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向司徒炎说道:“是,老爷。”随后,他接过了鼻烟壶,然后送还给陈扬,并道:“小哥儿,不好意思,请收回吧。”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的道理。司徒老爷子是长辈,晚辈来看望长辈,送些礼物也是应该的。既然老爷子不答应,我也不会强求。”他说完又一抱拳,道:“打扰老爷子您了,我们告辞。”

    陈扬说完又向吴伯微微一笑,说道:“爷爷,告辞!”他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沈墨浓却是没有站起。

    而这时候,司徒炎老爷子淡淡说道:“小哥儿,你在我的面前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似乎太幼稚了一些。”

    陈扬也没转身,说道:“老爷子,我陈扬并不算是聪明人。但也绝不是笨蛋。您是司徒家的家主,司徒家历经风雨一百多年,屹立不倒。那么,作为司徒家的家主,肯定是老谋深算的。我既然不是笨蛋,又怎会在您面前玩这点不入流的小把戏。我只能说,您多心了。”

    “你是一个有趣的年轻人。”司徒燕淡淡一笑,随后说道:“不过也仅止于此。老吴,送客吧。”

    吴伯便又对沈墨浓道:“沈处长,您看……?”

    沈墨浓淡淡一笑,她也不站起,反而是抬头看向司徒炎,说道:“老爷子,陈扬这个人,心高气傲。如果言语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谅解。不过,他虽然心高气傲,但也有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知恩必报。我希望您今天能卖我这个人情。”

    司徒炎淡淡的看了一眼沈墨浓,他说道:“如果这个人情能卖,我不会不接你的电话。墨浓,我和你爷爷是好朋友。如果你需要我赞助钱财,人手什么的,我不会说二话。但是,你的这个人情,抱歉,我不能卖。”

    陈扬转过身来,他向沈墨浓说道:“这件事,老爷子不帮忙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咱们眼下又何必强人所难?”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却不理睬陈扬,而是再度看向司徒炎。她说道:“既然人情说不通,那么老爷子,咱们就谈谈生意如何?”

    司徒炎微微讶异,道:“生意?”

    沈墨浓说道:“不错,就是生意。”

    司徒炎说道:“我还真想不到,沈处长居然是个生意人。”他顿了一顿,说道:“沈处长要跟我做什么生意?”

    沈墨浓站了起来。

    陈扬也搞不懂沈墨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便也看向沈墨浓。

    沈墨浓侃侃而谈,她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和自信。“老爷子,您不肯卖我这个人情。不肯推荐陈扬的原因,您知,我也知。就因为您是知道陈扬乃是天命者,乃是会成为这场天地杀劫的风暴中心。在他身上有太多的未知数,您想要远离他这团风暴,以免被波及,对吗?”

    司徒炎并没有否认,道:“你继续说。”陈扬却是暗暗讶异,心道:“这司徒炎老爷子居然也知道自己是天命者?看起来,司徒老爷子好像心里对什么都清楚啊。倒是自己显得孤陋寡闻了。”

    沈墨浓继续说道:“老爷子,我不说别的。您已经推荐了您的宝贝孙女司徒灵儿参加这次考试了。您之所以推荐灵儿去参加考试,加入神域。无非就是您也已经算到,这场天地杀劫,司徒家也在劫数之中。您跟易叔也是认识的,我相信您是从易叔那里打听了,才会有这个决定。”

    司徒炎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墨浓说道:“就明说吧,陈扬是易叔看中的人。我们国安六处,以及国安一处的易叔都打算和陈扬绑在同一条战船上,以此来度过这场天地杀劫。陈扬的命格,品行是我们认可的。我觉得您想要依靠灵儿一个人来度过这场杀劫,有些困难。但如果您加上了陈扬,那么司徒家的胜算就会大许多。”

    司徒炎淡淡说道:“灵儿也是天命者,你凭什么觉得我的灵儿不如陈扬?”

    陈扬顿时吃了一惊,他终于听到了另外的天命者的存在。

    沈墨浓却一点也不吃惊,仿佛早就知道一般。她说道:“我没有说灵儿不如陈扬,只不过,加上陈扬,您也算是多了一份保障。您又何乐不为?”

    司徒炎的目光深沉下去,他说道:“可是你也该知道,天命者最终只能有一个。灵儿不会背叛我司徒家,我若让他去参加神域考试,日后岂不是要成为我司徒家的大敌吗?”

