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虽然害怕结婚,不喜欢被束缚。但他心里也曾经对自己未来的妻子幻想过。他自己是个大男子主义性格的。所以觉得自己的妻子,第一是要漂亮。第二是要温柔体贴。其实苏晴倒是蛮符合的。唐青青和秦墨瑶也是接近的。

    可陈扬唯独没想到,自己的妻子是司徒灵儿这样的。

    此刻,司徒灵儿的车开的飞快,在夜里,这法拉利就如一道静电飞出去。

    陈扬心里还是有些顾虑的,眼下萧冰情失踪了。这个娘们不会善罢甘休。

    还有帝罗也被自己和沈墨浓合作干掉了。他有些怕杭行天也会前来。

    自己目前的修为要是遇到了杭行天,那也就是等死的份儿了。

    可陈扬也不好意思不出来啊!

    总不能说自己害怕被干掉吧?陈扬是个好面子的人,他在司徒灵儿和司徒炎面前是肯定不能这么丢脸的。

    陈扬眼下也只能期盼自己不要那么倒霉了。

    二十分钟后,司徒灵儿将车开到了三里屯的酒吧一条街。

    随后司徒灵儿停了车,随意选了家酒吧进去。

    陈扬连忙跟在了后面。

    这家酒吧叫做星辰酒吧,一进入酒吧里面,陈扬便被那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轰炸耳膜。

    这样的氛围,是陈扬以前最喜欢的地方。但现在他却没有了那种寻欢的心情。人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中长大。

    酒吧里,霓虹射灯闪烁,舞池里,都市男女疯狂摆动。

    这里犹如是牛鬼蛇神的聚集地,充满了放肆,放纵,疯狂。

    人人都带着一丝醉态,放肆着自己的神经。就算是胆子小的男生到了这里,也会不自觉的胆大起来。

    那些平素端庄的女生到了这里,也敢出言去调戏心仪的男青年了。

    这是属于酒吧独有的魔力。

    陈扬的目光是跟着司徒灵儿的。司徒灵儿直接来到了吧台前,她落座后,点了一杯威士忌。

    陈扬来到她的身边坐下,要了一杯伏特加。

    酒慢慢的喝着,感受着酒吧的气氛,倒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不过,美女走到哪里都会容易惹来麻烦。更何况,司徒灵儿是有燕京第一美人称号的。

    很快,就有一个长的不错的青年手里持着酒杯走了过来。这青年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穿着白色亚麻衬衫,黑马甲。手上戴了一块欧米茄手表。

    一看就是个有钱的公子哥!

    司徒灵儿是冷美人,气质超然。

    一般的小流氓还真不敢来冒犯。

    也只有这种公子哥才敢上来泡一泡。

    这公子哥叫做李健,李健还没靠近,陈扬便拦住了他。“哥们,这个不是你的菜,换其他的吧。以你的条件,这里面很多女人都愿意陪你去过夜的。”

    李健立刻皱眉,道:“你是谁呀?”

    陈扬其实不是怕李健占了司徒灵儿便宜,主要是觉得上天有好生之德。司徒灵儿下手估计会很黑。眼下李健问起,陈扬倒是很理直气壮的道:“我是她未婚夫,三天之后我们就要举行婚礼。”

    李健顿时郁闷,他泡妞多年,第一次遇见像司徒灵儿这样的极品。所以眼下,他绝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他上下扫了陈扬一眼,道:“你说她是你未婚妻就是你未婚妻啊?就你这行头,你配吗?我还说她是我老婆呢。”

    陈扬穿的衣服确实不是很贵的那种,全身上下也就两千来块。和司徒灵儿还有李健的行头比起来都差远了。

    司徒灵儿一件衬衫就是三万,一件风衣更是价值不菲。

    李健更不多多说,手表都是二十万的。

    陈扬微微叹了口气,他也就不多说了,道:“好吧,你当我没说。”他转身喝了一口伏特加。

    李健见陈扬退却,心下一喜。暗道这货果然是冒充的,亏得哥哥我聪明。

    他洋溢出最动人的笑容,脚步轻盈的来到了司徒灵儿的身边。“嘿,美女你好,我叫李健,可以一起喝一杯……”

    “滚开!”司徒灵儿冷冷的扫了一眼李健,说道。

    李健不由一呆,他第一次碰到这么有性格的妞儿。以前碰到的妞儿都是几下骗到手,那未免太没意思。

    李健顿时感觉来了挑战,他毫不气馁,笑眯眯的说道:“美女,你好像不太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方便说给我听吗?”

    “你会看相?”司徒灵儿看相李健,说道。

    李健微微一呆,觉得司徒灵儿这句话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他很快就醒悟过来了,暗道:“靠,老子那里会算命。只不过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傻瓜都能看的出来不开心啊!”

