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瑶想捏着鼻子喝了,但小酒杯到了嘴边,还是觉得有点难以下咽。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矫情什么呀,哥哥的血你就没少喝过。”

    秦墨瑶脸蛋顿时红透,当时在金色年华酒吧里。陈扬的血可是她的救命良药。一想到那日的情景,秦墨瑶看陈扬的目光就开始温柔起来。

    当下,秦墨瑶一仰脖子,将这一小杯血给喝了。喝完后,她立刻去洗手间里漱口,刷牙。又连喝了两杯白开水。

    陈扬很不满意秦墨瑶的举动,道:“靠,让你喝的是哥哥的血,又不是男人的那撒。”

    秦墨瑶马上奇怪的问道:“那撒是什么?”

    陈扬本来是想恶作剧秦墨瑶,没想到秦墨瑶这么小白,居然不懂。这家伙也不好明说,便道:“那撒你都不懂啊,日本动作片看过没?”

    秦墨瑶更加奇怪,道:“日本还拍动作片吗?”

    陈扬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道:“日本拍的xxoo,简称日本动作片。”

    秦墨瑶恍然大悟,随后脸蛋又一红,道:“死陈扬,我怎么会看过那种片子。”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你们女生读大学那会,就没一起在宿舍看过?”

    秦墨瑶道:“当然没有。”她顿了顿,相当鄙视的瞅了眼陈扬,说道:“你以为我们女生都跟你们男生似的。”她说完之后又道:“走吧,咱们出去吃东西吧,饿死了。”

    陈扬的内涵话没被秦墨瑶听出来,顿时感到失落。还别说,男人在美女面前讲黄色笑话逗美女,那种感觉非常的不错。

    两人出了电梯,陈扬向秦墨瑶道:“你就不好奇我说的那撒是撒?”

    秦墨瑶道:“反正你这家伙就没什么好话。”

    陈扬嘿嘿一笑,说道:“我是说,你喝的是哥哥的血,又不是男人的……”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下面。“所以,你用不着搞的好像很恶心似的。”

    秦墨瑶这下完全懂了,她一想到那种场面,立刻就觉得全身都要起鸡皮疙瘩。

    秦墨瑶脸蛋臊红。死命的揪着陈扬的腰间肉,道:“死陈扬,你这个流氓胚子,你是不是要死了?”

    陈扬哈哈大笑,调戏美女警花的感觉棒棒哒啊!

    出了小区,由陈扬开车。

    两人都很饿,决定大开杀戒。最后找了一家韩国烧烤。装修很不错的韩国烧烤,于是两人就喝着冰啤酒,大快朵颐。

    吃到一半的时候,一小孩来卖玫瑰花。陈扬大手一挥,全部给那小孩买了,然后送给秦墨瑶。秦墨瑶顿时有些扭捏,说道:“你送我玫瑰花干嘛?”

    陈扬见秦墨瑶羞涩,便哈哈一笑,道:“秦墨瑶,别春心荡漾了。我是做做善事,这花不送你,难道我拿回去?”

    秦墨瑶本来还挺高兴的,一听这话就气白了脸。

    她觉得陈扬这货情商太低了,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话。

    那知道陈扬又说道:“你要不要,不要我就送别人了。”

    秦墨瑶一听这话更生气,道:“不要。”

    陈扬马上就招手喊了老板娘来,道:“老板娘,这花你要不要,不要就帮我丢了。”

    那老板娘马上眉开眼笑,将花拿走了。

    秦墨瑶这下气的够呛,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喝酒,喝酒。”他其实心里那里能不懂秦墨瑶的心思。

    陈扬这货绝不是情商低的人。只不过,他不愿意跟秦墨瑶真到那一步去。

    陈扬喜欢在花丛中漫步,但他喜欢的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这也是他一直不对苏晴下手的原因。

    玩玩一夜什么的,陈扬很喜欢。但他玩不了长情。

    秦墨瑶深吸一口气,也觉得自己有点莫名其妙。陈扬是跟苏晴一对,自己干嘛要这么下贱啊?

    她心头还是忍不住酸涩,不过也马上平复情绪,笑笑道:“喝酒。”

    接下来便是陈扬造孽了。秦墨瑶直接喝醉了。

    喝醉之后,秦墨瑶便直接趴桌上睡着了。陈扬倒也不嫌秦墨瑶烦,他挺喜欢服侍喝醉的美女的。

    当然,之前秦墨瑶昏迷不算。那时候秦墨瑶生死未卜的,他还没这么卑鄙去占秦墨瑶的便宜。

    陈扬结账之后,将秦墨瑶抱上了车。

    随后,这货就开车送秦墨瑶回家。他也喝了不少酒,这时候明显是酒驾。

    他虽然不提倡酒驾,但眼下也是无可奈何。

    一路开回去,他将车窗关紧。这是怕被交警看见,或则闻见了酒气。

    还好的是,一路顺畅,没有交警蹲守。

    陈扬不由庆幸自己运气好,他将秦墨瑶抱下了车,朝电梯里走去。那知道还没进电梯,秦墨瑶就因为在车里太闷,忍不住想要吐了。陈扬吓了一跳,他突然看见电梯里面有个垃圾桶。于是眼疾手快的冲过去找垃圾桶。

    他刚把垃圾桶抓住,秦墨瑶已经先吐了出来。一股刺鼻的味儿,让陈扬忍不住捏住了鼻子。人长的再美,吐的东西,拉的屎都是一样臭啊!