    沈墨浓说道:“未来的事情,我们谁也说不准。那么多的天命者存在,他们注定要有厮杀。但是在这之前,灵儿和陈扬结盟在一起,却有机会能将其余的天命者打败。您说呢?目前的阶段来说,陈扬是盟友,不是敌人。而且,我可以以人格担保,陈扬以后绝不会向司徒家,向您恩将仇报。”

    司徒炎陷入了思考之中,他缓缓说道:“沈处长,你的人格我绝对信得过。但这件事,我还要好好的考虑一番。”他顿了顿,又说道:“不如这样吧,你先回去。你让陈扬在我这里待上一天,明天你早上过来,我会给你答案。”

    沈墨浓便道:“好,那晚辈先告辞了。”她说完转身就走。

    陈扬不由有些无语,他并不想待在这里。可他毕竟已经是成年人了,所以不可能还露怯,要跟沈墨浓赶路。

    沈墨浓很快就走了。

    陈扬面对司徒炎与吴伯,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司徒炎却也没有为难陈扬,只是向吴伯说道:“老吴,快到午饭时间了,你去让下面的人准备午饭吧。”

    吴伯立刻说道:“是!”

    司徒炎又向陈扬说道:“陈哥儿,你随我来吧。”

    陈扬马上恭敬的说道:“是,老爷子。”

    司徒炎站起身,朝里面走去。陈扬跟在后面。

    司徒炎带着陈扬来到了茶厅里,那茶厅的茶几上,有专门的茶具。

    每一样茶具都是古香古色。

    茶几旁,一名丫鬟正在细细的泡茶。

    司徒炎落座,然后一指旁边,道:“你也坐。”

    陈扬应是,便跟着坐下。

    那丫鬟马上给两人泡上热茶。

    “你尝尝这茶。”司徒炎淡淡说道。

    陈扬持起古色茶杯,缓缓的茗了一口。

    “怎么样?”司徒炎问道。

    陈扬脸色有些古怪,说道:“不好喝,很苦。”

    司徒炎顿时眼一瞪,道:“你个混小子,我这是顶级的大红袍,采自岩茶之巅,市面上都买不到。真正的有价无市,你居然说不好喝?”

    陈扬苦笑,说道:“老爷子,我就会喝冰啤酒。你要我品鉴冰啤酒,我还能行。这茶给我完全是牛嚼牡丹了。”

    司徒炎无语,他对丫鬟说道:“给这小子倒一杯白开水来。”

    那丫鬟马上应了。

    司徒炎便自己喝了一口茶,他喝了之后,一脸享受和陶醉。

    很快,丫鬟给陈扬倒了白开水过来。陈扬喝起白开水来,反而觉得很顺口。

    这时候,司徒炎说道:“陈小哥,你觉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以评价一下你自己吗?”

    陈扬知道司徒炎是在考察自己。他沉吟一瞬,随后说道:“我算得上是一个好人,不坏。”

    司徒炎微微一笑,说道:“好人?”

    陈扬看向司徒炎的眼睛,说道:“没错。”

    司徒炎定定的看着陈扬,陈扬眼也不眨。

    “好,好!”司徒炎连说两声好,随后收回了目光。他又说道:“你可以跟我讲讲,你目前遇到的麻烦是什么吗?为什么你想要加入神域?”

    陈扬知道司徒炎是绝对的精明人。在他面前,撒谎没有必要,最好就是实话实说,以坦诚来打动他。

    所以陈扬马上就开始讲自己以前是在非洲干什么的,回来是因为什么,又怎么惹上了少林内门等等。直到今天,因为顾忌萧冰情等等。他足足讲了大半个小时方才讲完。

    期间,吴伯来喊吃饭也被司徒炎挥退下去。

    待陈扬说完后,司徒炎说道:“这么说起来,你之所以要进神域,也是想要保护你身边的朋友?”

    陈扬说道:“倒也没有多么高尚,麻烦是我带给她们的。如果我不解决就拍拍屁股走人,那我也不配做一个男人。”

    司徒炎说道:“那好吧,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特别自尊的人,宁折不挠 !假如你能在这里给我磕上三个响头,我便答应帮你。”

    陈扬脸上不动声色,他也不惊讶,只是说道:“老爷子,您是前辈,我是晚辈。我给您磕头也不算丢人。不过这个磕头应该是我心甘情愿,如果是您要求,那也就变了味道。我知道您是想考验我,我若磕了,您心里反而会失望。但坦白来讲,不管您失不失望,我都不会磕头。”

    司徒炎淡淡说道:“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朋友去死?就为了你的自尊?”

    陈扬说道:“人首先要爱自己,然后才能爱别人。我固然在乎我的朋友,但我不能丢弃我的原则和底线。我并不是一个伟大的人,我给我自己的定义是一个好人,一个小人物。”

    司徒炎说道:“那我再问你,今日我若帮你,也算与你有恩。但你和我家灵儿都是天命者,将来在你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