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自个儿头疼着,而且,他觉得自己真是手贱。明明知道良家妇女碰不得,怎么还是要往地雷上碰呢?看来以后自己还要小心点儿。尤其是跟晴姐……

    陈扬从到了国外后,就是自由自在,任意行侠。实在是害怕被束缚着。

    所以这一刻,他决定帮苏晴将酒吧开好了。等酒吧上了正轨,然后他就要渐渐跟苏晴拉开距离。最后等确定林清雪嫁人,没有麻烦了。自己再去各个国家,到处的玩耍。

    开着自己的战车,今天在泰山,明天在四川。夜晚降临后,再去酒吧和美女们**,度过愉快的夜晚。看见不爽的人就打,看见不平的事情就出手。这才是陈扬理想的日子啊!

    陈扬在客厅里坐了大约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后,秦墨瑶穿了一身英姿飒爽的警服出来。

    宝蓝色的警服,头发盘起,格外的英气。

    她美丽的脸蛋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陈扬站了起来,他觉得有些尴尬。秦墨瑶向陈扬淡淡说道:“我们去吃早餐吧,吃完早餐再谈正事。”

    陈扬见秦墨瑶没提之前的那一茬,不由长松了一口气。

    不过有些要命的是,陈扬没有干净衣服可以穿。他还穿着睡衣。

    秦墨瑶见状便说道:“你等等,我去给你买身衣服回来。”

    陈扬应了。

    秦墨瑶随后便快速出了房子。

    她心里其实没有痛恨陈扬,只是她很不好意思。她从小家教就很严格,一向都是循规蹈矩。长这么大,跟男生接吻都没有过。唯一的一次初吻还是被陈扬在飞机上莫名其妙夺去了。

    她突然被陈扬全部看光,内心还是有道坎的。但她也知道自己怪不着陈扬,所以眼下,她觉得只有用冷淡的方式来相处。如此才不会尴尬啊!

    秦墨瑶本来打算跟陈扬下去吃早餐,但后来买完衣服,干脆就直接买了早餐到家里来吃。

    陈扬自然乐享其成。

    秦墨瑶给陈扬买了一身运动装,陈扬换上后,显得很是年轻阳光。

    买的早餐是炸酱面和小笼包,还有豆浆。全部都是陈扬喜欢吃的。

    陈扬看到这份早餐还是心头暖暖的,虽然秦墨瑶这妮子还在生自己的气。但是买早餐却全是考虑到他的口味。

    这可不是那些过一夜的女人能做到的。

    哎,真是各有各的好啊!

    陈扬有些纠结。

    两人吃完早餐后,秦墨瑶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送白吟霜回玄衣门?”

    陈扬便也就正色说道:“尽快了结为好。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

    秦墨瑶说道:“但是我们在玄衣门里还不好说话。那边的人认为是我们杀的祖师爷。”

    陈扬说道:“这倒不难办,现在程建华就算没死,那也是个下身瘫痪。翻不了什么浪了。你这边,通知昆明的武警部队。我们全部乘坐直升飞机去往玄衣门。那个地方的坐标我清楚,我可以带路。有武警部队开路,玄衣门的人肯定得老老实实的。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那就能谈话。白吟霜也可以给我们作证。”

    秦墨瑶眼睛一亮,她再次觉得陈扬这货的脑袋太聪明了。她觉得很伤脑筋的事情,在陈扬这里却是简单无比。

    同时,秦墨瑶也很开心。这一次,她抓了李阳,又解决了金色年华的难题。她自己想不升职都难了。

    她不喜欢依靠父亲的关系升职,但是自己努力得来的还是喜欢的。

    当下,秦墨瑶就开始通关关系联系昆明那边的武警部队。

    这种小忙,昆明那边的官员也很愿意帮忙。

    随后,两人就出门前往金色年华酒吧。

    到了金色年华酒吧后,陈扬让白吟霜藏进了凤玉之中。那凤玉神奇无比,是灵魂的上佳藏身之所。

    那凤玉是块晶莹剔透的玉石。形状就似凤凰,中间还有一滴血,类似凤凰泣血。

    握着这块玉石,陈扬能感觉到周身清凉。同时,他也觉得自己的血液循环能与玉石隐隐相通。

    如果长期吸收这玉石的气息,陈扬知道自己的修为肯定会上升一个的新的层次。

    这凤玉是绝对的宝贝。

    普通人拿在手上能够延年益寿。高手拿在手上,更是妙用无穷。大神通者拿在手上,更可以借此玉石来沟通天地磁场。

    不过,这玉石不管有多好。陈扬都不稀罕,不是自己的就不强求。这世间上好东西多了去了,不能看见它好,你就想要占有啊!

