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振脸色急变,道:“莫武兄弟,你别血口喷人。”

    陈扬淡冷的看着李振,道:“是不是血口喷人,你把这鱼吃了,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他说完之后,便将手中的烤鱼丢给李振。

    李振伸手接住,然后又朝地上一丢,一脚踩了上去。他脸色森冷的扫视陈扬,说道:“你是什么意思,是在质疑我吗?”

    陈扬淡淡冷冷一笑,说道:“我看你是傻比了吧,真以为自己是队长,别人就不能反抗你?你是如来佛吗?你不能被质疑吗?”

    李振顿时呆住,他没想到好脾气的陈扬居然会有如此锋利的一面。

    他当下道:“好,好,既然如此,那我也跟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了。”他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陈扬喝道。

    李振转过身来看向陈扬,说道:“你想如何?”

    “我允许你走了吗?”陈扬道。

    “笑话!”李振说道:“我要离开,需要你同意吗?”

    “给我躺下吧!”陈扬眼中寒光一闪,他决定不再跟李振墨迹下去了。

    他话音一落,陡然气势发动。

    凶猛的大圣道场展开,气势浓烈,精气如狼烟!

    这一瞬间,陈扬展开了血核之力。

    他的力量达到了金丹巅峰的四千斤!

    只见他身形一闪,移形换影的绝妙身法展开。只一眨眼就来到了李振的面前。

    李振骇然失色,他被陈扬的恐怖道场冲了心脉,反应慢了一拍。

    这时候,他下意识的想要逃走。

    可是刚一转身,陈扬便是一招大圣印轰杀下来。

    顿时,李振头顶一黑,如有万钧巨力压迫下来,躲无可躲。

    危机之中,李振双眼血红,双手朝上一顶!

    砰!

    陈扬的大圣印中,浩瀚的武道精神直接将李振的拳力粉碎。

    李振的气血被陈扬震开,与此同时,大圣印势如破竹,一掌轰杀在了李振的头颅上!

    啪嗒一下!

    血雨纷飞!

    李振惨死当场。

    这个人再奸再滑,这一刻也已经死了。

    陈扬收手。

    他的气势跟着内敛,整个人也恢复了平静。

    就像是刚才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似的。

    莫武在一边却是看的呆了。他和李振之前都以为陈扬修为是最弱的,现在看来,莫武觉得自己错的多么的离谱。

    李振这样的修为,居然连陈扬一招都接不住。

    其实倒也不是陈扬逆天,而是因为李振心理素质不够强悍。在那一瞬,居然被吓倒了,从而只想逃。李振气势全无,就等于神仙被剥夺了神格,自然是不堪一击的。

    陈扬杀了李振之后,转身来到司徒灵儿的身边。司徒灵儿自然还是没有什么表情。陈扬拉了司徒灵儿的手,道:“我们走。”

    司徒灵儿乖巧的道:“嗯!”

    两人便朝丛林里走去。

    莫武忍不住道:“你们去哪儿?”

    陈扬说道:“沙滩上目标太明显了。躲在丛林里利于隐藏,会安全许多。”

    莫武脸色微微复杂,说道:“现在李振已经死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也已不算数。你不杀我吗?”

    陈扬说道:“你出言提醒,于我有恩。我若杀你,岂不是猪狗不如?”

    莫武说道:“可我们最终还是要兵刃相见。你别忘了,我们这次的胜利条件。”

    陈扬眼神微微复杂,他沉默一瞬后说道:“我没有忘记。就算你注定要死,但也不该是我动手。”

    他说完就要和司徒灵儿走。

    莫武忍不住道:“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吗?”

    陈扬看了莫武一眼,他从莫武的眼里看到了期盼的情绪。

    眼下,莫武的情况无疑很糟糕。他修为和罗峰比起来差远了。而其余的考生们抱成了团。

    陈扬和司徒灵儿是一对,就剩下他一人独自为营了。

    陈扬沉吟一瞬,说道:“行!”

