倒是很顺利。

    虽然陈扬还是感受到了暗地里有一双眼在关注着他们。

    那双眼显然是罗峰,不过眼下罗峰也是无机可趁。

    陈扬一众人顺利的出了丛林,到了沙滩上。

    那沙滩上,烈日炎炎。

    沙子跟被烤熟似的。

    陈扬和司徒灵儿还有秦林的体质倒无所谓,但是莫武內腑受伤,却是有些承受不住。

    这时候正是下午两点,也差不多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莫武躺在沙滩上,他的嘴唇枯裂,面色苍白。

    这样暴晒下去,对他的伤势很是不利。要知道罗峰给他造成的内伤着实不轻。

    陈扬和秦林自然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莫武受苦。

    不过眼下躲在丛林里太危险了,罗峰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

    秦林看了眼那远处的海面,眼睛一亮,说道:“陈扬兄弟,我们将莫武兄弟放到海水里,这样他也可以清凉清凉。”

    陈扬看了眼海面,海面上的海浪微微起伏。他便说道:“但得给他找个东西垫着头。”

    若不垫着头,一个海浪打来,直接将莫武的头部淹住,那莫武也是有苦头要吃。

    秦林闻言,扫视四周一眼,目光定格在了丛林里,他说道:“我去找些树枝给莫武兄弟垫头。”

    陈扬却是担心罗峰,他怕秦林去丛林里找树枝的时候,罗峰突然出手。

    这个罗峰,太令人防不胜防了。

    陈扬便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秦林知道陈扬的担心,便说道:“好!”

    两人当下站了起来。

    陈扬对司徒灵儿说道:“小心一些,这沙里面很可能会有不少毒蛇和毒蝎子。”

    司徒灵儿嗯了一声。

    如此之后,陈扬和秦林便朝最近的丛林处走去。最近的丛林边缘地带离司徒灵儿有二十米的距离。

    陈扬和秦林并不用到丛林里面去,就在外围折一些稍微柔软的树枝。

    他们时刻警惕,注意。

    怕的就是罗峰忽然如猛兽一般从丛林里窜出,发动攻击。

    罗峰的手段太凌厉了。就算是陈扬,也没有把握能接下罗峰的必杀一击。

    令陈扬和秦林庆幸的是,直到两人将树枝收集完毕,也没有遇到罗峰。

    两人收集了不少树枝。因为他们也需要树枝遮阴。

    两人转身准备回去。

    便在这时,变故突然发生。

    这个变故不是针对陈扬和秦林的。

    远处一道残影忽然掠出。

    这道残影正是罗峰,罗峰却是朝着司徒灵儿那边去的。

    陈扬与秦林见状齐齐失色。

    陈扬顾不得其他,丢下树枝,发动血核之力。

    一瞬间,力量暴涨。人如闪电旋风冲杀过去。

    秦林也立刻跟上,他的速度比陈扬慢了一丝。

    但不管怎样,陈扬和秦林都是慢了一拍。那罗峰闪电般来到了司徒灵儿面前,对司徒灵儿展开了攻击。

    司徒灵儿眉头一皱,迅速站起。

    罗峰的道场乃是杀伐道场!

    这是他当杀手这么多年,靠着一条条人命累积的杀意。

    以杀入道!

    一个能够靠杀戮进入武道,并达到金丹巅峰的人,绝对是不凡的。

    罗峰冲杀过来,一瞬间便将杀伐道场施展向司徒灵儿。

    这股强猛的杀意冲杀到任何高手的脑海里,都能瞬间让人如坠入阿鼻地狱,心魔遍布丛生。

    每一次,罗峰都靠这样一招制敌于死命!

    但这一次,他失望了。

    因为司徒灵儿没有任何情绪,更不会恐怖,也不会有心魔。

    所以面对罗峰的杀伐道场,司徒灵儿没有任何反应。

    反而,司徒灵儿的道场是清静无为。罗峰觉得自己的杀意也有所削减。

    罗峰暗自一凛,也不犹豫,直接一招无敌金枪手杀向司徒灵儿。

    手臂如在水中的金枪鱼,突然窜出。

    这一招,辛辣无比。

    司徒灵儿只觉眼前一黑,罗峰的拳头快如闪电,凌厉无比。

    罗峰的拳头上有锋利的金刺指套,这是最让人忌惮的。

    司徒灵儿眼神清明,却是朝后一退,立刻避开了罗峰的无敌金枪手。

    罗峰并不追击,反而突然身子如蛇盘旋,接着抓了地上的莫武,闪电后退。

    这个时候,陈扬,秦林也追杀过来。

    三人呈三角形将罗峰围在了中间。

    罗峰的形势瞬间不妙起来。

    不过罗峰手上还有人质。他抓了莫武,手掐在莫武的脖子上,冷眼扫视陈扬三人。

    莫武被罗峰掐着,立刻难受起来。他的脸蛋酱紫一片,呼吸困难。

    罗峰并不说话,他只是这样慢慢手上加力,慢慢想要掐死莫武。

    秦林见状立刻道:“放了莫武兄弟,我们放你走。”

    罗峰淡冷的看向秦林,说道:“你先让开一条道,退出二十米之外。”

    秦林说道:“好!”他马上准备让开。

    陈扬微微意外,这秦林也太好说话了。他立刻说道:“秦兄,不要让道。”

    那莫武虽然被掐着,但意识还在。他本来觉得秦林也是让人感动。但眼下,陈扬突然这么说让他意外了。

    他现在是很敬佩陈扬,当陈扬是大哥的。

    可这大哥眼下怎么……

    秦林疑惑的看向陈扬。

    陈扬冷笑一声,说道:“本来就一直觉得不好意思杀莫武。现在他帮我们杀了岂不是更好,我们良心也过得去,而且还少了个累赘。怕什么?杀!”他说完之后,立刻爆发出强猛的大圣道场来。

    却是真的不管不顾,要杀了罗峰!

    陈扬陡然出手,快如雷霆。司徒灵儿现在最听陈扬的话,陈扬一动,她马上就出手了。

    双方围攻,气势爆开,如山洪倾泻!

    罗峰在这一刹也是微微失色,他突然将手中的莫武狠狠甩向了秦林。

    这一甩之力强猛无比。

    秦林如果不管莫武,莫武摔出去,必死无疑。

    危机之中,秦林暴退。同时双手运柔劲接着莫武,身子一转,将罗峰的力道卸去。

    与此同时,罗峰袭杀过来。

    砰的一声!

    罗峰一掌按在了秦林的肩头上。借着这一按之力,罗峰飞快的弹射出去。

    陈扬与司徒灵儿的路线被秦林和莫武挡住,两人要绕开也需要一瞬的时间。

    这个一瞬已经足够让罗峰逃走了。

    陈扬及时停住身形,司徒灵儿见陈扬不追了,她也停了下来。

    秦林和莫武已经一起摔在了地上。莫武倒是没事,秦林却是有些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