    李健马上借坡下驴,道:“会一点。”

    司徒灵儿便伸出芊芊玉手,说道:“那你给我看看手相。”

    李健顿时激动了,暗道:“幸好老子坚持了,这冰山美女看着不好泡,没想到如此的上道啊!”他当下就伸出手准备去握住司徒灵儿的芊芊玉手。

    怎知就在这时,司徒灵儿手腕一翻,立刻就扣住了李健的手。

    咔嚓一声!

    李健发出痛苦的惨叫,他的手腕却是被司徒灵儿一下掰断了。司徒灵儿随后又一脚将李健踢飞出去。

    她也不多看李健一眼,就像是踢飞一个垃圾一般。

    随后,司徒灵儿继续坐好喝酒,好像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似的。

    陈扬看在眼里,只能暗自替李健默哀。“妈蛋的,这就叫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

    李健在地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马上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陈扬知道这酒是喝不下去了,立刻买单。随后抓住司徒灵儿的手,道:“我们走!”

    司徒灵儿便也就跟着陈扬一起。

    两人很快出了酒吧。

    立刻,耳朵根子也就清净多了。

    这时候,陈扬也才醒悟过来,自己居然是一直抓着司徒灵儿的手臂。而且司徒灵儿也没挣扎。

    陈扬连忙松开,同时有些庆幸。还好司徒灵儿没有把自己的手给掰断啊!

    而且,这货还觉得有些沾沾自喜。喜什么?喜的是他跟李健待遇不同啊!

    陈扬都没发觉自己不知不觉要求变的很低了。

    上了法拉利后,还是司徒灵儿开车。

    陈扬坐在副驾驶上。

    车子又如一道闪电彪了出去。

    司徒公馆灯火通明。

    陈扬与司徒灵儿到家之后便发现院子里多了几辆豪车。

    而且从大厅那里还传来争执的声音。

    陈扬吃了一惊,暗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及多想,便和司徒灵儿快速朝正门处走去。

    陈扬与司徒灵儿来到大厅正门处,立刻便看见司徒炎老爷子端坐上首,吴伯还是在旁边服侍着。

    这大厅的格局是复古的,主宾层次分明。

    宾客的座椅上一共坐了四人,分两边坐着。

    这四人为首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老者一身黑衣,怒目相视,非常的威严。

    另外三个都是中年人,各自也是衣着不凡,气度非凡。

    这些人,都是修为高深之辈。

    个个似乎都已经是金丹之境。那老者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陈扬所不知道的是,这老者正是林枫的爷爷林战天。

    而这三个中年人中,最年长的叫做林立群,乃是林枫的父亲。其余两个则是林枫的叔叔。

    这三个中年人全是林战天的儿子。

    林战天是林家的家主,修为高深莫测,这个自不必多说。

    那林林群却也已经是金丹巅峰的修为了。

    眼下这群人来自然是兴师问罪的。

    陈扬与司徒灵儿进来后,陈扬先向司徒炎抱拳作揖,道:“爷爷!”

    司徒灵儿也喊了一声爷爷。

    司徒炎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回来的倒是挺快的,怎么不多玩会?”

    陈扬微微苦笑,这其中缘由自是不必多说的。

    司徒灵儿微微皱眉,她扫视在场的林家人,然后道:“爷爷,我先去休息了。”她说完就走。

    “站住!”林战天啪的一声,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他怒道:“司徒灵儿,我的孙子林枫的手臂断了,你不打算给我们一个交代吗?”

    司徒灵儿秀眉微蹙,道:“他的手臂又不是我折断的,我为什么要给你交代?”

    “你……”林战天怒不可遏。

    陈扬提前站了出来,他看向林战天,道:“老前辈,林枫小哥的手臂乃是我扯断的。不过今日我与他乃是公平比斗,生死与人无尤。”

    “原来是你这小贼!”林战天双眼血红,他是个火爆性子,瞬间杀意爆发出来。

    这一瞬的杀意犹如地狱修罗,让陈扬整个人如坠冰窖。“我杀了你!”林战天便欲动手。

    陈扬骇然。

    便也在这时,司徒炎老爷子咳嗽了一声。

    “咳咳!”

    这一声咳嗽一瞬间就将所有的地狱修罗气势镇压下去,犹如金刚佛音一般,古怪到了极点。

    司徒炎沉声道:“林战天,陈扬是我的孙女婿,你若再敢放肆,我便叫你今天出不了这个大门。”

    他的声音听起来苍老无比。

    但这一刻,却有种无形的震慑力。

    林战天却是真的不敢对陈扬出手了。

    这是个很奇怪的局面。

    林战天这边,个个都是高手。林战天本人更是深不可测。

    而司徒家这边,陈扬与司徒灵儿虽然修为不错。但是吴伯根本就不会功夫,司徒炎老爷子更是行将就木。但是偏偏,林家却不敢放肆了。

    他们似乎在畏惧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