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静说道:“没事,你尽管来吧,最多我就当是被狗啃了一口。”

    陈扬顿时郁闷了,道:“静姐,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沐静噗嗤一笑,说道:“好啦,跟你开玩笑的。”

    她能笑出来,这让陈扬略略的欣慰。

    随后,她又定定的看着陈扬,说道:“你开始吧。”

    陈扬被沐静这么看着,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说道:“内撒,静姐,你能闭上眼睛吗?”

    沐静倒也听话,当下就闭了眼睛。

    她的唇在月光下有种奇妙的魅惑力。陈扬内心邪恶无比,他马上就攀了过去,忽然一把搂住了沐静的腰肢。

    这时候,陈扬明显的感觉到了沐静的娇躯一僵。她心里显然是很紧张的。

    陈扬便也不好过分造次了,他忽然吻上了沐静的唇。

    沐静立刻睁开了眼睛,她美眸圆睁,下意识的就想要将陈扬推开。但陈扬抱的很紧。

    沐静闻着陈扬身上的男人气息,她觉得很是反感。这时候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幼年的经历。

    就在这时,陈扬的舌头已经长驱直入。

    居然是舌……吻!

    沐静一时间大脑有些空白了。

    这个吻的时间有些长,沐静被吻的七荤八素的。

    良久后,陈扬方才离开了沐静。

    沐静的脸蛋酡红,她真正的害羞起来了。

    陈扬本来还想调笑几句,但见沐静这个样子,他顿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内撒,静姐,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不用谢谢我啊。”

    沐静却是突然跃了下去,她轻盈落地。随后盘膝而坐,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的沐静给陈扬的感觉非常奇妙。

    那是一个蜕变的过程。

    在没吻沐静之前,她在男女感情上是一张白纸。在吻了她之后,她对感情的奇妙有了领悟,而且很快的抛弃掉了童年阴影。这个道理很简单,就像一个从来没打过针的孩子,总是觉得打针会痛得无以复加。等真正打针过后,她会发现,原来不怎么痛嘛!

    所以现在,沐静没那么排斥男人了。

    然而,很快,沐静又成了一张白纸。

    也就是说,沐静终于到了第三重境界,看山是山!

    不多时,沐静的身上再度发生了变化。是气质的变化。

    她身上有一股苍茫大地的气质,这种气质感染着周遭的花草树木,甚至是陈扬。

    应该说,这也是沐静的道场!

    陈扬的道场是大圣印!大圣印一出,惨烈,一往无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沐静则是如天道一般的气质,天道是无情的,是不可抗拒的。

    这是很恐怖的道场,比陈扬的道场还要厉害。

    也就是说在这一刻,沐静也终于正式进入了金丹之境。她的身上盈出一层圣洁的清气!

    清气流转,浊气下沉!

    接着,沐静便开始布罡。

    一个小时后,沐静布罡成功。

    沐静睁开了眼,她站了起来,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兴奋。

    陈扬也就跟着跳了下来,他同样欢喜的道:“静姐,恭喜你,你终于突破了。以你天道的气势道场,将来你的成就,无人能及!”

    这句话并不是恭维,而是事实!

    两人相视一眼,均是会心一笑。

    对于明日的比赛,两人再无任何顾虑。两人虽然是刚进入金丹之境,但是两人的积累已经太多,所以一旦突破,两人的修为上升是恐怖的。

    就好像一个小学生,读了十年之后才去考试。这时候,这个小学生的基础无疑已经很雄厚。等他升到了初中,他会格外的得心应手。

    随后,陈扬与沐静返回。

    凌晨两点,陈扬将沐静送回了江南明珠大酒店。这货还想着返回富士山大酒店去找苏晴。那知道又在走廊里碰到了秦墨瑶。

    秦墨瑶一直没睡,等着陈扬呢。

    陈扬这时候那里好意思说要去找苏晴,那不得被秦墨瑶骂死。秦墨瑶见陈扬活蹦乱跳的,立刻问他身体怎么样了。

    陈扬便告诉了她,他和静姐都已经突破。明日再无忧虑。

    秦墨瑶听了后更是高兴,她松了口气,整个人的精神都松懈下来,随后便打了个哈欠,说道:“我也困了,你也快回去休息,养精蓄锐吧。”

    陈扬微微感动,便说道:“嗯,你也快去睡吧。”

    秦墨瑶当下就返身回房间去了。

    陈扬也装模作样的回房间。他回到房间后,拿出手机。手机上有苏晴的三个未接来电,还有短信。短信无非是问他出什么事了。

    陈扬便回了一个电话,跟苏晴解释了一番。随后,他说要过去。苏晴却说道:“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累了,拜拜!”说完后,她便挂了电话。