    白吟霜一直谨慎起见,就是害怕别人来夺走她的凤玉。若不是陈扬出生入死这么一遭,她也不可能信任陈扬。

    取了凤玉之后,陈扬便与秦墨瑶开始前往昆明。怎么去昆明是个问题,陈扬虽然抢了玄衣门的直升机。但直升机要上天飞,所需要的手续更多。他不是合法拥有人,所以也不可能开着直升机招摇过市。万一被军方给打下来,那可叫好玩了。

    从滨海到昆明,如果坐车去会很慢。秦墨瑶又通过关系,调动了滨海市这边的军区专机。

    不得不说,秦墨瑶的关系是通天的。她的父亲是景宁市的市委书记,但她的爷爷是燕京的大佬,那是更了不得的人物。她的家族里,那些关系更是盘根错节。

    所以,秦墨瑶想办什么事情,只要不是离谱的,为难的。那都是小菜一碟。

    长辈们都很纵容秦墨瑶,这小妮子,想怎样都愿意随着她。

    秦墨瑶如果想要更好的生活,她自然是可以鲜衣怒马,豪车锦簇的。但是那些东西,秦墨瑶没兴趣,她也喜欢活的自我一些,真实一些。当个警察,抓抓贼,很充实。

    调动专机后,由军区派出的专业驾驶员护送。陈扬和秦墨瑶就这样前往昆明,降落地点则是昆明国际机场。

    在昆明国际机场,已经有昆明那边的武警部队开车前来迎接。

    一路绿灯!

    不到中午十二点,陈扬与秦墨瑶就到达了昆明机场。随后又前往昆明的武警警备所。到达那里之后,三架直升军机起飞,前往玄衣门。

    一路风风火火。

    半个小时后,三架直升军机出现在玄衣门的飞机场上空。

    三架军机的出现自然惊动了玄衣门的人。

    玄衣门的人也立刻认出了这是军机,他们是在华夏境内,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对军机下手的。

    玄衣门的何三爷,还有一些长辈,以及少壮派们迅速集结在了飞机场上。

    三架军机降落之后,二十名武警荷枪实弹的下了飞机,他们动作整齐划一,给人一种很深的压迫感。这二十名武警排成两队。陈扬与秦墨瑶和武警队长黄雄一起下了飞机。

    三人排众而出,跟老大出场似的。

    何三爷看见了陈扬和秦墨瑶,这老家伙的嘴巴立刻成了o型。

    玄衣门的这群人自然是惊疑不定,何三爷强自镇定,抱拳道:“不知道军爷们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他是老人家,而且与外界接触的少。加上玄衣门是古老的门派,所以他的说话风格很复古。

    陈扬为主场,他冷淡的看了何三爷一眼,随后说道:“我们前来是抓捕杀人凶手程建华的,麻烦你们把他立刻交出来。”

    这就叫恶人先告状。

    那后面一名年轻人之前见过陈扬和秦墨瑶,马上激动的说道:“一派胡言,明明就是你们杀了我们祖师爷。现在你却来诬陷我程大哥。我们倒想要问问你们,你们到底将我程大哥弄哪里去了?”

    陈扬看向这名年轻人,他也不激动,淡淡道:“你叫什么?”

    年轻人冷声道:“我叫赵四,你别以为我会怕你。”

    陈扬淡冷说道:“就事论事,我何须要你怕我。你说我杀了你们祖师爷,你亲眼看见的?”

    赵四不由语塞,他顿了顿,道:“你们那天一来就烧了我祖师爷的祖师庙,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陈扬说道:“杀人要讲动机,我与你们祖师爷素不相识。杀他作甚?”他顿了顿,道:“我们今日前来,没有恶意。你们也许信不过我,但总该信得过囡囡吧?”

    “什么,你说囡囡?囡囡在哪里?”陈扬的话一落音,一名青年冲了出来,激动的问道。

    “你又是谁?”陈扬看向这青年。

    这青年激动的道:“我是林峰,囡囡是我妹妹。”

    陈扬皱眉道:“我没听囡囡说她有哥哥。她说她是孤儿。”

    林峰马上道:“囡囡的确是孤儿,但是她从小和我最亲,我待他就如秦妹妹一般。”

    陈扬说道:“据我所知,囡囡从小和程建华最亲。但是程建华这个人,人面兽心,最后把囡囡给害了。”

    “你说囡囡死了?”林峰顿时身躯巨震,脸色煞白。

    陈扬暗暗打量林峰,发觉林峰不是装的,便道:“囡囡的情况很奇特。”他顿了顿,又道:“你们在场的都是玄衣门的人,我今天来也是想要揭穿程建华的真面目。我希望你们能有耐心一些。现在,我需要一个房间,到了那个房间里,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林峰在玄衣门似乎颇有分量,他马上点头说道:“好!”

    其余玄衣门的人,包括何三爷,他们即使想反对。但是看到这么多武警部队,荷枪实弹。他们就是有屁也只能咽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