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金剑大赛很快就在武术界里传开了。

    举办的日期在十一月二十七日。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目前确定参赛的已经有不少高手,其中有陈家沟的陈氏太极门人陈华生。有河北谭腿的传人王明川,有郭氏形意拳的门人郭少羽。还有佛山武王霍天纵的儿子霍明远等等……

    光大家熟知的武术高手就有二十多名。

    还有一些不知名,但也有着高深功夫的人参赛。毕竟,山野之中往往会有隐藏的高手。

    与此同时,少林内门也表示会安排弟子前来参加比赛。

    少林内门做为武术牛耳,自然是不能排除在外的。

    另外,大赛组的老前辈们还在继续邀请高手前来参加。

    对于参加赛事的高手,大赛方都做了登记,要做到心里有数。

    这一场大赛乃是地下黑拳的形式,每一个决定参赛的人都要签下生死状,并领取一份保障金。

    这是真正的武道大赛,并不是体委办的花架子。

    真正的武道大赛是要见生死的。

    正所谓,功夫乃是杀人技,即分高低,也决生死。

    值得一提的是,佛山武王霍天纵身为佛山的武术领袖。他也被邀请成为了大赛组的评委,同时,大赛组领袖董海云让霍天纵负责邀请滨海的沐静与陈扬前来参加武道金剑大赛。

    霍天纵对于这一次大赛很热心,也很兴奋。这是武术界的盛事,每一真正热爱武术的人,都会感到开心。

    霍天纵跟沐静和陈扬认识,他也觉得沐静和陈扬都是真正的高手。他们应该参与进来。

    当天,霍天纵亲自前来滨海市。他来滨海市之前就给陈扬和沐静打了电话。

    双方约定在滨湖国际大酒店见面。

    陈扬对霍天纵很是尊敬,所以霍天纵来,他怎么也要好好接待一番的。

    而最开心的却是唐青青,唐青青也听霍天纵说了这场武道大赛。她对武术很有兴趣,便问霍天纵。到时候她能不能去观看比赛。

    霍天纵疼爱她这个外孙女,当然是一口应允。唐青青又马上想到了林清雪,她跟林清雪说了这件事。林清雪也是小姑娘,当然也是好奇心重,马上表示也想看。因此,唐青青又找霍天纵要了一个名额。霍天纵还是乐呵呵答应。

    眼下,霍天纵前来,唐青青与林清雪便一起去迎接。汇合之后,唐青青就扑进霍天纵怀里撒娇,跟个没长大的姑娘似的。林清雪在一边笑而不语。

    随后,一众人重新上车。林清雪坐在副驾驶上,霍天纵的徒弟刘原开车。霍天纵与唐青青坐在后排。

    “外公,你这次来是要邀请陈扬和静姐参加金剑大赛呀?”唐青青满脸兴奋的问。

    霍天纵点点头,他笑呵呵的说道:“你都问了好几遍了。”唐青青嘻嘻一笑,她说道:“死陈扬的功夫厉害得很,这次他一定能拿冠军。嘻嘻,外公,我都有点迫不及待要看到陈扬大杀四方了。”

    霍天纵宠溺的摸了摸唐青青的头,他随后又微微一笑,说道:“这一次参加大赛的高手有很多,强中自有强中手。陈扬虽然不错,但也不会是绝对的冠军。总之,这是我们武术界的一场盛事。输赢未必是最重要的……”

    “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唐青青立刻好奇的问道。

    “尚武精神!”霍天纵一字字说道。他顿了顿,又道:“武是一个国家的精气神,万万不可丢掉的。”

    唐青青并不是很理解霍天纵的话,不过她也不太在意。

    倒是林清雪,她听的很认真,忽然回身向霍天纵问道:“霍爷爷,那么这次的大赛,陈扬如果参加,他会不会有危险?”

    霍天纵一笑,随后语音中难掩自豪,道:“这一次我们的大赛是真正的武道之战,乃是决生死,分高低的赛事,所以危险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习练的是国术,国术的宗旨乃是只杀人,不表演。如果没有危险,那这场大赛倒就跟体委办的那些花架子比赛没什么两样了。也就完全没有举行的必要。”

    他接着由衷一叹,说道:“擂台上,才是武者真正的归宿啊。”

    林清雪脸蛋上不由出现担忧之色。

    唐青青见林清雪担心,便说道:“清雪,你别想多了。陈扬那么厉害,才不会出问题呢。”她对陈扬信心十足。

    林清雪却没有唐青青这么乐观,但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滨湖国际大酒店前停下。一众人下车,刘原将车子交给车童去泊车。

    他们还没进酒店,便见到了陈扬与沐静在门前迎接。

    “死陈扬,你还活着呀。”唐青青见到陈扬,立刻打趣道。她显得很是开心。

    陈扬不由无奈,这小丫头。

    霍天纵微微皱眉,道:“青青,不许这么没礼貌。”

    唐青青吐了吐舌头。她在霍天纵面前,完全是个调皮的小女孩。一点没有单独时,那种独当一面的风范。

    陈扬与沐静上前,陈扬对着霍天纵一抱拳,道:“老爷子好!”