    陈扬无奈,他也听出苏晴有些生气了。

    今晚自己放苏晴的鸽子的确有些严重,她生气倒也应该。

    这时候,陈扬也不好意思再跑过去。他也的确有些倦了,于是就澡也不洗,在床上躺着睡了。

    第二天早上,陈扬在睡梦中听到手机响声。是短信来的声音。

    他拿起来一看,是苏晴发过来的。“陈扬,你今天的决战我就不看了。我会在家里给你准备好庆功宴等你归来。你不要分心,我也没有真的生气,你能得胜归来,那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陈扬会心一笑,他将手机放到了一边,然后一翻身,继续睡觉。

    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

    同时,今天也是武道金剑大赛的最后一天。经过前两天的激烈决赛之后,能够留到今天的武者也已经不多。

    这是最后的淘汰赛,也是最残酷的赛事。

    少林内门已经磨刀霍霍,而陈扬与沐静也是意气风发。

    这是真正的龙争虎斗。

    中午十二点,体育场内,所有观众都已经各就各位。陈扬一行人也已经入座。

    昨天下午的比赛结果,陈扬一行人也都已经知晓。

    昨天下午,杨凌也已经上场,他连败三位高手。

    目前,还没有被淘汰的高手一共有十二位。这十二位中包括了陈扬,沐静,释永军,杨凌,霍明远,凌潇肃等等!

    大屏幕上继续开始缤纷狂乱的闪烁起来。

    这一次却是定格在陈扬vs霍明远!

    霍明远是霍天纵的儿子,眼下,霍天纵也在组委会上坐着。他对自己的儿子寄予了厚望。

    唐青青还要喊霍明远舅舅呢。这都是很亲近的关系。

    陈扬刚一起身,唐青青便拉住陈扬,她起身在陈扬的耳边说话,阵阵幽香传来,这妮子,当真是吐气如兰。

    不过,她说的话还是很凶。“陈扬,你不许伤了我舅舅。”

    陈扬一笑,说道:“好吧,那我就让着你舅舅。但是万一你舅舅把我给干掉了怎么办?”

    唐青青不由语塞,她显然是矛盾的。她不想舅舅出事,也不想陈扬有事。这时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陈扬看着小妮子左右为难,眼眶红红。顿时觉得自己玩笑开过火了,同时心里也是感动。他便捏了下唐青青的脸蛋,微微一笑,道:“傻丫头,放心吧,我会让着你舅舅的。你舅舅也伤不了我。”

    他说完之后便走向了台上。

    若是昨天,陈扬可不敢跟唐青青夸下这个海口。但今天,陈扬已经是金丹高手,他要解决霍明远是很简单的。

    擂台场上,陈扬与霍明远相对而立。

    陈扬的目光温润如春风,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无害。就算是霍明远也看不出陈扬到底是什么修为。

    可看不透,便代表着陈扬的修为已经是金丹了。

    霍明远也是老手,他目光微微一变,道:“陈师傅,莫非你已经突破到了金丹之境?”

    陈扬抱拳道:“霍师傅,我昨天侥幸突破了。”

    霍明远不由苦笑,说道:“看来今天我也难逃被淘汰的下场了。”他顿了一顿,又说道:“不过我可不会认输,这擂台场,是我们武者的归宿。前面的师傅们都没有退缩,而我更没有退缩的道理。”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请吧,霍师傅!”

    霍明远眼中精光一闪,他立刻出手了。

    他的身形很快,带起一股彪悍的劲风。随后,一招金枪手直接轰杀向陈扬的胸腹!

    金枪手就如金枪鱼在水中突然发动攻击,快如闪电,并且携带了螺旋劲力!

    陈扬面对霍明远这一招,他心中却有种大宁静。突然之间,他直接出手。却是一招截脉手!

    截脉手精准无比的截脉!

    霍明远吃了一惊,他急速收手。

    他一收手,陈扬便道:“得罪了,霍师傅!”他立刻踏前一步,一招崩拳崩杀向霍明远的腹部。

    陈扬简单的一招崩拳神妙到了极点。霍明远疾退,但他终究是退迟了一步。无奈下,他只有以窝心捶拦阻!

    砰的一声,拳拳相撞!

    霍明远立刻蹬蹬蹬退出三步之远,他只觉气血狂乱,难以抑制!

    陈扬的这一拳是金丹之力,劲力抱成丹,突然爆发出来。让人根本难以阻挡!

    “承让了,霍师傅!”陈扬并不继续攻击,抱拳说道。

    霍明远到了此时此刻,那里还不明白陈扬是留了手的。再打下去,也是自取其辱。

    他一抱拳,说道:“陈师傅,我认输。”随后,他便下了擂台。

    这一场,毫无疑问就是陈扬获胜了。

    霍天纵在组委会上看着,他也不禁惊叹陈扬的成长之快。

    随后,陈扬也回到了座位上。

    他一坐下,唐青青就朝他笑吟吟的道:“这还差不多。”

    陈扬也一笑,他没多说什么。对于朋友,亲情,这是他最在乎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