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陈扬没有隐瞒的可能性,再则,他也不可能死不承认。他是一个有傲骨的人。

    杭行天点点头,他眼神忽然一寒,道:“那你就拿命来吧!”话一说完,他身形忽然动了。

    杭行天乃是化神之境,他这一动,陈扬立刻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化成了波纹一样的液体。

    四周都很粘稠!

    他觉得自己像是不会水性的旱鸭子,他的呼吸开始困难。

    杭行天的速度明明不快,他居然不知道该去怎么躲避!

    陈扬心下骇然,化神之境的高手居然恐怖如斯?

    此时,杭行天身形一动,已然上了礼台。他蓦然一爪抓向陈扬的脖子。

    陈扬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爪子抓了过来,他不知道该怎么躲避,他想后退,可整个身子都动不了。

    “住手!”便也在这时,司徒炎老爷子发话了。

    司徒炎老爷子一直都是坐在一边笑眯眯的,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动。但是他轻轻的两个字,立刻破开了杭行天所营造的精神磁场。

    陈扬顿时觉得身子一轻,能够运动自如了。

    他连忙大口呼吸,同时拉住司徒灵儿后退。

    司徒灵儿也感受到了杭行天的厉害,她同样忌惮。

    司徒炎老爷子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他淡淡的看向杭行天,道:“今日是我孙女和陈扬的大喜日子,阁下若是来喝喜酒,我很欢迎。若是来捣乱,还请离开。”

    杭行天也察觉到了司徒炎的厉害,不过他并不在意。而是淡冷一笑,说道:“你就是司徒家的家主司徒炎?”

    司徒炎淡淡说道:“没错,我就是!”

    杭行天说道:“我听说你很不错。想必你练的是类似守枯禅的功夫吧?”

    司徒炎微微一笑,说道:“差不多,不过我的这门功夫不叫守枯禅,而是镇魂归神!”

    杭行天说道:“你离我有三米的距离,这里还有一个礼台。而你的孙女婿距离我只有一米的距离,我要杀他,你觉得你拦得住我吗?”

    司徒炎淡淡说道:“我拦不住!”

    杭行天说道:“那么我杀了他要离开,你阻拦得了吗?”

    司徒炎面色不变,说道:“我阻拦不了。”杭行天冷冷一笑,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在某的面前口出狂言?我要杀这个小子,你拦不住,我要走,你拦不住。那么,我为什么不杀他?”

    司徒炎淡淡说道:“我虽然拦不住你,但是你也杀不了我的孙女婿。”

    杭行天微微一怔,随后道:“是吗?”

    司徒炎说道:“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如果你杀不了他,反而掉下礼台,那么你就此离去。如果你能将他杀了,那也算你本事。”

    杭行天眼中瞳孔收缩,随后爆出精光,道:“一言为定?”

    司徒炎说道:“自然一言为定!”

    陈扬在一旁听了顿时叫苦连连,我靠,我连杭行天一招都接不住,更别谈将他逼下礼台啊!老爷子,你这是在玩我吗?

    陈扬心中绝望,但他却不打算就此妥协认命,他的左轮手枪已经从袖中滑出。

    台下,秦墨瑶一众女孩见状大惊失色。她们都察觉到了陈扬的危机。

    在这一刻,她们似乎能够更加清楚直白的理解陈扬的处境。

    陈扬当真是置身在了杀机四伏的境地,稍不注意就会身首异处。

    秦墨瑶忧急的对龙渊道:“龙叔叔,你快去救陈扬。”

    龙渊沉声说道:“墨瑶,你不要急,陈扬不会有事的。”

    “可是……”秦墨瑶还是担心不已。

    虽然如此,但眼下龙渊和那司徒老爷子都如此淡定,秦墨瑶众女也只好相信他们的判断。

    事实上,眼下心里最没底的就是陈扬。

    陈扬的枪一出来,杭行天立刻就看见了。

    他略带嘲讽的一笑,道:“小子,你以为就凭你手中一支枪便可以逼退我?”

    陈扬当然不会以为一支枪就能逼退杭行天,但枪已经是他最后的依仗。他清楚的知道,遇上杭行天这样的高手,又是这么近的距离,自己根本不可能射中杭行天。

    陈扬深吸一口气,就算是明知必死,必输,他也要全力以赴!

    他是武者,武者的性格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杭行天冷哼一声,蓦然之间,出手了!

    他这一次不像之前发动精神磁场,而是直接以快取胜!

    他是化神修为,气血奔腾,瞬间发力有四千斤那么恐怖。

    四千斤是什么概念?