    沐静也抱拳,道:“老爷子!”

    霍天纵也抱拳回礼,道:“陈师傅,沐师傅,你们好。”

    他的徒弟也跟着抱拳,道:“陈师傅,沐师傅好。”

    沐静微微一笑,她说道:“今天在这里,我们和青青,清雪是平辈,是好朋友。所以我们都是老爷子的晚辈,可没有什么陈师傅,沐师傅的。”

    陈扬连忙附和。

    霍天纵呵呵一笑,说道:“咱们进去说话吧。”

    一众人愉快入内。

    滨海的冬天是明媚的,所以眼下虽然已经十一月初了,但是空气依然温暖阳光。

    唐青青她们还是穿着漂亮的裙子。

    沐静则穿了白色运动服,很是清爽。

    陈扬却是黑色t恤,牛仔裤,跟个邻家的大哥哥似的,很是随意。

    在二楼的包间里,众人入座之后,陈扬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

    这些天,陈扬一直都做贼心虚,没有去幽灵主题酒吧。苏晴也没有给陈扬打过电话,更没有打听过陈扬。苏晴在正常的生活,更多的是对陈扬的心灰如死。

    两人之间无形中已经有了看不见的距离和隔阂。

    陈扬便也就一直在沐静的海景别墅里住着。他每天无所事事,也是有些无聊。

    此刻,陈扬将沐静带来的茅台酒打开。

    这茅台酒是飞天茅台,陈年佳酿。打开酒塞之后,酒香四溢。而且,里面的酒液入粘稠的蜂蜜,呈现黄金色。用筷子一挑,能挑出丝线来。

    陈扬给霍天纵满上。他正准备给刘原也满上的时候,林清雪体贴的站了出来,接过了茅台酒,给众人一一满上。

    这番懂事的举动让霍天纵忍不住对唐青青道:“青青,你得多向清雪学习,知道吗?”

    唐青青不由扶额叹息,道:“清雪,你干嘛要这么优秀啊,这不是毁我吗?”

    她这么娇憨的抱怨顿时让众人哈哈笑了出来。

    林清雪微微一笑,她把自己当成了是陈扬妹妹的角色。斟酒完毕后,她举杯说道:“霍爷爷,您远来是客,我们敬您。”

    一众人便也跟着站起举杯。

    一杯酒下肚后,众人再度坐下。

    很快,丰盛的菜肴也就陆续上来了。

    席间,大家吃的很是愉快。霍天纵也没有提及武道金剑大赛的事情。

    等到最后酒酣耳热之后,霍天纵才清了清嗓子,说道:“沐小姐,陈扬,武道金剑大赛的事情,想必你们都听说了吧?”

    沐静与陈扬便知道到了正题了。他们也猜得到霍天纵这次来的目的。两人都是正色点头。

    霍天纵站了起来,他显得很是郑重,严肃。

    沐静与陈扬见了他这个阵仗,便也立刻站了起来。

    唐青青与林清雪在一边都感到气氛有些凝重了。

    那刘原也站了起来。

    霍天纵沉声说道:“我这次来,是代表武道金剑大赛组委会,正式的向你们两位师傅发出邀请函,希望你们能够参加这次的武道盛会。”他说完之后就拿出两张烫金的邀请帖来。

    沐静微微一笑,道:“承蒙老爷子您看得起,好,我参加。”她倒是出奇的爽快。

    这让陈扬有些意外。

    “陈扬,你呢?”霍天纵看向陈扬,他的目光中带着殷切的期盼。

    之前,陈扬与沐静并没有商量这个事情。两人其实都是各怀心事的,沐静也没有多问。

    现在沐静答应参加武道金剑大赛,这是陈扬没想到的。

    眼下,沐静也看向陈扬,她并不知道陈扬心里是怎么想的。

    唐青青,林清雪,刘原也都看向陈扬。

    唐青青自然而然的道:“外公,这还用说,陈扬肯定要参加呀。”

    “青青,别乱说。”林清雪阻止唐青青,她的眼神清澈,定定的看着陈扬。她不希望陈扬参加。

    陈扬沉默一瞬后,也抬头看向霍天纵,他开口说道:“抱歉,老爷子。我不想参加。”

    此言一出,霍天纵与唐青青还有刘原都是吃惊。

    林清雪和沐静若有所思。

    “为什么?”霍天纵面色微变,问道。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倒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理由,我对这个大赛不太感兴趣。您若是有需要让我帮忙,我义无反顾。但是参加比赛这件事,我兴趣不大。还请老爷子您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