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紧跟其上,他的气势接连爆发,滚雷拳印,大圣印一水儿的轰杀过来。杨凌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他接连后退。此刻他身体里的气血也已经狂乱不受控制。

    陈扬接连五招拳印轰杀,居然让杨凌七窍流血,眉毛上都是血珠。

    这是他的气血翻涌的太厉害了。

    终于,杨凌也到了擂台边缘。

    只可惜,杨凌并不会回马枪。而且,就算他会回马枪,陈扬也不会给他机会。

    不过这时候,杨凌却并不以擂台为终点,而是迅速的施展出移形换影的身法。

    他眨眼之间退出三米开外。

    陈扬迅速的用羚羊挂角追杀过去。

    杨凌又以移形换影继续退,他是要退到一定的位置重整旗鼓!

    陈扬脚下奔腾,气势凶猛,紧紧的咬着杨凌不放。眼下已经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陈扬绝不会再给杨凌翻身的机会。

    “给我趴下!”陈扬猛然怒吼一声,人如魔神降临,大圣印朝着杨凌的面门轰杀过去。

    杨凌只觉眼前一黑,劲风刺激得他脸门生疼,连眼睛都难以睁开。

    不过杨凌也不是易于,危机中,他身子如蛇盘旋。这一瞬便躲开了陈扬的大圣印!

    杨凌接着就如龙升天,以剑指绞杀陈扬的胸腹!

    “哼!”陈扬的大圣印落空,却突然化作滚雷拳印,直接下压。他的拳锋狠狠的撞击向杨凌的剑指!

    杨凌微微一惊,他眼下真是一步错,满盘皆落索。步步都被陈扬压制!

    剑指如何敢跟拳锋对抗,他立刻又化作灵蛇手,想要缠绕住陈扬的手臂!

    “砰!”可就在这时,陈扬的拳锋又一变,突然再度化作凶猛的大圣印!

    大圣印不顾一切,冲破阻碍,直接撞进了杨凌的胸腹!

    杨凌抵挡不住,也反应不过来了。

    他只觉胸口一股巨力绞杀进来,瞬间将他的五脏六腑震碎!

    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不可思议的看向陈扬。他并没有被震飞出去,而是定在原地。

    这是最可怕的,因为陈扬的大圣印掌力全部消化到了杨凌的身体里。

    一般人被震飞,那力量有很大一部分是消耗了。

    这一瞬,杨凌的五脏六腑全部震碎,当场死亡!

    死前,杨凌的眼神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不可置信的。

    也许,他是在想,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很不错,是命运的主角。可为什么我会死呢?

    陈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一战,太艰苦卓绝了。

    几乎耗尽了陈扬所有的心力,这一刻,杨凌一死,陈扬便也觉得自己好像是虚脱了一般。全身的汗水涔涔而下。

    在场的武术家们,还有释永虎,沐静此刻都对陈扬刮目相看。

    甚至是觉得有些恐怖!

    因为陈扬的布局能力太强了。本来,陈扬与杨凌是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于是陈扬就故意卖了个破绽给杨凌。

    他的破绽卖的天衣无缝,就算是杨凌这样聪明的人也被骗了。

    后来,陈扬以回马枪扳回胜局,一举击杀杨凌。

    陈扬回到了座位上,他需要稍事休息。

    武道金剑大赛还在继续,这是最后的赛事。

    很快,沐静也上场,她上场之后。几位武术家都很快弃权!

    最后的决战却是沐静vs陈扬!

    所有的武术家们都觉得这是真正的龙争虎斗,是最有看点的。

    而这时候,陈扬也已经回过神来。

    这种情况下,陈扬也上了擂台。

    他与沐静相对而立。

    实际上,金剑大赛的金剑荣耀,现在对于沐静和陈扬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的目的都达到了。

    但是,大赛就是大赛。大赛有大赛的严肃性存在!

    不可能两个人都弃权,让大赛成为一个笑话。

    便也在这时,陈扬毫不犹豫的抱拳道:“我认输!”随后,他走下了擂台。

    于是,金剑得主便是沐静了。

    陈扬知道,就算自己不认输,如果真的跟沐静力拼,他也只有三分胜算。因为沐静的金丹道场太恐怖了。

    而且,两人真要分出胜负,那肯定是要见生死的。

    那将会是非常的惨烈!

    就好比陈扬对决杨凌,陈扬就算想要仁慈,不杀杨凌也做不到。那种情况下,根本不能留手。

    留手的情况是两方实力悬殊,实力强的才能留手。

    武道金剑大赛完美落幕。

    无数高手在这场大赛中陨落,但也有无数高手在这场大赛里领悟到了宝贵的东西。这是真正弘扬华夏武术的一场赛事。

    大家走出赛场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阳光灿烂,明媚。却又没那么烤人!