    他无法拒绝。

    因为莫武刚才出言提醒,这是一份情。

    尽管陈扬不需要莫武提醒,但是莫武的情他不会忘记。

    而且,莫武本来不会有这么凄凉的境地的。因为他和李振好歹还是一体,但他却为了陈扬而出卖了李振。

    莫武听到陈扬答应,不由松了一口气。

    于是三人很快就步入了丛林。

    在丛林里,陈扬又找到了野生的香蕉。他给莫武分了 一些。

    接着,他继续采摘了一些富有水分的野草莓。

    如此之后,陈扬才带着莫武和司徒灵儿躲到了树上。

    树上是相对安全和安静的。

    陈扬三人吃了水蜜桃后又吃草莓加香蕉,身体的养分得到十足的补充,身子舒服到了极点。

    夜幕逐渐降临。

    夜色深沉,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天际。

    这荒岛上,处处都是一片死寂。

    在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繁华的灯光。

    这里似乎是与世隔绝的。有的只是毒蛇猛兽。

    不过这些毒蛇猛兽并没有来攻击陈扬三人,大概也是察觉到他们并不好惹。

    说起来,动物的本能直觉也是很厉害的。

    将要面临什么,陈扬心里也没有底,眼下他只能走一步是一步。

    而此刻,在另外的三人团队里,也有事情在悄然发生。

    目前,整个岛上活着的只有七个人。

    陈扬这边三个,罗峰一个。

    另外一个团队也是三人。

    这个团队,本来是宁无缺为队长的。宁无缺死后,大家推荐了秦林为队长。

    因为秦林为人稳重,待人诚恳,修为也是三人中最强的。所以他当队长,当仁不让。

    秦林的策略也是先躲在丛林里静观其变。

    在他们这三人团队里,除了秦林之外。其余的两名队员,一个叫做孙行,一个叫做赵世鑫。

    虽然大家都是金丹中期修为。但也只有秦林才是真正的实战高手,凶猛非凡。

    孙行与赵世鑫都是大家族培养出来的,所以难免少了一层感动和胆气。

    这些且都不说,秦林让大家躲在树上。同时,他们三人留了一个人值班。

    秦林让孙行上半夜值班,他来值下半夜。

    为了养精蓄锐,秦林与赵世鑫都陷入了睡眠之中。

    孙行见赵世鑫与秦林睡着之后,他悄然下树,朝着黑暗之处潜伏过去。

    他的动作很轻,并未惊动赵世鑫与秦林。

    孙行走出五百米之后,他忽然站定了身子。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看的出,他很害怕。

    便也在这时,后面传来轻微的响动。

    他一回头,便看见了如不哭死神一般的罗峰。

    罗峰脸色冰寒,没有任何表情,他淡淡的看着孙行。

    孙行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他说道:“罗哥,我可以帮你,求你不要杀我。”

    罗峰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说道:“我若要杀你,你早便死了。”

    孙行闻言情绪稍稍稳定一些。

    罗峰冷冷道:“你打算怎么帮我?”

    孙行说道:“我可以去跟秦林他们说,说罗哥你太难对付了。不如去联合陈扬那一队,大家一起先合力围杀罗哥你。不然的话,罗哥你一个人躲在丛林里,我们分散了很难对付,唯有合杀。”

    “然后呢?”罗峰道。

    孙行说道:“然后……然后只要我取得他们的信任。我可以给罗哥你留下记号,让罗哥你来悄悄逐个击破。”

    罗峰冷冷道:“你不怕最后我还是会杀了你?”

    孙行道:“不瞒罗哥你,我这么做也的确有些私心。眼下,我们和陈扬那边抱团,如此一来,这是个僵局。罗哥你也不好下手,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大家都要死。而如果我先带你杀了秦林和赵世鑫。那么我一个人也不好去投靠陈扬,因为陈扬也不会相信我,会戒备着我。但我们一个团队过去谈合作,这样份量会重许多。我会在一边坐收渔翁之利。也许罗哥你在杀他们的时候,精力消耗过多,或是受伤。如此一来,我也有机会。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必须赌一把。”

    罗峰看了孙行一眼,说道:“好,照你说的办。”他说完转身迅速消失。

    孙行马上就折返,他本来是身子是颤抖的。但这一刻,在罗峰离去后,他突然变的冷静无比,眼中泛出残忍的光芒来。

    谁都不是傻子,谁的心里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孙行是个隐藏的聪明人,他不像李振那样浮于表面。他知道罗峰一直在一边监视,所以他故意走了出来。

    孙行的确是想要带秦林他们去跟陈扬合作,也的确会想办法让罗峰杀一些人。

    但是之后,等到实力平衡的差不多的时候。他会找机会带人伏杀罗峰。

    这个计划,孙行想的很周密。

    他的修为在这群人中实在不占优势,所以眼下,他要依靠自己的智慧来赢得活下来的机会。

    与罗峰议定后,孙行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原来的树上休息。

    秦林与赵世鑫并未被惊醒。

    下半夜,秦林值夜。

    孙行也就睡去了。

    到了第二天,阳光照到树林里,那地面如被撕碎的纸屑一般,斑驳琉璃。

    孙行向两人提出了自己的主意,那就是先和陈扬那边的人合作,一起捕杀罗峰。

    罗峰来去如电,行动如鬼,的确是个最大的威胁。

    可以说罗峰一天不死,大家心里都不踏实。

    所以孙行的提议得到了秦林和赵世鑫的同意。

    如此说定后,三人便迅速去寻找陈扬这边的团队。

    半个小时后,秦林三人终于找到了陈扬他们所在的位置。

    陈扬三人听到了脚步声,迅速下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