    陈扬只觉眼前猛然一黑,一座山峰倾轧过来。

    顿时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他觉得自己死定了,这是他生平以来面临的最强悍的攻杀。

    陈扬曾经被释永虎追杀过,但此刻陈扬觉得释永虎的攻击力和杭行天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意。

    “我要死了!”陈扬脑袋里一片空白。

    便也在这时,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一道声音忽然在他的脑海里响起。“开枪!”

    这道声音如有神力,瞬间让陈扬脑袋清醒,并且精神在一瞬间高度集中。这种感觉就像是醍醐灌顶,原力输入!

    陈扬想也不想,瞬间连开三枪!

    砰砰砰!

    三颗水银子弹爆射而出。

    杭行天骇然失色,他万万没想到陈扬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他与陈扬的距离已经太近,危机之中,他只有展开移形换影的身法。

    只可惜,陈扬对这门身法太熟悉了。他三枪,三颗子弹没有任何思考,惯性发出。

    杭行天连连躲闪,等到第三颗子弹躲开的时候,他人已经在礼台之下。

    陈扬的脑袋瞬间恢复到了正常状态,刚才的情况,他是如有神助,那是一种异常奇妙的感觉,整个头脑发热,看待事物都格外的清晰,透彻。

    他马上就看向了司徒炎老爷子。

    司徒炎老爷子却是闭着眼,他随后睁开眼,说道:“阁下是否可以离开了?”

    杭行天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看着司徒炎,道:“想不到你居然已经达到了元神传意的境界,好,我没什么好说的。告辞!”

    “你可以走,你的徒弟萧冰情要留下来。”司徒炎忽然说道。

    杭行天看向司徒炎,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司徒炎淡淡说道:“我其实是知道你的,你叫做杭行天,是神域的外门弟子。今天你来冒犯我孙女的婚礼,按照道理来说,我该是杀了你的。不过,我怎么也要给神域,给中华大帝他们一些面子。所以,你可以离开。但是你的这个徒弟,她今天得留下。”

    “我若一定要带走呢?”杭行天咬牙道。他狐疑的看向司徒炎,又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中华大帝都知道?”

    司徒炎淡冷一笑,说道:“中华大帝陈凌,我和他喝过一次酒,我知道他又有什么稀奇?”

    陈扬在一边听的云里雾里,他唯一知道的是,刚才那三枪是因为老爷子的帮助。

    他心里对老爷子的敬仰已经到了高山仰止的地步,太恐怖了。

    至于中华大帝陈凌是什么鬼,陈扬不知道。也没有特别想知道的**,他估计这陈凌和那魔帝陈天涯是差不多的角色,应该都是神域的内门弟子。

    陈扬暗道:“这些大帝都是真正的风云人物,千古传诵。我若有一日能有他们这个地步,那才叫活出了样子。”

    杭行天深吸一口气,道:“今天的事情,算我冒犯了。我向你道歉,但是我的徒弟,我一定要带走。以后,她与陈扬的那小子的恩怨,也算一笔勾销。如何?”

    现场情势的变化风云诡谲,一众宾客都紧张的看着。

    司徒炎则淡淡说道:“不是我要咄咄逼人,你这个女徒弟已经走入自己的执念,只怕你的话也不起作用。”他顿了顿,说道:“罢罢罢,既然你已经低头,那我也要卖你一个面子。你们走吧!”

    杭行天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道:“多谢!”

    他说完就带着萧冰情离开。

    萧冰情可算是屈辱到了极点,她屡次想要杀陈扬而不可得,眼下就算是师父出马,也是落了个屈辱离场。

    她忍不住愤恨的看了陈扬一眼。

    陈扬被她看的打了个寒战,他开口道:“萧冰情,杨凌的死乃是与我擂台公平比斗。擂台之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杀他乃是无可厚非。你若真要怪,该怪那幕后将他逼上擂台之人。你这般来找我报仇,实在是找错了对象。”

    萧冰情看向陈扬,她眼中如蕴育了寒冰。“姓陈的,你放心。杀了你之后,我自然会去找少林内门算账。害死小凌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防得了我一时,但是防不了我一辈子,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小凌。”

    “小姑娘!”便在这时,司徒炎开口了。

    萧冰情冷冷的看向司徒炎,道:“老家伙,你已经答应我师父不杀我,难道你要出尔反尔?”

    司徒炎淡淡冷冷说道:“我虽然答应放你,但是我发现你执迷不悟,实在是无药可救,既然如此,就怪不得我心狠了。”说到后来,他的眼中绽放出寒光来。

    “啊……!”萧冰情忽然捂住头尖叫起来,她在这一瞬,双眼流出血泪,头发散乱。

    萧冰情再次抬头时,眼神却是一片迷茫。她忽然又傻傻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