    这样的天气让人心中舒畅。

    沐静一行人上了奔驰车,徐青开车。

    秦墨瑶三女也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秦墨瑶提议道:“咱们去好好庆祝一下吧。”

    沐静和陈扬自然也不会扫大家的兴,欣然应是。

    而唐青青却对沐静的那口金剑很感兴趣,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

    林清雪是最恬静的,她现在很安心,所以她很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唐青青的手机忽然响了。

    唐青青拿出来一看,便说道:“是我外公打来的。”她说完后接通。

    这个电话讲了两分钟左右,挂了之后,唐青青向众人说道:“晚上我外公想请大家一起在家里吃个饭。”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还没有正式去拜访霍老爷子,也是该去看看。”

    秦墨瑶一众便也没有意见。

    陈扬说道:“咱们先去简单的自己庆祝一下,然后再去买礼物。晚上去拜访霍老爷子。”

    这个安排,大家都很满意。

    一众人很快找了个偏安静的餐厅,落座后,陈扬点菜。

    点完菜后,等菜的空当。秦墨瑶想到了什么,道:“少林内门会不会继续来找陈扬你的麻烦?毕竟这次武道大赛上,他们损兵折将的厉害。”

    沐静说道:“应该不会了。一来,他们没有了借口。毕竟,释永龙答应过秦老爷子的。释永龙不会公然的出尔反尔,那在秦老爷子哪儿也说不过去。二来,释永龙这个人深不可测,但是他应该也懂得顺势而为。他们三番四次的想要诛杀陈扬,却每次都失败。这是冥冥的天道命数,他应该知道,再纠缠下去,后果会很严重。说到底,释永龙还是个生意人,他应该知道取舍的。”

    陈扬也赞成沐静的说法,同时,他现在也没有以前那么惶恐了。毕竟他已经是金丹修为,不会再那么柔弱的任人杀剐。

    沐静又说道:“不过陈扬你可能还有一个麻烦。”

    陈扬微微一怔,道:“什么麻烦?”

    沐静说道:“杨凌死在了你的手上。杨凌的家庭背景不简单,在燕京里也是豪门大族。杨凌无疑是他们杨家的骄傲。如今杨凌被你杀了,只怕他们杨家不会善罢甘休。”

    陈扬不由感到了头疼,这麻烦真是无穷无尽啊!

    可是这能赖哥吗?

    擂台上,那种情况下,自己怎么也不能对杨凌留手。留手就是自己死!

    秦墨瑶三女也是愁眉。

    沐静说道:“这大概就是天命者的宿命吧。如果让你一直平平安安,还叫天命者吗?”

    陈扬闻言怔住,他立刻也就感觉到了命运的恐怖与奇妙。

    “管他的,奶奶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陈扬随后也就洒脱起来了。

    “我只怕,你听到另一个消息就不会这么洒脱了。”便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这声音是沈墨浓的,沈墨浓一袭黑色长裙,美丽优雅,如盛开的黑莲花。

    陈扬与沐静顿时面色古怪,因为她们两人就算是到了金丹之境,却依然没感觉到沈墨浓的接近。

    靠,这女人到底到了什么境界了?

    秦墨瑶看见沈墨浓,却没有什么好脸色。她淡淡说道:“沈小姐,你来这里是专门为了说风凉话的吗?”

    沈墨浓微微一笑,她却是不会跟秦墨瑶生气。她反而很喜欢秦墨瑶的爱憎分明,当下,她说道:“墨瑶丫头,你不要怪我不帮陈扬。我也是为了他好,你问问他,不是姐姐我,他今天能站在这里吗?”

    秦墨瑶立刻不解的看向陈扬。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墨浓之所以不帮我逃走,是为了让我陷入绝境,从而在绝境中突破。她帮了我很多,墨瑶,咱们应该感谢她。”

    秦墨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红红的。

    沐静微微一笑,说道:“沈小姐,你好。”

    她们两人却是第一次见面。

    沈墨浓也是一笑,伸出手来跟沐静握在一起,她说道:“沐小姐,恭喜你到达金丹之境,你将来的成就会在我们所有人之上。”

    她说的很是肯定,但又不是在恭维。因为以沈墨浓的修为和身份,根本不需要恭维任何人。

    沐静恬淡之至,说道:“多谢吉言!”

    陈扬便说道:“墨浓,你来这里肯定不单是叙旧吧。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妙的事情?”

    沈墨浓点点头,说道:“不过这个事情,不适合在这里说。也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墨瑶,青青,清雪,你们不是武道中人,所以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妙。”

    秦墨瑶三人也很理解,不过她们还是很担心。

    沈墨浓又说道:“咱们三人去车上说吧。”

    陈扬与沐静点头。

    很快,三人就出了餐厅。

    那餐厅外面停了一辆加大版的迈巴赫,这辆迈巴赫快跟坦克一样了。

    沈墨浓率先上车,陈扬与沐静跟在后面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