    陈扬无奈。这时候,电梯门关上了。他又立刻去按电梯,这一松手,回身秦墨瑶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她自己吐的污秽上面。

    这场面,真是不忍看啊!

    陈扬算是服气了。

    他也看明白了,秦墨瑶一定是很少喝酒。所以今天这一醉才这么不可收拾。他将秦墨瑶扶进了电梯,不可避免的,他身上也沾了污秽。

    到了秦墨瑶的家里后,陈扬直接将秦墨瑶丢到了浴室里。他将喷头打开,用热水给秦墨瑶冲洗。他自己又快速下楼清理污秽。

    待将楼下清理干净后,陈扬自己也被熏的不轻。马上又跟着上楼。

    等到了浴室后,陈扬就看见秦墨瑶在里面睡着了。

    我靠!

    陈扬摸了摸鼻子,这时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

    他毫无愧疚之心的将秦墨瑶的衣服全扒光了。这叫一个爽啊!

    秦墨瑶的身材很好,该挺的地方挺,该翘的地方翘。陈扬这上下其手的给秦墨瑶洗澡,他洗的毫不愧疚。因为这完全是处于朋友的道义啊!

    当然,陈扬也没有很过分,快速的洗完之后。将秦墨瑶丢回了床上。

    他给秦墨瑶盖好被子后,又适当的开了空调。如此之后,自己也去洗了个澡。

    陈扬有套睡衣在这里,刚好穿了。随后,他就回另外的房间睡觉。

    这一晚,陈扬睡的很爽。

    他一晚上都是荡笑着的。

    第二天早上七点,陈扬还在睡梦中。接着就听到了秦墨瑶的一声尖叫。

    陈扬马上就坐了起来,他哪能不知道秦墨瑶为什么尖叫。

    “死陈扬!”秦墨瑶愤怒的吼叫。“你给我滚过来!”

    陈扬立刻下床,理智气壮的出了房间,来到秦墨瑶的卧室前。他一把将门推开,然后便看见秦墨瑶坐着,全身裹在被子里,只露一个头出来。“你对我做了什么?”秦墨瑶厉声质问。

    陈扬装作很莫名其妙,道:“我对你做了什么?”

    秦墨瑶羞怒交加,她的眼泪一下就飚了出来,道:“陈扬,你太过分了。我当你是朋友,你居然……”

    陈扬马上叫起撞天屈,道:“秦墨瑶,你这话就不讲理了啊!我对你做什么了?你总不会以为我强间你了吧?我靠。”

    秦墨瑶倒不是小姑娘,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并没被侵犯。她羞怒的道:“那你也不能把我衣服给脱光了,你叫我怎么见人?”

    陈扬说道:“靠,就知道你要狗咬吕洞宾。”他转身就去将洗手间将自己的衣服和秦墨瑶的衣服拿了过来。

    “秦墨瑶,你自己看看。昨天在电梯外面,你要吐。我去给你找垃圾桶。一回头你就吐地上了。我去按电梯,结果再一回头,你自己坐你吐的上面了。一身的脏,搞的我全身都是。你让我怎么办?我不得给你洗澡?难道我能让你穿着衣服洗澡,穿着湿衣服睡觉?我容易吗?我多不容易,结果你道好,倒打一耙的。”

    秦墨瑶看着衣服上的污秽,她也就隐隐明白了。但她还是气愤难当,说道:“你就不能去把苏晴喊来给我换衣服吗?你就是流氓。”

    陈扬心里立刻咯噔一下,我靠,原来还是可以有另外的方案的。当时自己心安理得,原来还是自己流氓。根本就不想去想别的办法啊!

    陈扬的脑筋转的何其的快。他马上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去找苏晴。昨天都多晚了,凌晨了。我本来就骗苏晴还没回来,突然把她喊过来照顾你,她会好想吗?”

    秦墨瑶顿时语塞。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觉得越想越委屈,泪水跟晶莹的珠子似的,不停的往下掉。

    陈扬见状,不由心疼起来。同时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过分了。

    这家伙就是见不得女人流泪,于是就呐呐说道:“对不起,墨瑶。我……”

    “你出去!”秦墨瑶一把捂进了被子里。

    陈扬也知道现在多说无益,便将门关上,自己到了沙发上坐下。

    这货没想到秦墨瑶居然这么在意这件事。暗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睡个觉都各奔东西。难不成我要因为看了她的身子而负责?”